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范清渊今日宣布退党

转载自:《当今大马》

遭冻结党籍3年的民政党原任副主席范清渊今日宣布退党,并痛斥党内的“叩头和太监文化”,是他退党的最大原因。

范清渊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声称他已收到“风声”,党将会在近日内开除他。

“与其被他们开除,倒不如我先行开除他们!”

他放话,本身体内的政治血液仍会流动,因此将在退党后,加入成立未久的爱国党。

“很多人说加入国阵其他成员党,或者是槟州执政的行动党,都是要找‘康头’(好处),所以我就加入什么都没有的爱国党。”

范清渊并炮轰党内的“叩头和太监文化”,导致民主死亡,不容许他人批评领导层。

“在民政党,你不能斗别人,只要你一斗别人,那个人就会转向屁股对着你。”

他也抨击槟州民政党排除异己,每次开州联委会会议时,北海的领袖都会缺席。

范清渊更讥讽如今的民政党,就算拿出来“大抛售”(lelong)也没有人要。

“民政党现在已经失去方向。正副首相去哪里,民政党就跟到哪里。正副首相走路的方向,就是民政党的方向。”


马华和民政如果还是不争气,一旦爱国党加入国阵,你们就要收档了。

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传翁诗杰家庭户口被冻结反贪委会调查存巨款指责

特别报道! 根据消息流传指称,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翁诗杰的银行户口,被反贪委员会冻结!

《辣手杂志》了解,相关流传在数日前开始,反贪委员会目前在调查翁诗杰银行户口,被指拥有巨额存款,以及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张庆信指给了翁氏1000万令吉的指责,进而冻结翁诗杰户口,做进一步调查。

传其妻子与女儿户口也被冻结
本刊试图打听相关传闻,而可靠消息告知,翁诗杰户口暂时被冻结,确有其事,除了翁诗杰外,其家人包括妻子和女儿的户口,也同样被冻结,以配合反贪委会的调查。
据悉,翁诗杰银行户口被冻结一事,是在4天前做出的,当时,翁诗杰人在伦敦,出席国际海事组织会议。

当时,也传出翁诗杰欲过档民联的消息,在消息传开后不久,翁诗杰的银行就被冻结,以做进一步调查。

昨日起流传相关讯息
据悉,相关传闻自昨日开始,便在马华内部流传,而不少人都得到同样的消息,即其银行户口被冻结以便协助调查。

翁诗杰今早返回都门,然而,记者前去机场守候时却扑空,有传闻指翁诗杰知道媒体在场,因而选择其他通道离开机场。

无法得到翁诗杰的回应
本刊也试著联络反贪委员会主席阿末赛益,但却无法联络上,至于翁诗杰本身,本刊也二度致电查询,然而他却没接电话,也试着发出求证短讯给他,唯最后仍无法得到其回应。

2009年11月26日星期四

为何1128特大一直被破坏

马华内部除了总部发信给中央代表别出席1128特大外,其他派系也对中央代表软硬兼施,为了让1128开不成。

不知道从哪里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准确。目前盛传廖派还没有为中央代表安排住宿,这些消息孰真孰假暂且不去评论。但是,传这消息的人肯定是“关心”中央代表的人给中央代表“贴心”的劝告让他们确定有的落脚才来都门。其动机显而易见就是为了阻吓中央代表让他们不敢出席1128特大。不过,按照常理分析,在吉隆坡安排住宿不是件难事,顶多住远一些,中央代表分散住,问题就解决了。所以,我相信中央代表不会被这种幼稚的遥言给蒙蔽。

另外,廖派和1128特大先后被“妖魔化”,此举是为了让中央代表厌恶廖派和1128特大。不难听见某某领袖谴责廖派领袖召开1128特大是为了引起首相的关注要首相插手马华党争甚至将廖派领袖说成“利用外力”的卖国贼。有跟进马华党争新闻就不难发现,其实“蕹菜”在宣布大团结方案时,说过大团结方案是得到首相“祝福”。副首相慕尤丁多次呛声说大团结方案失效,首相应该介入调停。无论首相是在“大团结方案”公布期间介入或者是因为“大团结方案”失效而介入马华党争,都不应该是廖派引进首相插手吧?

就在这个时候,三人小组事件又“巧合”的重现江湖。这是继廖太太买车事件后,对廖中来第二次波“道德”攻势。如今,翁诗杰诚信破产;蔡细历出轨外遇。廖中来也遇到这些指责,真是巧合。我不敢说这是翁、蔡所为,但是事情如此巧合不免让人起疑。重点是,我觉得如果真的是为了党团的利益,就不要因为别人清清白白的优势而进行抹黑让外人看笑话。

无论上述事件是否真的如我所料乃是内部暗斗的“硕果”,我都希望如果真的是这样,请发挥你们这这项长处来攻击反对党!以你们近月的表现足以证明,只要你们将内在潜质全部用于进攻民联,那么国阵下届想不大胜都很难。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诸侯喊重选背后各有议程

突然之间,马华三国诸侯都异口同声的支持重选唯有重选的日期不同。很明显,马华现今的局势重选已经不是一个选项而是必须。

廖中来希望在短期内重选是希望借着翁总“大肆屠杀”的怒气来博同情,而且廖派是现在拥有最多联邦阁员的派系,未免“日子久了,优势没了”,廖派希望快点有个了结的确是对廖派最好的选项。

蔡细历则希望在三月举行重选,可能真的是因为许多蔡派的中坚支持者要出国度假或者准备新年。但是,蔡细历真正的目的是希望借着时间冲淡廖派的“煽情”提高本身对中间游离票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蔡细历需要时间来运筹党选。蔡细历一向不打没把握的战,他肯定需要时间来投石问路,以决定党选的排阵。到底中央代表能不能接受蔡细历出任总会长呢?还是他必须继续捍卫署理与其中一个派系合作并且安排儿子和亲信进入中央?

翁诗杰提出十月重选并采用直选制无非是为了让自己“满江红”的总会长成绩单留下对马华唯一的贡献。肯定的是,翁诗杰就算再次问鼎总会长也不会有所收获。所以,他目前需要时间来为自己的未来铺路也可能是如传言所说的过档公正党延续自己的政治寿命。

其实,1128特大若是成功盛大的召开对翁诗杰和蔡细历都不是一件好事。如果特大成功召开蔡细历就会阵脚大乱;翁诗杰也会惊慌失措。所以,他们都支持重选希望中央代表认为1128特大是多余的而不出席特大。他们所提出的“重选”是因为趋势所逼,尔后也希望廖派特大开不成。

2009年11月21日星期六

老翁真是贱!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魏家祥:打压1128特大 翁拟干涉场地出租
(吉隆坡20日讯)在马华1118中委会上遭“踢出”会长理事会的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揭露,为了阻扰还党尊严特大的召开,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甚至有意阻扰马华大厦管理公司出租场地给1128的召开。
魏家祥是于周四晚在出席联邦直辖区马华还党诚信汇报会上,向出席者发表上述谈话。这场晚宴在吉隆坡大城堡酒店金香阁酒楼召开,继续为下周举行的1128特大暖身,晚宴宴开15席,出席的支持者和中央代表包括来自峇都、蒂蒂旺莎、旺莎玛朱、泗岩沫、敦拉萨镇、士布爹、武吉免登及蕉赖区会的约160人。
在经过昨日马华中委会会议后,议决已成为廖派炮轰的课题。这是廖派中委在全国跑透透的第6场汇报会。
魏家祥说,翁诗杰在18日的中委会上,敢敢向出席的中委表示,给予1128特大不合法,有意指示马华大厦管理有限公司撤回出租场地的交易。
他也揶揄马华以后就是“奥步”,以后以种种借口阻扰异议份子进入开会,可能说没有电,可能是门锁坏了,再不然就是出动有炸弹当藉口!
他也引用坊间目前对马华党争为翁诗杰所取的代号揶揄后者“言而无信”。
翁成走不走代号
他说,现在翁诗杰已经成为走不走的代号,如果有人问你“你翁诗杰吗?”就意味着问你,“你走不走”。
他也抨击,翁诗杰在砍了包括他与周美芬在内的6名前会长理事会成员后,在晚上知道自己“玩火玩大”了,即在晚上透过新闻局主任王赛芝发简讯平白,指魏家祥和周美芬是受邀列席,完全也是谎言。
受邀列席是谎言
他强调,马青总团长及妇女组主席如果允许他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相信也不会是大家所要的臂膀领袖!
联邦直辖区马华工作人员穿上印有“正义之行,你我同行”的黑黄色衬衫,并在现场派发图文并茂的1128马华特大宣言,而出席的马华领袖皆以车轮战方式上台发言,课题围绕在炮轰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不尊重特大议决、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及以种种藉口打压1128的召开等。
上台发言的领袖包括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妇女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署理主席拿督尤绰韬、中委何国忠及1128特大发起人之一的王乃志。
其他出席的领袖包括中委王乃志、拿督黄祥辉、李伟杰、何国忠、马青副总团长姚伟豪、马青总秘书拿督蔡金星、组织秘书颜丰守、旺莎玛朱区会主席兼联邦直辖区汇报会协调人拿督姚长禄及武吉免登戴国友等。
在马华联邦直辖区13个区会中,共有8个区会代表响应出席这项晚宴,而出席的主要区会主席除了姚长禄,尚包括士布爹区会主席拿督蔡金星,峇都区会主席叶国华、蒂蒂旺莎区会主席拿督蔡宝镪、联邦直辖区妇女组主席陈其妹及联邦直辖区马青署理团长叶添海。

2009年11月19日星期四

唯有重选才能落实大团结方案

翁总一直以来强调的“大团结方案”的重要性却否定重选的必要性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首先,当我们想了解“大团结方案”的内容时,翁总却只能拿出一套大团结方案的目标。在实质的行动上,我们看到的唯一团结就是蕹菜握手,难道蕹菜握手就是大团结方案的全部吗?

从“大团结方案”第一个目标(团结全党)来看,马华必须重新整合各个派系让拥有基层民意的领袖在领导层发挥一定的效用。从“大团结方案”执行开始,翁总先砍掉4位廖派受委中委到昨天在会长理事会大换血,这是一个团结的方案吗?一个排除异己的动作摆明了“大团结方案”就只是一个空喊的口号。在蕹菜握手之后,却把年轻领袖为主的廖派排除在外,翁总的“大团结”是全党的“大团结”还是蕹菜的“大团结”?

事实上,要落实“团结全党”必须重新选出新的领导层,一个重新获得中央委托的领导层来领导马华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共同进行整合工作。两个在特大被中央代表否定的领袖握手就能团结全党吗?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在华社的眼里这只是两个人为了利益的结合,在友族的眼里华社领袖毫无诚信、毫无原则。

说到“疗伤止痛”更是有趣,原本华社已经对马华失去信任,现在再多几个没有原则的领袖马华的伤势自然变得更加严重。我不敢说有道德污点的领袖不能为马华“疗伤止痛”,但是我肯定一个没有诚信又被投不信任票的总会长只会让马华伤的更重。现在翁诗杰一直排除异己向广大华社彰显其霸权主义根本就是在为马华倒米。说什么要臂膀和母体互相谅解,现在却将两大臂膀的龙头逐出会长理事会,这种行径只能被解读为“讲一套,做一套”。今天马华要挽回华社的信心,建立马华的威信以在下届大选重振雄风就必须把个人利益放一边让中央代表确立一个真正能服众的领导团队。

马华现在的品牌是“谋求个人利益、恋卷个人权位;出尔可以反尔、霸道蛮横无理”。这一切要怎样重新塑造呢?曾经我听过一个人说,“我比老总更有威信,我比署理更清白,为什么我不可以当总会长?”。马华给人的印象已经变成“没有威信,不清不白”。事实上,华社普遍给马华的坏印象于特大不信任票之后变得更加恶劣,如果某些领袖要恋卷权威大可以宣布重选再次寻求中央代表的委托,不就好了吗?

马华的品牌不是所谓的KPI就可以建立,反而必须让华社看见马华无论在党内党外都没有为了个人利益放弃党团利益或人民的利益。现在那位满身污点又没有威信和诚信的领袖把另一位被前者前些日子批为满身污点的领袖抱的紧紧,再排挤年轻领袖就可以建立马华的新品牌吗?不要让华社觉得马华领袖恋权,信心就会回来,否则马华做的再好也会被解读为为了自己。重选是唯一能证明马华领袖不介意让大家评估的领袖,让大家看到马华是俯顺民意的政党。

大团结方案不是砍人计划更不是一个口号,是一个让马华重新振作的方案,只有重选才有机会加以落实。否则,马华怎样整合都会缺一大块也会逐渐被其他政党取代。

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祝我生日快乐

哈哈。。。21岁了,可以做什么了呢?





我的生日愿望是大家都万事顺心。。还有。。。。

2009年11月6日星期五

第二次特大

恭喜马华中央代表又有机会吃喝一番并在都门再叙未了缘,虽然有两个提案必须表决,但是请放心的凭着你们的直觉走,因为你手中的一票不能改变什么。希望中央代表能接着特大来放松自己让自己有多一个出门透气的机会。

日期:2009年11月28日
时间:10点正
地点:马华三春礼堂
节目:中央代表汇集一堂投票表决特大提案
结果:投票成绩将不会被总会长承认,因为这是不合法的特大


翁诗杰会说:这是一个不合法的特大不能反映基层代表的意见,我不可以愧对支持我的华社。为 了你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绝不解散中委会!

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要重选就三机构一起重选

今天的中委会盛传蔡细历将被委任为总秘书而廖派在职位上也将有所斩获,形成一个三赢的局面。也有一种说法是中委会将总辞重选,并拉马青总团长和妇女组主席下水。

我觉得,如果要总辞就直接三大机构一同在今天的代表大会重新选举。因为马青已经有马汉顺提出不同的声音;妇女组的王赛芝也开始对主席白眼了。这样的情况,就算母体解决了,领袖也会利用自己的势力在两大臂膀隔空开战。

这样不如直接三机构一起重选,让马华重新出发。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翁诗杰拒绝辞职

中委会抑或翁诗杰本身作出了一个让全世界都意想不到的决定,既然把中委会的去留交给中央代表决定,翁诗杰再次援引党章赋予总会长的权利召开特大。

今天,翁诗杰的这项决定让我很想对星云法师说:“这个翁诗杰不再是你从前认识的翁诗杰了”。翁诗杰背信弃义把整个中委会和他绑在一起让中央代表决定去留是不恰当的,因为:

1, 特大召开前,不是全体中委都答应总辞,只是翁诗杰、郑福成和蔡金星这么说。
2, 翁诗杰说不信任票就算以一票通过,他也将没有选择的下台。

这些都只是翁诗杰和他委任的中委所给予的承诺凭什么要全体中委会负上责任?
说穿了还不是要把自己和中委绑在一起因为怕自己输!

不过,翁诗杰这么说可能是要展示大团结,那么我就退一步勉强接受他把中委会和他绑在一起。但是,既然他知道召开一次特大或者代表大会要花上70万,为什么不直接重新改选,全部中委问鼎原职呢?当翁诗杰说要召开特大前,是否有记得自己曾经指责蔡细历劳民伤财?翁诗杰根本就是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

既然要召开特大,若真的为了党国,为什么不要直党选?是不是翁诗杰怕中委没和自己绑在一起,最后不但61%的选票流失,连16%的中央代表选票都没有?

翁诗杰是一个没有诚信的懦夫
特大之前,口口声声说不信任票输一票都下台也说三项议案通过一项就总辞,结果特大成绩出炉后却改口说交给中委会决定。

中委会之前,翁诗杰一再强调会为特大结果负起全责,今天又说召开特大决定去留。

我预测翁诗杰会说特大就算输一票也会下台,可是最后又会找一大堆理由来保住自己的总会长大座。

一个毫无诚信并且耍尽低级政治手段的翁诗杰简直就是华社的败类,不止没有资格得到中央代表手中的一票,就连人们的尊重也得不到!

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陷总会长于不义

收到一封信息这样写道:
“各位同志请动员,明天早上11am请到马华大厦支持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继续领导马华公会以稳定当前局势”

我看了这封信息,我突然想通了,我明白为什么一个受到30个中委祝福的总会长还是会被投不信任票。这封由翁诗杰马仔传出的信息简直就是在帮翁诗杰倒米企图陷翁诗杰于不义!翁诗杰既然已经答应输一票也会下台,现在翁诗杰的“支持这”这么做不是要翁诗杰背信弃义?这样的马仔,翁诗杰能不倒台吗?

我建议你们,如果要翁诗杰留下来,还是要求他有骨气点,宣布下台再举行党选,然后重新问鼎原职。

2009年10月10日星期六

双十特大以后

10月10日的马华特大圆满落幕,对我来说马华的中央代表做出了对马华前途最好的选择。毕竟,无论谁留下来马华都只剩下半壁江山,今天中央代表的投票取向也清楚证明这一点,关键的第一项和第三项提案多数票都少于100张。

馬華特大3提案表決
1. 馬華中央代表對總會長翁詩傑的領導投不信任票。

2. 馬華會長理事會於8月26日對蔡細歷的判決,以及中委會對蔡細歷的判決(若有),全部撤銷。
3.繼第二項議案後,要求恢復蔡細歷的署理總會長身份。
結果:翁詩傑與蔡細歷同時離開,恢復蔡黨籍。

翁诗杰虽然之前多次强调只要不信任票通过他将下台,他也说过只要会长理事会的议决被否定将总辞。很可惜的是翁诗杰还是眷恋那张总会长的椅子耍无赖,在投票结果出炉后还是没有宣布辞职更说在中委会讨论。到底为什么翁诗杰要拖到10月15日中委会后再决定呢?我预测可能性有两个:
1,翁诗杰想利用这五天构思一个绝世妙计或说服中委“发功洒泪”集体挽留让他得以继续留任。

2,翁诗杰希望走的不只他一个,要在中委会要求全部一起做决定的委员总辞让马华来一个重选并借此再度问鼎龙椅。

无论翁诗杰有什么预谋,我都不希望他这位没有组织能力、光说不做、信誉破产和孤寒吝啬领袖继续霸住总会长大位耽误华社前程。台面上总会长人选不是江作汉就是廖中莱,无论是谁我都不太关心,因为我不觉得这两个人有任何作为更何况,他们也只能当过渡时期的总会长。更重要的是,他俩能上位不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勤奋或者才华横溢而是大势所趋。

我最关心的是署理总会长的人选,我希望魏家祥能进入马华的领导核心展现其魄力重建马华让国阵重拾华社信心。由于魏家祥过于年轻,如果出任总会长将难以服众,所以我相信署理总会长一职,魏博士受之无愧。马华现阶段需要一个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的领袖对外向巫统呛声,大声说出民之所欲(翁诗杰可能具备这一点),对内必须有组织能力和整合意愿,这一切都是才华出众的魏家祥具备的条件。他欠缺的就是磨练的经验,他圆滑的交际手腕肯定了他比翁诗杰出色说法。

希望翁总明天就下台,祝愿马华明天会更好。

2009年10月8日星期四

988是翁诗杰的喉舌

今天早上,翁诗杰再次上988电台接受访问,很明显这个专访是给这位“圣人”总会长一个“打广告”的机会。在翁诗杰提出种种事件的解释之后,我还是有几个疑问:

1,988是不是一个由马华控制的媒体?为什么从巴生自贸区到千万献金再到特大都只有让翁诗杰一个人说到完?

2,为什么没有给蔡细历和张庆信一个机会让听众听一听另一面的说法?是不是翁诗杰担心自己的言论立场不够稳固?

3,昨天,反贪委员会已经说过“千万献金”的案件并未对外发出已经结案的声明。为什么988的主持人还是说反贪委员会已经还给翁总一个清白?到底是主持人迦玛鲁丁故意将反贪委员会主席的话听而不闻,只为了护主(翁诗杰)?还是他缺乏素质,得不到最新的消息?

4,对于翁诗杰说马华的特大是因为蔡细历想当官而召开,那么能否请你解释一下,你开除蔡细历的举动呢?这才是导火线啊!

5,当翁诗杰提出凡事要讲证据时,请你提出“爱国党”是蔡细历筹组的政党、一亿元倒翁、张庆信集团倒翁等等指责的证据。

6,翁诗杰敢说“全盘接受蔡派议案”不是为了搏同情?怎么还敢大声的为自己加分?真是不要脸。

7,在你担任总会长期间,华小拨款直接汇入董事部户口是你争取的?魏家祥辛苦争取来的,却被你抢功劳,真是一个抢功劳的总会长。

8,拉曼大学中文系被政府承认也可以当成功劳宣传,真是强!拉曼大学的所有科系本来就应该被承认,为什么翁总争取不到?

9,在你担任交通部长期间,你说你没有荒废“交通部公务”,请问你是否有尽责的发展自贸区?尽量召商以减低政府的亏损。

10,最后,请翁诗杰清楚交待南上北下费用是不是报公帐,用人民的血汗钱?

为什么在节目中没有清楚解释以上各种大家都想知道的疑问?988根本就是一个为翁诗杰量身打造的电台,荼毒听众!

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变相的总会长选举无不妥

昨天,蔡细历公布了3R宣言让大家觉得这场特大是变相的总会长选举。对我来说,这没什么不妥,因为翁诗杰的确没有能力担任马华总会长。因为:

1,翁诗杰没有整合马华的能力和意愿。

2,翁诗杰没有执行能力只有演说能力。

3,翁诗杰没有和巫统谈判的能力,只敢在中文媒体喊话。

4,翁诗杰没有领袖应有的肚量。

5,如果说蔡细历有污点不能担任领袖,那么翁诗杰欠“叫机费”不还更是污点。

6,翁诗杰在多项民调中都无法让华社称心如意

7,翁诗杰让马华四分五裂

因此,台面上最适合的人选就是蔡细历。马华现在需要一位有经验的领袖,对内整合马华,对外和巫统谈判(是有成果的)。当然,性爱光蝶是他永远的痛。

其实,还有一位领袖比蔡细历更适合领导马华。

丹斯里黄家定
论辈分黄家定是和纳吉同辈,在他担任总会长期间的确为华社争取许多。但是他没有“斗志”是最大的问题,让人觉得这是根软肋。不过,在择优而取的原则下,黄家定将是最好的过渡期总会长人选。他在担任总会长期间,整合A、B队,更向巫统争取多项福利,只要再加强“敢怒敢言”,黄家定回锅,肯定是马华之福。

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狗 熊李华民

多天以前,何启斌写了一篇《马华英雄李华民》,我看了真的觉得这个人不配当一个评论员。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

李华民真的是英雄吗?一个什么都说是受到部长指示行事的人,算什么英雄?根本就是一条狗熊!
如果李华民真的有种就作出以下几件事:


1, 拿着报告和张庆信对峙让张庆信闭嘴!

2, 向警方报警说内阁成员包括当时的首相兼财政部长和交通部长滥权害港务局亏钱。
3, 要求首相让他进入特工队!


真正人民要看到的是一个让大家都心服口服的结局,一次又一次的抹黑只是让人觉得,李华民是为了让自己的主子在党内地位更加稳固!

如果要评论李华民,“英雄”和他完全沾不上边。狗熊就差并不多!

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

不知所谓的无理取闹!

今天在《当今大马》看见一篇名为“张庆信承认自己是“大鳄鱼”?”的文章,我感到十分惊讶,为什么张庆信如此英勇?哈哈,乍看之下原来是有心人士蓄意抹黑,企图让张庆信更加声名狼藉。

张庆信频频为KDSB辩护是因为调查报告片面,在没有对照双方供词就下定案的调查报告,出言反对又何错之有?这不是反对翁诗杰公开事实而是要求翁诗杰将事实的全部公开而不是半遮半掩!

若你不服就请你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1, KDSB的收款完全照着和政府签订的合约收款,为什么“照着合约”应该被起诉?


2, 每一项工程都在结帐以前,双方都重新审核和调整后才结帐。当港务局发现尚未结额的帐目有不妥之处,没有和KDSB讨论就指KDSB超额索款,是不是在没事找事也凸现其商业常识零蛋?

3, KDSB的索款乃是照着合约执行,如果合约执行也是有错,为什么只报警彻查KDSB而没有报警彻查当初和KDSB签合约的官员?每一份合约都是经过内阁、财政部、交通部乃至港务局,为什么只有KDSB欺骗,别人就没有?

从上面几个问题,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翁诗杰的报告根本就是在愚弄百姓,在没有咨询双方意见之下就将报告公诸于世敷衍人民。人民要看到的是事实的全部而不是看翁诗杰怎样践踏同僚的声誉来塑造自己个人的英雄形象。所以,张庆信抨击他,错了吗?难道一份敷衍塞责,愚弄百姓的报告也应该获得掌声?还是你认为“官官相护”才是你要的政治美景?

当然,你可以说张庆信一味玩弄文告字眼,不断发表一些不可理喻、信口胡扯、莫名其妙的言论,甚至恼羞成怒到处咬人,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但是,请你好好分析张庆信所说的一切。

支持反贪是可取的,国际透明委员会作出的努力应该获得肯定,只不过我们不能含血喷人。现在巴生自贸区谁是谁非都没有定案,刘胜权先生就将他订入报告书,这是不是说明了国际透明委员会是一个道听途说,不讲究事实的团体?再者,当张庆信挑战他出示证据时,他既然把责任推给媒体。这种没有责任感的领导人真的能带领该团体呼吁政府透明化吗?他以为人民是愚蠢的,他以为人民不知道他也是自贸区调查小组成员,媒体的报道是根据他们提供的“片面之词”。你说张庆信抨击他,何错之有呢?

张庆信的言辞的却稍稍过火,可是,你就因此捏造张庆信承认自己是大鳄简直就是不知所谓的无理取闹!

2009年9月27日星期日

翁诗杰公私不分

翁诗杰披星戴月到处举行闭门汇报会,有时还带领众内阁部长随行,为他站台。一场又一场声势浩大的闭门汇报会,“乐了诗杰,苦了人民”。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这些正、副部长及其随从的机票都是由部门支出也就是从人民荷包拿钱出来贴部长出席汇报会。在国家面对经济萧条之际,这些内阁成员不止没帮助人民开源节流还公器私用加重人民负担,简直没有人性!


马华党争乃是党内私务,翁诗杰这样做和基尔带妻女佣人到迪士尼度假的情况都一样。反贪污局应该一视同仁的着手调查。我们不应该败坏风气让部长公私不分,结果人民的血汗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请翁诗杰作出交代,因为你是“最廉洁”的“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

2009年9月26日星期六

巴生港务局起诉KDSB和BTA Architect是为了博宣传

继上周起诉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不合理征收7.2亿令吉购地利息后,巴生港务局今日又再入禀法庭,起诉KDSB和负责自贸区工程的绘测公司BTA Architect串谋超额索款9亿2000万令吉。随着这两宗官司,港务局向KDSB追讨的不合理收费总数高达16亿4000万令吉。

当港务局主席拿督李华民宣称这是履行港务局董事的责任之时,令我感到非常疑惑的是,合约乃是双方面同意下签署的,为什么现在才说不合理呢?逻辑上来说,如果港务局对之前所签署的合约感到不满,那么应该先和承包商也就是KDSB和负责自贸区工程的绘测公司BTA Architect洽谈,在洽谈不果后才对博公堂。如今,港务局在没和这两造洽谈的情况下就入禀法院,到底是李华民不明白程序还是别有居心呢?

港务局到目前为止只支付承包商18亿令吉,如果按照港务局主席的说法,“不合理收费”达到16亿4000万令吉而且超额索款的官司陆续有来,那么只要港务局下次入禀法院超额索款1亿6千万令吉,人民就可以获得免费的自贸区建设。李华民真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好主席”哦!

我认为,巴生港务局应该实事求是的将自贸区的一切事实公诸于世而不是不断挑起人民情绪。这样对承包商和人民都有欠公平。而且这件案子已经交给特工队处理,请港务局别再捞取廉价政治资本,或许过去的“超额索款”等说辞能引起人民的关注,但是这种不合逻辑的指控将会逐渐令人民反感。

其实,巴生自贸区董事局眼前的工作不是举报承包商是否超额索款或任何不平等条约,现在董事局应该拟定计划让自贸区开始赚钱!调查工作已经交给特工队了,这个由马华出任主席职的巴生港务局不断的作出这种捞取“廉价宣传”的行动,到底居心何在呢?为什么总是作多余的事?这动机很让人怀疑哦,是不是翁总权利被架空后,这个“狗腿子”或“鹰犬”要继续为翁总朔立英雄形象呢?

从李华民起诉承包商和绘测公司的不合理行为、欠逻辑说辞和动机都让人感觉到他是为了博取廉价宣传!这个没有“委任状”的主席真实“敢做敢为”啊!

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

给F1车队十亿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以十亿令吉组织F1车队。这将让国产汽车普滕在国际更有知名度。可是,在这个经济萧条之际宣布这个突如其来的“烧钱买面子”的计划适合吗?



对我来说,普腾能晋升F1的水准的却可喜可贺,但是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头就别带这么大的帽子!



现在花十亿来打造品牌,不如投资十亿来收购雪隆一带的大道将收费减半即可赚钱又能减轻人民负担,何乐而不为呢?



与其让巴生自贸区课题这样“轰轰烈烈”不如投入这十亿重新整合让这个能为国家带来收入的区域成功发展。



十亿投入这两项大计划都能让政府回本但是,投入F1,回馈又是什么呢?

2009年9月4日星期五

翁总的矛盾

翁诗杰是一个信口开河,有嘴说别人没口说自己的人,对他来说你只能听,不准怀疑。几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一,他说张庆信是巴生自贸区丑闻的调查对象所以他绝对不会拿张先生的一千万令吉,可是问题是为什么你又不避嫌的用张庆信公司旗下的私人专机?

二,翁也说查自贸区随时官位不保,意旨首相会把他撤换,可是最后被发现自打嘴巴后却利用这一点来捞取特大的支持率,请问这种领袖能被接受吗?

三,当翁把蔡细厉开除时,蔡派要开特大,他说这是“倒马华,毁国阵”的行为,自己开特大又说为了让党员知道事实,矛盾吧?

四,基于性爱短片而开除蔡细厉,而对盛传“蔡顺梅是翁总性伴侣”之事,为何不矢口否认?总是在记者追问时,避而不答其中是否有何难言之隐呢?

2009年9月3日星期四

未審先定罪,翁詩杰矛盾道德觀與作風!

转载自:犀鸟翼下的天空

今日,我有幸拜讀了砂拉越星洲日報晉漢斯版,蔡叔成君所寫的一篇《翁詩傑的無奈與勇氣》,文中對翁詩杰甚為舉例贊揚、唯目前旅居西馬的敝人卻認為有必要讓吾鄉砂人,多瞭解一下西馬這邊對翁詩傑的另一面風評。

所謂世無完人,那麼在中和各方言論後,誠如在法庭中聽辯控訴雙方的一番陳詞後,我們方能平心靜氣的迴思一下,自己在該起所謂的《大馬世紀揭弊案》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蔡叔成君也難得沒有因為與翁敵派陣營的同宗關係,無私的藉著在西馬己經形容翁詩杰因為乘踏某人的「順風機」、「霸王機」、甚至戲稱為「叫機不給錢」,勸諭從政人仕便宜莫貪,更為了從政明哲,應該懂得拒絕!

當然,來自砂拉越州的我也肯定本州猛人張慶信若說要爆料,決對不會只有兩三道板斧,因為張己清楚指出,翁詩杰並非只踏一次順風機,四次霸王機而己,他也在乘踏使用了其他公司的私人噴射機,不過就不知道有沒有還錢?

若是如此,我們肯定張慶信旗下擁有私人噴射機租賃服務的張慶信,肯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詳情後才公然揭牌。

文中蔡君對銀行突然多出一筆錢的有趣形容,讓人不禁芫爾的臆想到,有關戶頭是否翁詩杰的銀行戶口?但是張慶信己明言了是一千萬零吉是分三次,以四百萬、一百萬、五百萬的數額悉數用現金交給翁詩杰,那麼銀行戶口多出一個、二個零的招數,我想己是台灣人所說的“奧步”囉!

若我是捐了馬華一千萬元的捐獻人,最後卻被發現錢根本沒進馬華戶頭並分發給各區部,甚至還被馬青置疑、踫了一鼻子的灰、顏面全無,那麼你會勃然大怒嗎?

當我們說PKFZ的事件,翁詩杰是“坐在炮口”,那麼我們更要回想一下,翁詩杰在國會滙報自貿區事件時,向國會的公賬委員會PAC說了甚麼、滙報了甚麼?那時,翁詩杰甚至指張慶信無涉及舞弊案,如今又何故茅頭可以一百八十度轉向?

凜凛神聖的國會,一名自稱有原則道德,被形容為「有勇氣捅蜂窩」的人,如今又如何能自圓其說?

若說到PKFZ自貿區的調查報告,何故承包商KDSB迄今仍然指出兩次的調查報告(普華永道報告書、專案小組報告書)均沒邀請協助調查,甚至屢屢“乞求”報告書,至今仍然一冊未獲。

任何擁有民主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當一個人被指控某項罪名時,公平、公平、透明化的法庭肯定會給被告人一個向庭上釋疑、自辯的機會。在這之前,執法調查部門也肯定會給予被告人一個協助調查的機會,但是為何KDSB公開指斥完全沒有,有關報告僅是單方面的報告。

但是事實不然,KDSB堅稱有關內閣批準的工程,完全是依據雙方簽署的合約、擁有雙方專業會計公司、工程諮詢審計的。那麼,我們若作為一名公正的法官,又如何的判處此案,因為這行同你的檢控官、調查員己私下對外公開判決了這案件!

再者,當翁詩杰、海港局主席拿督李華民辯稱有關文件為機密文件,所以不能公開,甚至不能披露詳情,但是另一邊廂卻又在記者會上,單方面指責KDSB超支索價15億零吉。但是我們要知道的是,這15億之前的數目,是由5億、過攀升至10億、過後又再飆升至 14億後再到15億。整個指控的數目,讓人民的我們覺得以翁詩杰為首的查弊案團,己將它變成了一個可隨意升降的「數字遊戲」,公信力更喪失殆盡!

如今,馬華陷入了黨爭,我們也看到PKFZ竟然成為翁派在召開馬華特大的一項議程之一。這不禁使人更感嘩然,何故交通部所調查的PKFZ弊案,如今竟然成為了馬華的黨內事?還是有人早欲藉著此事:『外打張慶信、內除蔡細歷』、甚至還對蔡細歷開了「一罪兩判」的先例!

此例一開,那麼來日任何大案件中,我相信坐在有關部門部長職的國陣政黨領袖,來日不是也需動輒召開特大,來議決部長署的公務嗎?

若是如此,吾不敢、不欲觀之也!蓋全國最大華基政黨己淪此泥沼,吾華族又何敢冀望領導層能為吾人吾國喉舌、捍吾人福祉?

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翁诗杰开特大

翁诗杰证实援引党章以总会长的权利指示总秘书召开特大以让党员为最近发生的所以事情来个公断。

翁总这一步的确没走错,这样快刀斩乱麻会减少蔡派走动基层所带来的高支持率。我想翁诗杰开特大的议案应该是核准开除有性爱丑闻的署理总会长及支持总会长调查巴生自贸区。

说实在的,蔡细历已经在2008退下政治高峰也被当时的纪委会主席陈广才认同结案。如今,换了一个总会长又翻起这个案子要蔡细历面对另一次的处分,是真的为了党的形象吗?这根本就是明显的个人议程!中央代表把手中的一票投给蔡细历就表示接受他了,总会长凭着自己个人的霸权主义否决中央代表的决定让马华走入封建时代,请问这是代表要的吗?如果不是,请用你手中那一票否决他!

再来,如果要中央代表支持总会长调查巴生自贸区根本就是学到了民联政府的功夫“哗众取宠”!调查自贸区关马华什么事哦?这是交通部的事啊,试问自贸区到今天对马华形象是伤害还是建设?翁诗杰不应该党政不分如此混淆视听,巴生自贸区绝对不是党务!更希望总会长自行解决一千万风波,因为这是他和张庆信的纠纷不应拖无辜的马华下水!

另外,马华内部有位公羽领袖从担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开始就和一位来自沙巴的女政治人物有超友谊的关系。如果蔡细历的行为是有问题的,就请纪律委员会大公无私也着手调查这位领袖!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祝翁诗杰好运

在《当今大马》证实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之前,我都不愿意相信马华会长理事会将接纳开除蔡细历的建议,我甚至天真的以为拿督斯里翁诗杰想接纪律委员会过桥最后宣布冻结蔡细历党籍3年。最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太天真了,我低估这位英雄总会长了。

无论开除的理由是什么,我相信肯定离不开“性爱光碟”的范畴。其实,这件事都过了这么久而蔡细历也已经从政治高峰落得一无所有,这么惨痛的代价还不够吗?一个人若是犯了法,接受的处罚也应该只有一次,不是吗?今天,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党籍就等同于两次处罚蔡细历,合理吗?作为我国最大的华基政党处事的合理性都欠缺,华裔的未来应该何去何从啊?

这一项开除党籍的建议真的如纪律委员会所说为了顾及马华形象吗?马华总会长先是“借机”不认账再耍赖到认账却不还钱是不是也犯了失信罪?作为马华的龙头,这种形象不是更丢脸吗?只是一件小小的错误都没有认错的勇气,还配当马华总会长吗?所以纪律委员会根本就没有公正性,纪律委员会只是总会长独裁加上胡作非为、排除异己的“工具”。纪律委员会成员根本就不是人,他们只是没有血性的“工具”。

翁诗杰本身的操守都还是一个“问号”,他是否私吞张庆信捐献的一千万令吉呢?他自己都不能给大家一个清楚的解释,他都不能让大家了解,为什么张庆信不记得几时给的钱,他却能说出当时是副总会长呢?再来,作为交通部长诚信也是一个问号,除了“叫机费”不还,连李华民港务局主席的委任状都拿不出来,总会长兼交通部长,你真的敢作敢当、清高无暇吗?高风亮节的你是不是也应该停职查办呢?你在前几天说“这两个职位害你十面埋伏”,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说话“此地无银三百两”、赖账和滥权是职位害了你还是你为了做“英雄”还是你操守本来就有问题?

这次的开除行动对翁诗杰来说肯定是一项突破,因为这是他上任以来一直要铲除的人,如今他成功了。今晚,他一定可以像蔡细历说的那样好好的睡觉。我说他也必须好好睡觉养足精神,因为早上才是游戏的开始。

肯定的是,汤木一定召开特大倒翁,这场战,翁总能过得了吗?

马华还会全力支持查自贸区弊案吗?张庆信的猛烈攻势,翁部长受得了吗?

会见首相时,要告诉首相你委任的总协调被开除了,翁总大部长真的敢开口吗?

最后,祝您好运。

蔡细历被开除了?

转载自: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部落格

Today, MCA Disciplinary Council recommended that I to be expelled from the MCA. The decision comes as no surprise because there has been a sustained attempt by the MCA President to subvert the wishes of the rank and file and end my political career.
But as a loyal party man, I have to abide by the decision of the Disciplinary Board and the Presidential Council. I am confident that MCA comrades will understand fully the events leading to the suspension and why the MCA leadership needs to keep me on the sidelines.
It is an open secret that those who are not on the same page with the MCA President are regarded as his enemies or a threat. These people are labelled as:
* Anti-MCA and out to destroy MCA;
* Gangsters;
* Cooperating with businessmen and taking money from them to topple him
The MCA President has outlined 3 main agenda for the party: Economic, Politics and Inter-racial Harmony. But in reality, it appears that his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agenda is to remove Chua Soi Lek.
Now that I have been suspended, I hope he can sleep well.
But not all of us have that luxury. For those of us who love the MCA, our work has just begun.
Today, it is not about Chua Soi Lek, neither it is about Ong Tee Keat. It is about MCA as the second largest component party of BN still drifting without direction and purpose.
It has been more than 16 months since the March 8 general election and 10 months since the last party election. But there has been little evidence of change.
There is no closing of ranks, no unity, morale is low and suspicion is the order of the day.
The Permatang Pasir by-election result is evidence of how far the party has slipped.
Comrades who love the party will come to realize that its time to stand up and unite to save the party. Otherwise, we will soon fade into oblivion.
I have confidence that MCA members will not let one man self-destroy the party. It will be a sad day for MCA that if we do not rise to the challenge of saving the party. Doing nothing is not an option; saving the party is the only way to move forward so that we can contribute to strengthen BN and together help to achieve One Malaysia.
-----------------------------
今天,马华纪律委员上呈报告建议将我开除。这项决定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总会长多次试图推翻基层的意愿,以终结我的政治生涯。
但身为忠诚的马华党员,我必须服从纪律委员会及会长理事会的决定。我深信,马华党员都彻底明白我何故被冻结,以及为何我党领导层须把我退至边缘。
任何与总会长立场相违的同志都被视为他的敌人或威胁,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人甚至被标签为:
* “倒党”分子;* 黑帮;* 与商人勾结集资“倒翁”的人士马华总会长为党提出“三拼”改革:拼经济、拼政治、拼种族和谐。但事实上,“拼蔡细历”似乎才是他最重要的议程。
如今我已被冻结党籍,希望这能使总会长安稳入眠。可是,并非所有人有能如此奢乐,对那些爱护马华的同志,我们的工作才刚开始。今天,已无关蔡细历或翁诗杰,真正的问题是马华作为国阵第二大成员党,迄今仍然毫无目的和方向地漂流。
308大选至今已16个月,党选也落幕10个月,但却不见马华有明显的改变;不见求同存异、团结一致,相反的,党员的士气低落,大家不断地互相猜疑。
峇东巴锡补选成绩再一次证明马华已被远抛后头。
爱党的同志必能意识到,现在必须团结起来挺身救党。否则,我们很快就会被彻底地淘汰和遗忘。我有信心,马华党员不会让一个人毁灭整个党。如果我们不挺身面对挑战挽救这个党,那才是马华的悲歌。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救党是唯一的前进方式,这样我们才能协助强化国阵,并携手实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目标。



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文告中的救党是不是点头赞成开特大倒翁呢?因为翁诗杰就是那位摧毁马华的人。。。不过,会长理事会还没决定也不便下定论。你觉得翁诗杰下一步会是什么?

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

一千万献金

一千万献金闹得沸沸扬扬超过七天了,到底翁诗杰有没有拿过张庆信的一千万令吉?我三次交钱时都不在现场,所以我不知道。

可是,一千万的魔力非常大最终令高风亮节的翁诗杰心动也不出其。但是,如果说是张庆信故意要挑课题冤枉翁诗杰,我就不太同意,因为张庆信是基于林文义(被标榜为翁诗杰亲信)的要求才向媒体爆料,所以说他冤枉翁氏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可能性不高。

不过,如果张氏要证明自己确实给过翁氏一千万就必须提出一下两个解释:
1,想起交钱的时间
2,要求证人(可信度高)向公众证实

翁氏原本什么也不用解释,只不过自己在回应时给了人家一些疑问:
1,如果翁氏没拿过一千万,为什么张庆信不记得几时给,他却能回应当时是副总会长不需要为区会筹款的论调呢?
2,翁氏既然没拿过,为什么要问说到底是捐款、贷款还是贿款呢?

我认为最好就是媒体做鲁仲连,找一天把这两个约在一起当面对峙。

2009年8月16日星期日

一则短讯


刚才,我收到一个信息如下:

“同志们,今天马华已到了生死关头,我们的总会长身中十面埋伏!幕后黑手之一张庆信污蔑我党领袖,联合其它势力要我们党吃下PKFZ的弊案,要我们永在华社面前抬不起头!总会长追讨他们亏空10亿!他们势要消灭总会长。明天12PM,我们一起来马华总部。同仇敌忾,还我马华尊严!

秋俊”

对于这个短信,我拨电话给罗大哥询问他是否出自其手但他矢口否认并告诉我乃是有心人士的抹黑。我追问罗大哥三次谁给的信息,他才回答我来自来历不明的号码。可能罗大哥近来表现过于突出引起政敌的关注必须利用这条短信破坏罗大哥的人格,这个信息到底有何企图呢?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翁诗杰被轰未尊重基层领袖

转载:辣手杂志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上周末前去沙州,并主持马华沙巴州大会,然而,他召见当地区会领袖时,却被轰不尊重「前辈」级的基层领袖,区会主席愤而发出手机短讯给其秘书,表达强烈的不满。

马华沙巴实必丹区会主席苏诗登发出短讯给翁诗杰政治秘书林圣财,要求后者转告翁诗杰,并叮嘱翁诗杰不要做的太「绝」。

短讯中表示,在被要求召见之际,向他们自称政治流氓,过后又把他们赶出去,简直是污辱其人格,一点尊老敬贤的道德都看不见,更觉得马华无前途可言。

据悉,相关手机短讯较后流传出去,并广泛发至马华基层领袖,连部长级领袖都接获相关短讯。

「假如没有召见,别人之说我们还不大相信,事情发生了才知道你(翁诗杰)的真面目,原来(所指)正确。」

《辣手杂志》致电苏诗登求证时,苏诗登表示,他的确发出相关手机短讯。

「当时,总会长召见5个来自内陆省的区会主席,我们当时都不懂所为何事,只是他的秘书转告,他要见我们。」

苏诗登表示,他们在总会长入住的酒店大堂等待,较后由兵南邦区会主席江承俊引见,并与翁诗杰见面。

「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历届总会长召见我们,向来都很和气的,但这次却不是。翁诗杰表明要对付『老二』(蔡细历),我们反问他,他却反骂我们,最后还把我们赶出去。」

他说,翁诗杰向来都没有与他们联络,这次会面,却是不欢而散,而翁诗杰的态度,更让他们觉得不被尊重。

卫生部长廖中来真的要准备下台了

我看卫生部长廖中来真的要准备下台了!@@!!
到底他是控制H1N1还是促进扩散????为什么病例越来越多????
搞得人心惶惶。要接翁诗杰的为啊??这种效率等久久啦。

拉曼大学既然也成为疫区,搞什么鬼哦?????????

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真的不知道

近来马华传言满天飞,什么传言都有。有人传蔡锐明加入公正党是为了阻止蔡细历在被翁诗杰开除后寻找第二个春天,有人传蔡细历要跳槽行动党,有人传有人要开特大倒翁,到底孰真孰假都没有人证实。

有人传张庆信捐给马华一千万,这几个星期有很多人问我,到底张庆信是不是给了马华总会长一千万令吉作为捐献给马华的经费。还有几个人到今天还向我追问,到底张庆信有没有捐给马华一千万,他们说马华的财政报告没有这笔帐。

其实,我真的很抱歉,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张庆信有没有给过一千万,我希望在网上有任何知道详情的朋友尤其是翁大英雄身边的正义之士能挺身而出向大家解释清楚。如果可以也请翁大英雄能告诉人民,到底他有没有收到一千万。

最后,希望有人能让我知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好让一切水落石出。

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马华大团结

挚诚恭贺马华公会在拿督斯里翁诗杰总会长的英明领导下终于向华社展现大团结。

今天马华全体正副部长在没有被逼迫也毫无遭总会长施压的情况下,自愿自动自发 发表联合声明全力支持总会长领导。他们愿意支持总会长领导处理巴生自贸区并且和总会长肩并肩。肩并肩干嘛呢?应该是共同对抗恐吓总会长的黑帮,如果黑帮要打总会长,他们十位正副部长应该是愿意为总会长挡拳头还是告诉黑帮打总会长一拳,他们也愿意挨一拳?


这份联合声明来得突然也深具意义因为,正副部长明确表明支持翁总的英明领导并反对罢免翁总。慢着。。。有人说要罢免翁总吗???嗯。。。这个问题很深,还是别想啦!反正马华大团结就好。另外,正副部长也深惧大家不清楚翁总获得正副部长的支持在声明中更是描述总会长的伟绩“总会长不仅吹起党内的改革号角,更致力地走在改革的最前端,无怨无悔地为党员和人民服务。 总会长已多次身体力行,体现如何无私的放下个人议程,带领马华攀山涉水和越过荆棘。”这几句真是令人感动,这里一定要向翁总致敬。

在处理巴生自贸区事件上,可怜的翁总受到十面埋伏却只能把苦往心里吞,被恐吓也只好放在心里真是一等一的好老总。受到各方的压力,总会长担心人民为他担心所以没有把实况告诉人民;总会长也担心警方工作繁重,就算遭受恐吓也只好躲在房里担惊受怕。这种体恤百姓,造福万民的总会长去哪里找?所以大家尤其是马华党员记得记得一定要记得不可以罢免翁诗杰。

看到今天马华大团结的声明希望大家不要再存有猜疑更不要对这个非常寻常的声明感到好奇也不要怀疑这是总会长自编自演。大家也不要问说正副部长有没有在声明上签名,更别问他们有没有被逼签署声明。大家一定要记得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马华大团结了!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巴生自贸区议题 马华全体正副部长罕见联合声明挺翁

(吉隆坡23日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课题爆发至今,已经有一阵不短的时日,而这其中的一个焦点人物是交通部长翁诗杰。今日,全体马华10位正副部长罕见的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矢言和翁诗杰共赴时艰,并全力支持翁诗杰总会长的领导。
该声明指出,他们极度关注翁诗杰处理自贸区课题以来,在报章和媒体报导所面对的严峻挑战。他们认同翁诗杰的立场,那既是政府和人民仍等待自贸区的合理解决方案的同时,必须保护和维持公众利益。


翁诗杰在上周四(7月16日)接受了《星洲日报》的专访,针对日前闹得满城风雨的巴生自贸区(PKFZ)报告,他说:“我一路走来,今天做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按照程序,我做这一切,不是为了讨好权贵,也不借外力来巩固领导地位。只相信应让这个事件水落石出,找出真相,寻找解决之道,然后才能让PKFZ摆脱阴影。”

翁诗杰在专访中也揭露,曾有几股势力串联起来,千方百计组织他把普华永道(PWC)针对PKFZ所做的稽查报告公诸于世,并受到人身安全恐慌。他说,这几股势力包括涉案人本身、与涉案人所串联的政商联合力量,以及执政集团里的若干人士。

翁诗杰披露,PKFZ这件事牵动了马华党内政治神经,政商力量藉机深入党内,甚至扬言将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他绊倒为止。然而他认为,公布报告最大的考验是在内阁,解密的问题,在内阁面对最多阻力。

以下为马华正副部长声明全文:
我们,马华全体正副部长,极度关注我党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处理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课题以来,在报章和媒体报导所面对的严峻挑战。

我们,矢言共赴时艰,团结一致,全力支持拿督斯里翁诗杰总会长的领导。
如今,政府和人民仍等待巴生自贸区的合理解决方案,我们认同我党总会长立场,即必须保护和维持公众利益。我们强力谴责那些制造问题、作出恐吓、隐瞒真相及误导公众的相关人士。

马华目前正面对艰难而漫长的历程,我们必须极力挽回声誉,以及赢回华社及全体马来西亚人民的支持。

我们需要可靠及具有道德价值观的领袖,以打造一个现代化,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及重新出发的马华,进一步支持和巩固国阵。

显而易见,拿督斯里翁诗杰是肩负此重任的明确选择。

总会长不仅吹起党内的改革号角,更致力地走在改革的最前端,无怨无悔地为党员和人民服务。

总会长已多次身体力行,体现如何无私的放下个人议程,带领马华攀山涉水和越过荆棘。

我们强力支持总会长履行我党党章所赋予的使命,始终坚定不移地积极处理国家和党务,以及勇敢的表达党的立场。

我们保证与总会长肩并肩,共同努力,为党奋斗。我们也将团结一致,成为国阵最值得信赖的政治伙伴,共同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国家作出贡献。

马华正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 拿督斯里廖中莱 拿督斯里黄燕燕医生
马华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上议员 拿督威拉曹志雄
拿督李志亮 王赛芝上议员 何国忠博士 黄日升 联启

这个联合声明说明翁诗杰一夜之间整合了马华,他们很怕自己总会长的清白没人知道就为他宣传。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一群青少年聊起政治时

打从我来到西马升学,我就发现一个现象,当我们一群青少年聊起政治时,几乎全部人都倒向反对党,国阵政府的腐败臭名已经深入民心,根深蒂固在年轻人的心中。

当时,我天真的以为这里青少年的公民意识很高,过后,我问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时,他们的答案既然是“我们国家的政府一定是为自己多过为人民”。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晕倒,原来是国阵的臭名已经入心入肺再入骨了。从这件事上,我得到两个假定:
一,反对党的宣传功力一流
二,国阵政府烂的功力一流


今天,我证实了这两个假定。青少年往往随着反对党的喧哗而起舞甚至不惜参与没有准证的非法集会来宣泄不满,可是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反吗?
还记得不久前,我问一位怡保的朋友为什么你们要还政于民?
他答我,因为国阵强了我们选择的政权。
我再问他,不是反对党自己人闹分裂推出后支持国阵吗?
他的回答是,有这样的事吗?倪可汉没有讲哦!
又是差点晕倒!


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例子,我并不是说还政于民不对或者批评民联政府的做法,我只是要反映这种为支持而支持的现象。反对党宣传的功力比基督教牧师传教的功力还要深厚,青少年已经以民联马首是瞻甚至还有一部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对,为什么支持。这种现象是极为不健康的现象,因为这让那些精于“哗众取宠”的政客捡到便宜。当年国民党总统大选是败在“两个子弹”吗?不,他是败在晓得哗众取宠的民进党!

青少年关心政治是好事,可是我认为大家不应该盲从甚至还为自己支持的对象寻找借口。就像我在上几个星期发博文写到“林冠英必须公布豪宅租约”,既然有位博友回复我说“这是人家免费让首席部长住,而没有租约”,我看了真是啼笑皆非,你用不着支持林冠英到他没有说的话也帮他说吧?

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是100%中立,对于自己熟络的人物会有部分偏袒或偏见都是正常的,只不过很多青少年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也出现“偏见”和“偏袒”的现象。这方面,我认为所谓的八大华青应该着手去提高人民的公民意识,这不是志在帮助国阵或民联,这只是让青少年的思维素质提升进而拥有自己独立的判断空间而不是盲从。希望青体部在往后的日子能加紧协助青年组织筹办这类型活动让青少年能理智的判断眼前的是非黑白。

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赵明福事件疑点重重,为了避免官官相互的局面以及平息,民联的喧哗,今天的内阁会议,相信纳吉会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换明福一个公道,还民众一个真相。

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有人趁机搏乱 赵明福事件 便宜了某高官?

转载自《风云时报》:

反贪污委员会这一次真是惹蚁上身,原本要“调查”雪州民联議员分配撥款是否涉及贪污的案件,应该就此暂时打住了.
发生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政治秘书赵明福,遭带走问话后離奇墜楼死亡事件前,反贪污委员会还很大声地说,因为接到投报,因此要调查雪州民联36名议员,而且还大大声地反驳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的指责,指反贪会只调查华裔议员.因为根据也是巫统喉舌的一家英文报报道,反贪会说郭素沁把事件种族化,因为反贪会还会调查巫裔州议员和州行政议员.
不过,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发生这么大镬的人命案件后,这下子反贪会应该不敢这么嚣张和张扬调查民联州议员.
谁的反应最激烈、最出位、动作最大?
举凡只要有发生事情,精明的政客就懂得混水摸鱼,尤其是要趁机搏乱,懂得民联利用混乱局势,谋取自己最有利的形势.
那么,谁是最可能的得利者呢?
据了解民联內部形势的人说,你看谁在赵明福事件中,反应最激烈、最出位、动作最大,就是这个人了.
这个人,不是欧阳捍华,虽然不幸死亡的人,是他的政治秘书,也是他的朋友.这个人,也不是雪州大臣卡立,虽然他是反贪会釘上的人,那几头牛的案子还沒结束.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据这位仁兄说,最近谁最可能被警察和反贪会钉得紧紧?
黑道前呼后拥 完全不避嫌
他说,最近黃朱强不是爆出有一位雪州的高官,而且是行政议员级的高官,借出他的办公室让捞偏的大哥使用,当做是开会的地点.又据消息灵通的人说,这位高官跟捞偏大哥來往频密,出入不但有多位大汉开道,前呼后拥,十分神氣,而且出席宴会饭局也都带着这一批人赴宴,更不避嫌的公开和“大哥”与“小弟”同桌吃肉骨茶,十分亲热.
据说,有人看不过眼,去劝了高官几句,结果高官的回应是,我怎能阻止人家來跟我同桌吃肉骨茶?
要知道,如果民联高官跟捞偏大哥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那么最怕的就是号称国阵打手的警察和反贪会介入调查.不过,如今形势变了,因为雪州政府刚刚宣布,从今天起不允许反贪会在州政府大厦之外的地方,向民联政府的议员和助理调查和问话.
这么一來,跟捞偏大哥關係亲密的高官也不怕了,因为人最怕的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那么,这一位被黃朱强指责的高官,是不是真有其人呢?
这位消息人士还是那句话,你看谁在赵明福事件中,反应最激烈、最出位、动作最大,就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人了.

可能性不止一个

赵明福的不幸,我认为大家应该要求警方给人民一个交待,为什么在马来西亚这个法治之区发生这种离谱的事件?我听见这个消息时感到非常悲哀,经过几天思想的沉淀,我发现这个案子有许多可疑之处。
首先是,为什么雪兰莪反贪污局没有安装闭路电视?一个国家重要的执法机构连这种基本的设备都没有,那间办公室能用吗?关于这一点,我们不需要证实明福的死和反贪局是否有关,反贪局就必须向全国人民道歉,因为这已经严重托缓调查进度也为大家找寻真相带来难度。就算反贪污局没有闭路电视,该大厦应该有吧?为什么今天没有人公开这个闭路电视呢?
据反贪污局的说法,明福已经被释放了,按照逻辑,反贪局应该已经归还手机了啊,可是反应敏捷的雪州行政议员报警说明福的皮包的手机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文华也透露反贪局官员的盘问手法极度残暴甚至对生理和心理进行虐待,这一点反贪污局请向人民交代清楚!如果真有此事,请向大家道歉并且希望反贪局不要成为暴力场所!综合上述的疑点,我们有理由怀疑明福是因为在盘问的过程中被“不小心”推下楼致死。
我觉得,我们也不可以一口咬定第一个可能性成立,因为没有人可以证实明福是从反贪局的办公室坠下。所以,警方也必须调查清楚明福的死和反贪局调查的弊案是否有关。反贪污局会不会想利用明福为证人指证涉案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反贪污局不可能会杀死明福,反而涉案者会杀人灭口。所以,我们必须要求黄朱强告诉大家,到底哪一位行政议员涉及黑帮!为了公平起见,警方也必须从这方面着手调查。
坦白说,行动党在这件事情上也必须负上少许责任,因为贵党行政议员的政治秘书被要求到反贪局问话,为什么没有让律师陪同或让律师等待完成问话呢?希望行动党的支持者不要逃避这个事实,因为当贵党其他领袖被请去执法单位问话时,大批的支持者都会在外等候,现在请一个律师陪同以确保人身安全都没有做到,真的必须负上少许责任。
最后,我认为反贪污局的所有执法人员还有大厦所有相关人士必须被请去协助调查以外,黄朱强及所有雪兰莪行政议员都必须极力配合警方的调查行动以其让明福沉冤得雪。更重要的是,请反贪污局局长不要发表类似“无须负责”的言论,否则祝你乌纱不保!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请当局交代!

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豆蔻村事件的真相

转载:小兵论政

这篇文章其实不想写,因为我知道就算解释了也会被歪曲,所以不写也罢。只可惜有太多人想知道,也有部落客故意放话,说我们在这个课题上当逃兵。为了让大家有一些概念,所以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喜欢歪曲事实,不愿意相信事实的读者而写,这是为了想知道真相的选民而写。我相信很多人不相信,那么我建议你们去看火箭报,火箭报所讲的你们就一定会相信。豆蔻村的拥有权属于州政府,详细的资料自己去找,可以到土地局或是任何你觉得能够提供资料的部门,但是,千万别去火箭党所,因为他们也不知情。首长说不知情,但是我相信州行政议会有记录,我不知道为何他找不到,可能是他看不懂,或者是装作看不懂。其实,每天都高喊CAT的林冠英只要declassify 前朝政府当时的会议记录,一切便可真相大白,但是为什么他不这么做呢?联邦政府要从建位于莱特街的槟州高等法庭,于此同时,他们也要兴建一座七层楼高的停车场,但是,基于法庭建筑是属于A CLASS古迹,建筑物有高度的限制,所以州政府不允许中央政府原地兴建高楼。最后,州政府只好把属于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的一块地皮交给联邦政府建兴建一栋7层楼新法庭大厦及3层楼的附加建筑。这块地皮就在槟州大会堂旁边,高庭的对面。基于这个原因,州政府就考虑把豆蔻村这块地皮拨给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作为交换的条件。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决定把此地卖给了Nusmetro Venture私人有限公司也就是发展商。州政府当时邀请专家来评估此地皮的价值,过后,以半价卖给了发展商,而不是所传的低于市价75%。州政府以半价售出是因为州政府考虑到此地皮上住着一群贫民,要这群居民搬迁,政府首相必需考虑到他们以后的住处。于是,政府与发展商谈判谈条件,政府要求发展商必需根据州政府的要求作出搬迁的赔偿。 这个赔偿内容包括了赔偿居民一间价值60-70千马币的组屋,组屋建成之前的住处等。详细内容可以参考行政议会记录,但是你们更本没有机会,因为林冠英不会允许。他会告诉你们内容,但是内容是否有出入只有他知道。虽然如此,州政府却没有马上批准这个计划,这个计划一共拖了两年,因为政府必需确保当地人民得到公平的对待。当时,州政府还指示两位资深行政议员去处理这件事情。州政府多次与居民对谈,这项交易没有正式的完成,一直到大选之前,火箭的卡巴星以及当时的候选人雷也一起去见选民,并答应一旦他们中选当政府,他们绝对会帮忙当地选民继续在当地居住,不必迁离。接下来就是308大选。再接下来是民联政府执政时期,有关土地在民联上台执政后的3月27日,被转入槟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名下,准备作为兴建高楼综合计划的用途。这说明前朝政府并没有正式批准此工程,虽然说州政府与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交换土地,但是土地却在民联执政后才转换的。豆蔻村的问题关键在于,当时的火箭党的国州候选人在308大选竞选时向豆蔻村村民承诺,若他们执政,村民便不需搬迁。现在他们当选了,却无法实现大选时的承诺,并开始把村民当球来踢,所以才会引发今天的事件。过后又习惯性的使出障眼法,将责任推卸给前朝政府。

P/S: 从这件事情上让我更加佩服我们的首长林冠英先生,他推卸责任,为了掩饰自己的谎言与无能,他制造假象来抹黑前朝政府,他非常慈悲,以一贯的作风,把前朝的功劳归功自己,把自己的过错往前朝推,他煽动人民,希望人民的怒气以及怨恨往民政党的身上泄以便人民更加憎恨民政党,希望民政党永不翻身,这样一来,没有人能够监督他,他就能够为所欲为。

基尔千万宫殿vs冠英百万豪宅

基尔的千万宫殿事件爆发后,许多人都争相评论甚至炮轰他要求他给予解释。而他也公开的说那间房子是透过银行购买的,千万令吉本来就子虚乌有,他说只是贷款350万,然后装修50万。
当然,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不重要,因为我们要看到的是证据。另一边厢,我认为大家炮轰基尔的同时也应该同样要求林冠英对他的百万洋房作出解释。虽然数目没有基尔的庞大,可是不能有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态,大家应该一视同仁的要求当事人公布买卖合约及土地局登记的姓名。我觉得一些说别人有双重标准的人拥有的标准非常奇特,他们可以把基尔轰得体无完肤,在林冠英的课题上却可以为他辩护,一些林冠英没说的,他们都可以帮他说。
无论是国阵或民联都不应该有炒作课题的心态,身为当事人应该及时将一切相关文件公开以证清白,这样就不会让那些炒作课题的政客得逞。现在林冠英应该就透明化身体力行,出示文件清楚的告诉人民,你的洋房是买的还是租的?清楚的让人民知道,若是买的是从哪一家银行贷款?偿还期多长?高度强调透明化的林冠英先生,肯定不会拒绝吧?
基尔也应该出示买卖合约向大家证明只花了350万购买而不是行动党议员所谓的千万豪宅。老是说自己被冤枉,就应该出示文件让大家心服口服让大家来为你责备这些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的政客。
巧合的是这两个案件同时发生,希望大家在要求基尔道明真相之时,也不可以忽略对林冠英首长的透明化政策。

2009年7月7日星期二

基尔的千万豪宅

继林冠英洋房事件后,雪兰莪前任州务大臣基尔也被揭发盖了一座“千万皇宫”。虽然过后,他宣称只是用了350万贷款购买,可是值得怀疑的是,州务大臣到底月入多少?
若不包括利息,350万以30年还清来说每个月大概要付9千7百令吉,若是加了利息每个月要支付超过1万令吉,试问州务大臣的薪金能负担吗?无论如何我希望基尔能公布自己的财产以示清白更希望他能带媒体进去参观证明千万豪宅子虚乌有。
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好的请基尔出示买卖合约及一切相关文件来证明行动党凭空捏造污蔑基尔。最后,请基尔给人民一个交待!

想对林吉祥先生了解的五个问题

林吉祥先生这么喜欢问问题,那么容许小弟在这里恳请林大议员为小弟解答以下几个问题,来向人民凸显,民联要成为廉洁、透明和公正政府的决心。
1, 请问为何高度强调透明化的民联政府却封锁该间的一切资料不让人民知道该房子的屋主姓名?购入后属于谁的物业?
2, 请问该间洋房购入的价格是多少?根据估价市值是200万令吉,是否真有此事?
3, 普遍是普遍来说银行只接受月收入三分之一来作为每期的贷款偿还费,所以粗略只是粗略估计林冠英首长最高的贷款数额也只有120万,那么请问林吉祥先生令郎的首期约80万令吉是从哪里来?是担任首长15个月来,每个月约5万令吉的积蓄吗?
4, 请问林吉祥先生,令郎的新洋房,若有贷款是从哪一家银行进行贷款呢?贷款数额多少?每个月得付多少钱?
5, 强调廉洁、透明和公正,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证明清白?为何不愿公告天下证实含冤?
当别人面对嫌疑之时,林吉祥总是爱提出问题要别人解答。我想林先生应该回答这些问题让大家对他心服口服。

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民联布城的梦,这么近也这么远

槟城州政府算是民联执政的几个州当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州,可是最近迁入新居和豆蔻村事件真的把槟城首长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林吉祥常常看到别人的大屋抑或稍有可以的资产都会要求反贪污局介入调查甚至在报纸上炮轰并要求给予解释。这次传闻中他的爱子担任首席部长短短一年期间便可以花数十万令吉装修新居,甚至还有传闻他是以约两百万令吉购入该独立式洋房,试问为何林吉祥没要求儿子向人民解释清楚,到底钱从哪里来?林吉祥喜欢要求别人透明话资产之时,强调自己是以“CAT方针”执政的廉洁首长林冠英是否更应该以身作者,清楚的向人民交代呢?如果是贷款获得的,是否应该学习雪兰莪政府公布财产呢?你是第一个谈廉洁、公正、透明的州政府,为什么自己都做不到?
话说回头,当林冠英刚上任槟城首席部长时,他说官邸只需要花3万令吉就可以完成修补,那么如今为何又说官邸已成危楼呢?当国阵政府说得话30万进行维修之时,你却说国阵浪费公款,今天事实是否证明你在误导人民呢?首长官邸本来就是公家产业,若有认为损坏就应该维修,这是应该花的钱而不是浪费。其实,身为一个好的领袖,不需要误导人民来抬高自己,所以林冠英的素质真的有待改进。
当初拍着胸口保证会处理豆蔻村事件,答应人民将妥善处理并捍卫人民的权益,今天呢?兴权会领袖要晋见首长都被拒绝。今天,兴权会不如以往般支持民联其实是有原因的,他们之前猛轰三美爷爷是因为他们被三美爷爷欺骗,同样的民联政府当初无法解决豆蔻村事件就不应该拍胸口答应。日后,若兴权会回到国阵的怀抱,希望民联政府会记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不是怪国阵用政治力量渗透。
无可否认,豆蔻村事件是因为前朝政府引起,然而根据许子根说法他们有自己一套的解决方法,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因为反正他都做不到了,也没必要评论。今天,州政府是民联,民联也拍胸口保证会给人民一个交待,可是,为什么你又把球丢给国阵呢?你许下了承诺,却要国阵为你完成再把功劳归给你,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首席部长,如果我没有猜错,若是国阵拒绝,你肯定向人民说“国阵不愿配合,民联无能为力”来误导人民国阵罔顾人民意愿。不过,希望人民雪亮的眼睛看清楚所谓“CAT”政府是一个声音最嘹亮,但遇到困难时就推卸责任的政府。
槟城是民联执政州之中表现最好的一州,可是能力也不过如此,我想若是民联再不实事求是,还是靠炒作课题维持,近在眼前的布城将与民联渐行渐远。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无题

今天,我看见凌国文的评论,有些感触也有话要说。从我第一次回复彭雪琴在《当今大马》的文章开始,大家就把我定位成张庆信的“保镖”。到今天,我已经习惯了,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甚至在某个部落格还有位超级无聊的匿名者说张庆信是我姐夫真是让我啼笑皆非。
其实,在部落格写文章就是要放出你的声音让大家知道你的意见。每一个部落客也都有自己应该做得事,比如现阶段凌国文必须为他家乡的山埃采金写博、振国就对国家各项政策提出评论、波力在某个时候就要给马华领袖进谏等等。这一切不是别人分给你的工作,你也没有薪水,只是大家认为有必要让公众了解知道,就写出来,这些不是别人认为你应该做得事而是你自己要自己做得事。同样的,我认识张庆信也觉得有必要让民众给了解一个关于他的课题。评论前,先了解双方的说法本来就应该啊。
就说这次自贸区的课题,沸沸扬扬到今天,很多人还是留恋在林吉祥口中的125亿令吉、每平方土地3令吉买进25令吉卖出、工程没公开招标等等。可是,承包商公司已经在报章上清楚交代了125亿令吉是2051年可能发生的事也是因为港务局没进行招商导致、当时市价是10令吉,填土和基建的建造费加起来是21令吉再让港务局分期付款就25令吉等等。这一切都没有多少人真正对两面说辞进行判断,那么既然我知道有这一回事,我本来就应该把这一切写出来。
很多人都有自己比较熟悉的政治人物,你当然也会对他比较了解也有比较多关于他想法的资讯,若你也对他的看法表示认同你就会写些文章维护他,很正常不是吗?在网络的圈子里就是有些人麻木的拥有先入为主的概念,在没判断事情前就直接说你错并人身攻击或在课题争论不如你之时也毫无风度的利用污秽的词语对你攻击。这一年来,我看的太多这样的事,尤其是为国阵说话,难免引起白眼。若是责备国阵就算错漏百出也未必受到评论。不过,这也难怪,我来到西马一年多,也清楚的感受的西马某些国阵领袖的服务态度不能让大家认同。
今天,我就是维护张庆信又如何?若是我在没办法在课题上对大家的问题反驳又死命维护他,那么大家可以说我麻木。可是,今时今日,我何时不接受他人看法呢?往往都是一些人在课题上无法站稳立场就用这一点来攻击我,哗众取宠。各位,我也一直强调若是你们对自贸区有任何意见我都欢迎交流,若说的有理自然会被接受,我更没有以“没有证据”来回应自贸区课题。可悲的是,真正交流的没有几个,搞破坏的就很多。
希望往后的日子,部落格可以成为健康的意见交流平台而非谩骂场所。

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

没胆就不要自夸自大



有位“才高八斗”的政治“诗人”郑云城先生http://politicalpoems.blogspot.com/ 十分有趣,既然不敢把我的评论写出来,反而说我:
“Badman,你厚颜无耻的狡辩的证据,我已经收集够了,读者自会论断。
其他的狡辩你收起来自己拿来抹屁股吧!不需要再贴上来了”
没关系,无论我的说法是否正确,我都希望拿给大家看,他不让我在他的部落格贴,我就在我自己的部落格公开。
话说。。。。
他写了:
“既然自贸区无法证明整个自贸区工程是公开投标的,他就是丑闻。既然整个工程让人民亏损整百亿,又是Audited的,他就是丑闻。

是不是丑闻已经不需要我证明,政府的报告书已经证明了,现在是等政府进一步采取行动了。最好是修改法令把涉及者都枪毙了吧!

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不表示自贸区不是丑闻,只能表示政府姑息养奸,下一回大选麻烦投反对党,我们一起把政府换掉。”

我回了:
“是工程让人民亏损还是港务局没有进行招商活动让人民亏损呢?请不要将行政上的不足归咎到工程。而稽查报告中所提出的125亿令吉也只是“假设”。你没详阅吗?还是你就是要蓄意误导?

人民现在亏了125亿吗?若你是为了人民和国家好,就应该多收集一些资料,看看如何改变港务局的行政及自贸区的运作,好让自贸区能成功被发展,让人民受惠。

政府的报告已经证明了丑闻?我很好奇,当承包商在各大中、英文报刊登回应之时,你是否有比较和判断呢?身为评论员本来就应该了解双方的说辞才可以批评,不是吗?

再来,工程没有公开招标就是丑闻吗?那么你的女儿没有公开招亲就结婚,不也就是丑闻?那么天下丑闻何其多,丑闻不就变成中性形容词了?”

他又回复了:
实在对不起了,坏人,不管你如何狡辩,你还是被大家围剿了。

继续做你的坏人吧!难道你还以为你的狡辩可以说服我修改我的诗句?或者认为可以改变大家的印象认为这些涉及者都是大好人一个?

我小小一个政治诗网页,何劳你这“有为青年”大驾垂青呢?去吧!去发挥你更大的影响力,让马来西亚大大小小的媒体改变观念。

不公开招标的大工程绝对不是问题,这个观念非常新鲜,非常有创见,值得你全国走透透去发扬呢!
最后我回复了一下这一段,可是云城诗人说我狡辩不要登出来而且要让读者评价,既然要让读者评价,为什么不要登呢?
我写了:
“请不要制造我被匿名围剿的假象,我认为谁是谁非,大家自由公断。我从来没有认为“不公开招标的大工程不是问题”我只是认为不能这么武断应该多了解清楚才下判断。
云城兄,我期待你对我提出的愚见提出反驳,为什么你一个都没有反驳呢?然而唯一的回应还是扭曲我的言论后才有的呢?“
以上的语句可能会有些改变,但是大体的意思都一样。试问,我在狡辩吗?我对他判断事情提出质疑何错之有?难道一个已经买入中年的成熟诗人,不能接受别人的疑问吗?或许我的语句不太客气,可是云城诗人的回复简直就是欠缺涵养!既然不敢登出我的评论就请你不要那么大声说让读者自己判断!


我愿意任何人质疑自贸区并用善意的语气提出交流。。。若不针对课题发表意见,请恕在下不给于回复。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巴生自贸区稽查报告明天下午公布

巴生自贸区稽查报告在千呼万唤之下,交通部长终于宣布明天下午李华民主席将召开记者会公布报告。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华人抬头了!首相刚刚说要收集几项自资料后才能公布,我们马华的总会长却说内阁批准公布,这表示翁诗杰大人比首相更有份量,大家应该给予掌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翁大人违逆首相之意、妄用内阁之名后官运亨通。。。。

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细历受委后,诗杰怎么办?

首先恭喜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受委为国阵的总协调更肩负这夺回民联州属的重任,希望他不负所托,为民谋福。
另外,小弟更要恭喜他得一好兄弟两次为兄弟而唔首相并极力推荐出任此职。话说回头,为什么这次翁大才子会力争此职于蔡细历医生呢?若是小弟没记错,翁诗杰曾大力抨击道德污点的政客、占领柔佛、边缘化马华老二、封杀政府政策监督局等等,这一切不都是在针对蔡细历医生吗?一会儿阻扰蔡细历的政治发展,一会儿又把他带回高峰,这种高深莫测的策略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或许我们都误会翁诗杰了,或许是“诗杰欲降大任予细历也,必先劳其筋骨……空乏其身”?
不过,也有可能是细历和首相之间越过总会长进行商议后的结果,然后,翁总因为面子问题才有此言论。可是,我们应该怎样判断呢?
其实不难,为表诚意只要将柔佛州联委会主席之职交予蔡细历让他重担此重任以保马华此堡垒稳如泰山。更重要的是用行动向大家证明,你是最大方、高尚、伟大的马华一代清流兼不恋权之总会长。
若翁总果真如此劳心劳力的磨练蔡细历医生就烦请翁总在功成身退之后,返回雪兰莪重掌州元帅之大任并在下届大选夺回州政权。身为雪州马华仅剩的硕果,岂能弃雪兰莪马华而不顾呢?还是,翁总能力有限只能窝在国阵堡垒当温室小花而胆怯面对民联千军万马呢?
据悉,翁总掌交通部多时仍毫无表现,或许因为磨练蔡细历的缘故而无暇处理部门事务,若真如此用心良苦应给予掌声,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请翁部长用行动证明,马上对自贸港进行招商吸引外资并提高就业机会让国民在这经济低迷的同时也可以获得就业机会。小弟更希望翁部长不要以经济低迷为难以招商之由,因为雪兰莪和槟城州政府都到国外引入大量外资。
你们觉得翁总能做到上述党、政各一项的工作吗?
坦白说,当他说蔡细历是他两次会晤首相推荐之时,小弟就对他“不要脸神功”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也像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给翁诗杰部长的公开信

马来西亚联邦交通部长
马华总会长
拿督斯里翁诗杰

您上任交通部长应该超过一年了吧?回顾过去一年,我想大家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以下三件事:

一, 当你新官上任交通部长之时即刻承诺百日内公布巴生自贸区的报告,结果一年都过去了,我们还看不见你的“报告”。先是说文件需要解密所以耽误了,答应了新的一个期限,又说需要法律咨询再次延误了,拿督斯里,难道你不知道公布报告要经过这些程序吗?拜托,不知道怎麽可以随便承诺呢?你什么事情都只会讲,不会做!先是说“拉务廉价机场,你敢宣布就不是空谈”,结果,又是空谈。身为一位内阁部长,怎么可以说大话呢?
二, 在你担任交通部长期间,请问您干了什么大事迹吗?就说万众瞩目的巴生自贸港好了,这是交通部的计划,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在国外邀请投资家前来进行投资呢?你也会说自贸区才用了20%左右,那么你为什么没有认真的想办法把你部门的这项计划加以推广呢?你组团到中国进行访问,为什么没有吸引当地的投资家前来投资呢?身为交通部长,什么都没做,每天让反对党炮轰得一无是处的巴生自贸港,你也不去发挥其潜能为国阵翻盘,真的发现你的政治智慧属于弱智!
三, 党选过后,你每天针对蔡细历,搞分裂!我实在不了解,为什么有这么“有前途”的总会长,现在马华面临四面楚歌,而你又搞分裂。把老二排挤在外不让他发挥,更严重不尊敬基层说“我不需要像全世界交代”还炫耀说“这是我的权利”,我对你那“高上”的品德感到不敢恭维!
我觉得未来国家华裔的未来着想,会说大话、又不做事、又搞分裂又很嚣张的你还是早点辞职算了,别坏了我们的前程啊!

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请拿督翁诗杰救救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 欢迎各位rahman kia 进来讨论)

请拿督翁诗杰救救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我们已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4 天, 22 小时 之前 拉曼大学废除重考制度,剥夺学生权利!!至尊贵的拿督翁诗杰:我们是最后一批在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这个学期里我们很惊讶的发现这里的考试制度很大的改变和偏差。拉曼大学无论在管理或制度方面都有很大的问题。一直以来,学生必须经过许多���门和程序才能清楚地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是因为拉曼大学根本没有一个良好又有秩序的管理系统,导致每个部门都不清楚实在的状况,一旦有状况发生,他们就会发挥拉曼大学的管理���旨-推卸责任。自从拉曼大学管理层决定废除学生重考资格后,这个消息一直都停留于高层,完全没有对外尤其是学生作出一个慎重的宣布或贴告示与布告栏上。布告栏上贴的永远是提醒学生缴付学费或重���费的通告,大学负责人却强词夺理,坚决说其告示早已宣布与大学网页内,但经过我考察后发现学生们是必须深入探讨rules & regulation 的范围才能得知其消息。感觉他们的方式像在做偷鸡摸狗。试问哪个学生会闲着无事,每天都去查大学的rules & regulation 呢?这显然是拉曼大学方面疏忽于发文告或通告信的过失,却还怪罪于学生没有自动自发的去查询。另外,当我们登入拉曼大学生深造时,是被通知有重考(resit)的资格。可是,还不到一年,拉曼大学重考(resit) 资格就无缘无故被废除了。更令人震惊的是,学校的高层也是在上学期考试成绩放榜后才得知,却也说不出其原因,很显然这是个鲁莽又苍促的决定,也没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到底废除重���是真的为了学生着想,或者只被拉曼大学视为一个可以赚大钱的商机?因为学生一旦重修(repeat),就必须缴付高达 RM780的学费,然而重考(resit) 只需RM100的考试费。尽管学生只有一科不及格,就必须重修(repeat)!!!这不是一种既浪费金钱和时间的事吗?重修(repeat)代表学生必须重新上课,考试中试(mid-term)和交作业(assignment) ,除此之外,一旦万一不小心,无意要不及格的我们双溪龙拉曼大学学生必须重修将要驾车或搭巴士到金宝(kampar)拉曼大学重修(repeat) 那唯一不及格科目的课,请问那不更浪费学生的时间精神赶北南下一星期来回多趟,甚至更严重的我们必须等到毕业后才能回到拉曼大学重修那不及格的科目,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和其他朋友���同的毕业,不能用拉曼大学的文凭去寻找工作。为什么辛苦的是这里的学生,意味着我们是双溪龙的分院最后一批学生就可以这样剥夺我们一切吗?就只因为拉曼大学想用这一种方式赚钱���学生就任得拉曼大学摆布和利用吗?更令人气愤的是,我们的senior从他们进入拉曼大学就读到现在一直享有补考(supplementary paper exam)的权利。也就是说,一旦他们不及格,就可以在考试后的两个星期进行一次的考试。而我们呢?不但没有补考,就连重考(resit) 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如果拉曼大学要废除重考为何不把补考一并废除呢?是不是因为不考让拉曼大学赚了不少吗?(因为每次补考必须缴付RM200,重考只需 RM100)我想只有拉曼大学高层和讲师们才知道背后的答案和目的了。另一重点是,废除重考史上学期成绩放榜后才决定的,原因是太多人不及格了,这是什么烂理由?根本是一种先斩后奏的行为!考试制度时说改就改,不必经过商讨和观察的吗?太马虎了吧���难道把一件那么有声誉大学把这些当儿戏吗?拉曼大学自古以来就是欠缺一个完善而且有效率的制度。这有个实在的个案:为何从拉曼学院转入金宝拉曼大学的学生可割免修读两科科目在第一学期;而同样从拉曼学院转入双溪龙拉曼大���的学生都必须报读全科及缴付额外RM 1740的两科科目学费,他们只说只因不能获得任何割免,至于这方面,拉曼大学还欠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一直纠缠着我们这最后一批双溪龙大学的学生问题就是是否拉曼管理层要我们今年里搬迁但金宝拉曼大学的问题了,许许多多学生都很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因为担心去到金宝拉曼大���回不习惯,而是我们学生要与宿舍的屋主继续签约租下屋子的问题,许多学生现在面对被屋主的施压要我们这个月里决定是否要租下,一旦我们现在签下一年合约,我们必须缴付担保金大���(RM2000)对身为学生的我们如雪上加霜,可能还面对无屋住的情况了。如果双溪龙拉曼大学在今年内搬迁,我们就不可拿回那笔担保金!许许多多学生陆陆续续的去询问但是还不能得到结果,要我们左等右等还是没结果,其实一切的决定还是校方的高层了。校方的高层了可以给个答案我们吗?可以不要再寻寻匿匿了。以我从之前到现在的观察,以前的拉曼大学不是意味着要赚钱,是真正要协助比较穷苦的学生,给于更多的教育机会。至于现在的拉曼大学一变样了,什么都是要以钱为先?学费已经静悄悄���价,学费与某间在布特拉的私人学府一样了,但却没能享有或感觉有好的设施,而且打球必须付RM8才能到某俱乐部或到更远点的球场。我们已经被拉曼大学摆布有一段时间了,不可再让他们强势下去,继续的打压身为学生的我们!废除重考制度自利于拉曼大学,对我们学生是极度的不公平!所以我恳求各界给于关注,为我���学生评理!尤其是马华公会,因为拉曼大学是受马华资助的。不要再让拉曼大学校方管理层继续剥夺学生的权利,使学生为要钱树了!我代表所有双溪龙或其它分院的拉曼大学学生在这请求各方关注,也请求马华公会以扮演顾问的角色协助我们,我们不要成为最终牺牲的代替者。我们已陷入水深火热当中,希望有个最完美���解决方法。还我们安心读书的心情,还我们一个公道,还我们宁静的校园!!!最诚心的谢谢各方,希望有个答复(我们别无选择,要各方听到我们的声音)。。。

双溪龙拉曼大学学生上,Nick

2009年5月1日星期五

一同学习用全面的视角来评论课题 - - 回复求真兄

求真兄,半年没有和您交流了,近来好吗?别来无恙吧?小弟依稀记得半年前在同一个平台得您指教让小弟获益匪浅。半年来,求真兄都不断对眼前的时势课题发表高见,不难发现,求真兄的文字造诣及分析能力都大大提升。

今日看见求真兄在《思想片面才是乱源之首!》中提及在下之文章深感荣幸,可惜小弟不才无法在文章中清楚列出中心思想让求真兄对小弟的文章产生误会,对此深感抱歉。其实,小弟在第一篇《倪氏兄弟操控议长》已经清楚讲明这个“how”:

“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

另外,在《错就要承认,何必推卸责任?》一文中也提到:

“国阵之所以可以成功变天,除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

小弟也在《仅怪别人,将自取灭亡》一文中提及:

“我从来没有认为三位议员退出民联没有错,我也没有否认还政于民的重要性。可是,我对霹雳民联的忠告是,请内部自我检讨,尤其是倪氏兄弟,整天只怪别人,只会步上政治坟墓”

“我要强调,我没为三位议员开脱,只是说民联也必须负上责任”

小弟最后在《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更提到:

“小弟也绝无为国阵在变天行动必须负上责任而辩脱,只是不认同国阵必须负上全部责任。小弟认为,双方都必须为变天负上责任,至于谁是主因,小弟自认井底之蛙还不敢妄下判断也愿凌峰兄赐三分薄面莫强加罪名啊”

今天,小弟也恳请求真兄莫强加帽子说我捏住了倪氏兄弟是导致霹雳州变天的罪魁祸首。请恕小弟不才,写了这么多篇仍然无法让求真兄明白在下绝非认为许月凤走人是合理的更没说国阵可以在变天事件上置之度外,只不过,希望行动党以此为鉴,好好检讨别重蹈覆侧以免下次到手的政权又被叼走。另外,小弟最初的文章主干乃是谈及倪氏兄弟操控议长的不合理行为。

求真兄,容许在下愚昧直言,小弟认为纳吉在上任不到一个月就一口气挑战了六项数十年来没一名国阵领袖敢碰触的课题,包括内安法令、土著固打制、向基层表态、认同华文为沟通媒介语(包括本身部落格及巫统网站)、否定新经济政策的时效性,甚至日前在内阁通过的,最为敏感的宗教问题,的确应该给予掌声鼓励他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小弟认为上任不到一个月能一口气挑战六项棘手课题绝非易事,勇气可嘉啊。这是一个趋向开放、透明、民主、尊重与多元的社会机制,怎么你这么快就断定国阵给不到呢?国阵还有几年的执政权,就给他时间,尔后再判断,好吗?就像今天小明正式开始追求一位女生,也不可能明天就开花结果,共结连理吧?当他鼓起勇气正式追求的同时给予他鼓励也不为过吧?若求真兄认为应该看完下半场才考虑是否要鼓掌,那么小弟认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看法。不过,若说现在不应该给纳吉掌声绝对是片面的思想。

但愿我们都可以一同学习用全面的视角来评论课题,希望这个回复能解开求真兄对小弟文章的误解。求真兄,蒙您半年后再次来函赐教实在感慨万分,但请恕小弟因大考将至无法继续回函,顺祝安康。

2009年4月30日星期四

Million thanks to Jason Ting

Tuesday, April 28, 2009

征信兄,我挺你!

陈征信,badman corner部落格的主人。我没当面见过他,只是从他的文章认识到他。 近来,他的部落格闹得满城风雨,导火线起于这一篇文章,
<倪氏兄弟操控议长>,里头说述倪氏兄弟掌控霹雳州政大权,操控议长的决定,简称霸权。就是因为这几句话,网友们四面夹攻,向征信开炮。顿时挺民联、挺国阵的网友全都在其部落格展开一连串的骂战,火药味十足。 征信兄的言论一向来都是公正中立,针对这一遍论文,小弟不觉得有过于单方面的支持及什么颠倒性的言论。小弟相信那些民联支持者是因反而反,为反对而反对。坦白说,霹雳州变天事件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如果他俩能好好的对待党内的每一个党员,公平施政,试问跳槽变天事件会发生吗?试问凤姐会跳槽吗?哦!不是跳槽,是退党,因为三名人称“汉奸”的独立议员并无加入任何政党,只是亲国阵罢了。 象征信兄如此敢怒敢言,发表真实性言论的年轻部落客的确少之又少,小弟和征信兄的年龄一样,但发表政见始终鞭长莫及,针不到肉。无论是哪个阵营的支持者,我们对事物都不应有双重的标准,决不能麻木的支持,毫无根据的反对。 对的就支持,错的就反对。正义不就是如此吗? 征信兄,我挺你!

其实,我和您一样都还在学习当中,谢谢你挺我。。。不好意思,害你的部落格也被轰。。我肯定不接受别人批判又有双重标准的人,走不远。。。
谢谢你,福州人,一家人!

2009年4月29日星期三

陈初豪的看法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当今大马》陈征信风波-非蓝非绿的回应

针对《倪》文,征信所讨论的主干内容是倪氏兄弟操纵论,进而再阐明他对青蛙和变天的意见。可是我却发现,大多数人在围剿征信的时候都避重就轻的选择与他争辩青蛙和变天。更甚者直接抨击(或许是人生攻击)大专生不应评论政治。对于操纵论,我觉得那是各人的观点不同。或许认为那是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抑或是认为那是傀儡和黑手的关系。但是大家却无法提出明确的证据。每件事情都有两面,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就会有不同的观点。大多数人的针对这件事情的反应非“绿”即“蓝”,却只有少数的人能接受那是不同角度的看法。对于青蛙事件,我个人认为国阵和民联都都必须负上某种程度责任。我个人相当不耻于国阵私底下诱惑议员跳槽(谁能否认背后的黑箱作业和不为人知的阴谋?),不尊重民主,玩弄人民的感情,把投票当作儿戏。当然,“跳槽风气”由民联先掀起,却让自己自食恶果。同样的,诚如征信所言,若是党内关系的确良好,不论鱼饵放得再多,议员也都不会动摇。所以党内也应该好好的自我检讨,避免日后内讧及青蛙事件的发生。当然,最根本的解决方案就是落实“反跳槽法令”。真正让我感到气愤的事,某些人根本没有针对《倪》文进行辩论或是反驳,反而退而抨击大专生不应插手、评论政治,专心于学业上。先生,当你在批评大专生的思想不臻于成熟时,是否也应看看自己的回应比大专生更加幼稚?我今年也是18岁,但是你不能因为我的年龄就为我贴上“幼稚、不成熟”的标签,而把我排除于讨论政治的行列。当我们高声呐喊废除大专法令的同时,你却背道而驰?我想征信也和我一样,能够接受别人不认同我们的观点,但是在反对别人的意见时,请就事论事,别为了争辩而争辩。其实最让我心痛的是,二线制政治的雏形从308开始形成,可是国阵和民联双方却无法坐下好好商讨,达成共识。相反地最诸事针锋相对,水火不容,浪费了让马来西亚趋向更加民主化的可能。

他来自砂拉越诗巫,还记得2007年,他代表德圣中学和我一同完成我中学生涯最后一场辩论比赛。这个见解果然中立也希望博友们多多注意这个部落格,谢谢他为我的“风波”作出评论。。。希望我们都可以一起成长,他日回馈犀鸟之乡。。。

志忠的心声 (n_n)

我们是要听心声吗?
陈志忠 4月29日 下午3点53分

前几天,我看了朋友陈征信的部落格文章,一篇文章竟然引起了网络上的骂架。很多人说他亲国阵,有很多人说他是大专生,以批判者身份出发,去评判一些课题。但却引起了许多网友的不满,还说陈征信的心术不正,更说他是想当官想疯了。也有人说一些人为了支持他只是希望得到他的朋友张庆信的人脉等。我无可否认,我是认识征信的。他是一个对课题有看法的人,当然我们不能去决定他的评论是好或坏。因为课题的角度有两面,许多角度出发都是不一样的,我想我们不必为了意见不合导致骂架的出现。征信认为霹雳州议长被控制,这是他的看法,他的表达也是为了让其他人知道,这是另一个角度出发的。今天同样的,我可以发表其实州议长是控制大家的,这又是另一个角度。角度不一样并不代表我们就是错误。当然若我们的角度出发点是有所谓的歪理,我们都希望是平心交流,而不是引起网络的骂战。今天我们要搞清楚,提出意见只是希望交流或者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并不是所谓:支持或亲国阵的就是败类,支持或亲民联的就是未来栋梁。今天陈征信提出这样的看法,陈征信是一名大专生,也是人民,这都是人民的心声。这些都可以传达至民联,希望他们知道,这是另一面的看法。难道你要告诉我,不支持民联或不亲民联的就不是人民吗?民联也希望看到不同的意见,听到不同的心声,这样他们才能达致所谓的全民全面。今天我们可以否认陈征信的看法,但我们不能否定他的看法。他依然是以一个大专生去出发的看法。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他添上色彩,他还是无党籍,若其他政党有兴趣,可以去影响他加入你们的政党。一个大专生一定有自己的立场,若自己没有立场,没有思想,这岂不是很悲哀吗?大专生甚至青少年是分成3个阶段去进入政治,了解政治,关心问政,参政改变。你要了解后,你才能关心去评判,最后就参与政治。我们都是处于第一和第二阶段,还未至于去到最后阶段,为何你们就判我们死刑呢?难道关心问政是一种错,即使是错,也希望有一个机会得以改变。民联或国阵真的要改变,是必须全民一致,并非改变一小部分。所以任何心声,他们都必须听在耳里,看在眼里。我认为陈征信的意见不一定要被大家认同,但绝对我们不可以完全否定他的意见。

坚决认同你的意见也谢谢你的这个文章。。。
这文章的作者也是大专生,所以他了解我的处境更清楚的写出让大专生发表看法的重要性。除了谢谢志忠为我出仗义之文也感谢你发表了对大专生议政的看法。。

感谢萧繁兄

陈征信?民联?跳槽?
Posted April 28, 2009

看朋友的blog时发现,征信的文章好像掀起了一阵的骂架。我不认识征信,知道他也是因为他的blog而已。想想也算是蛮久没有看他的文章了,就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平心而论,征信算是少数我较为欣赏的年轻人之一,他有我没有人缘、管道,也有多数人没有的政治修养和看法。

上MalaysiaKini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先看看征信的文章:
众所皆知,在州议会里任何人发言都必须经过议长大人的同意,可是根据《当今大马》的报 道,似乎这种健康的开会模式在经民联在霹雳州执政后改变了。几时休会、休会多久、让谁发言、发言多久等等在议长决定前都必须通过“即时通讯”向倪氏兄弟报 备一声。这是什么议会啊?议长既然成为傀儡!倪可敏律师给我的印象就是在演讲的最后他会说“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倪律师激昂的说出这一句话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加分再加分。可是,今天他操控议长的举措真的让我们失望,因为他让霹雳州内最高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不自由、不公 正的场所。高呼自由却不让议长自由的作出公正的决定而且还威胁议长若无法控制会议就将其职撤除,敢问倪律师是不是被空前的胜利冲昏脑袋了?为什么在民主殿 堂里向议长提供大量的指示?这种自大嘴巴的行为根本就是权利狂。倪可敏律师在受询时表示“即时通讯”的系统是“让我们进行团队合作,议长能向我们 发出指示,反过来也一样。”我感到纳闷的是,议长发出指示为什么要通过“即时通讯”?难道议长发出的指示见不得光?在他提及“反过来也一样”的时候,我的 疑问是在立法议会内行政议员有权利指示议长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还需要议长吗?精通法律的倪律师连尊卑都不晓得如何分别,试问要选民如何在下一届继续让 你为民请命啊?另一位操控议长的主角便是霹雳州前任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他向记者表示有人窜改其内容,更宣称议长的电脑是没有密码设置,任何 可以进入州议会的人都可以窜改电脑内的文件。拿督还警告那些泄露“操控议长”证据的人士可能抵触1959年州议会(特权)法令第10条文。话说回头,拿督 是否做贼心虚啊?既然,都未必是他写得何必“警告”他人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原本霹雳就盛传倪氏兄弟的霸权,如今真相算是大白了。这里希望倪 氏兄弟别再把变天归咎在国阵的霸道,更不要把责任推给被逼走的三位议员。像你们对待议长的这种态度,没有多少人能忍气吞声。霹雳变天后,三位“出走”的议 员都公开指责倪氏兄弟,这时候两位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呢?身为大家长没有给家人一个好的环境,家人出走了就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州议会即将 召开,拜托别再为了已经失去的政权做垂死挣扎让民主殿堂惹得天下人取笑。更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 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成天为了政权吵吵闹闹真的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你们—权利狂。

这个是回复者:
看了看这几天
陈征信这刚年满二十岁的大学生发表几篇亲国阵,歪理一堆的文章,我这老人家也不得不摇头,感叹:这孩子没救了。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能看得懂华文的人何止千万,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那三只青蛙跳槽事件,稍有点脑的人都知道,国阵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当然这也是有情可愿的。“人为财死,鸟为食忘”。特别象许月凤这样的行动不便的,年纪一大把的,文化素质不高的妇女,当然更得为自已的下半辈子打算了。至少倪氏兄弟事件,那只是行动党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损害到人民的利益,又干你何事,人民都没意见,你又起什么哄呢?
学生应该好好念书,不要浪费你父母的钱。当官发财麻烦你以后再想,你现在这种偏激的思想不好好改改,就算当了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在征信的文章中,坦白说我的确是频为赞同他的看法。而且在他的部落格当中看到别人对于他的文章的回复,还有他的回应,我看到的是征信的政治修养和风度确实是好过那些回应者。至少,他虚心,没有断章取义。
征信的文章里面说到倪律师。我的个性也算是比较直率的人,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会直说不畏,所以对于一向来标板着“敢怒敢言”的火箭我都颇有好感。然而,这一个好感,却在308中破灭。我在youtube翻看所有竞选者的演讲,而身为火箭的“台柱”倪氏自然少不了。依然记得非常清楚倪某人说的一句话:“把春含在嘴里的韩春井”。也许别人不会当作一回事,反而会因为这样的言论而大笑,但对于我而言我感到厌恶。政营不同,只是因为政治理念和做法不同,但是无关个人。就算要批判个人,又何必拿名字来侮辱。这不知侮辱了对方的名字,还侮辱对方的人格,还有他的家人。名字,是父母恩赐的。对于侮辱人家名字的我只会感到鄙视,即使对方是多么的成功抑或者是多么的有权势。因为这说明了他是多么的没有修养。


“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

何谓黑白?是否言论中利于国阵的即为黑,利于民联的即为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什么叫作言论自由?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位回应者。我不知道这位回应者是否为明联会员抑或这是某某职位人士,然而这样的回应和谴责只会倒民联的米。民联常常推崇言论自由、媒体自由,何谓言论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第十九條:“人人有主张及发表自由之权;此项权利包括保持主张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经由任何方法不分国界以寻求、接收並传播消息意見之自由。”虽然我个人不赞同100%的自由,但是言论自由无疑是必要的。如果一篇文章不利于民联即为黑,那么这样的霸主定义又和民联处处批判的国阵霸权有何分别?一样都是限制不利于他们的言论,分别只是一个叫国阵一个叫民联而已。。。

看得懂华文的人何止千万,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那三只青蛙跳槽事件,稍有点脑的人都知道,国阵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当然这也是有情可愿的。“人为财死,鸟为食忘”。特别象许月凤这样的行动不便的,年纪一大把的,文化素质不高的妇女,当然更得为自已的下半辈子打算了。

跳槽的课题从以前到现一直被热炒着,在这么多跳槽青蛙当中,为何被谴责没有道德、不忠心的只是那三位被标榜成为“政治青蛙”的议员呢?我不赞同跳槽,因为这不是一个好的风气,诚如现在的民联一样。但寻归究底,是谁把跳槽风气炒热起来?是谁先开始拉拢对方阵营议员跳槽?是民联的精神领袖-我们敬爱的安华先生。看回现在,其实想想,鼓励人家跳槽的人有何资格谴责人家跳槽?也许有人会说跳槽去民联是正义,跳槽去国阵时背叛,就好像国大的GMUKM拉拢人跳槽一样,跳槽去他们那边就是正义,跳槽去或者留在理事会就是背叛民意。我在想,这岂不是马哈迪的霸权政治么?什么时候他们学到如此的精炼?典型的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点火。。。
更何况,对方跳槽是否如真的是为财只不过是片面之言,实际是否如此依然不得而知。(虽然我个人也认为为财的可能性较为高)
至少倪氏兄弟事件,那只是行动党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损害到人民的利益,又干你何事,人民都没意见,你又起什么哄呢?
诚如这位回应者所说的,这是人家内部问题。同样的,部落格只不过是变现的个人专属网络日记。就好像自己的日记书本一样,在日记簿里面写些什么东西那个是个人自由。如果连这个也要管的话,那么也不就是和国阵一样霸权么?再者,征信也只不过说出自己的看法,都没有损害到人民的利益,那么又干你什么事呢?这位回应者,你又起什么哄?
说起人民没有意见,我倒真的很想问问这位回应者他是怎么诠释“人民”这两个字的。根据wikipedia,人民指人类的集合。通常住在同一国家或地区、享有一定权利的人的集合构成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其中“人”字表明这个集合的个体是人类,而“民”字表明属于这个集合的个体具有公民的权利和承担公民义务。例如居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具有其国籍的人类集合可以称为中国人民,居住在山东省的人类集合可以称为山东人民,更宽泛的称呼有“世界人民”或“亚洲人民”等。
倪氏兄弟是人民、纳吉是人民、征信是人民、你和我也都是人民。你还能说人民没意见么?


学生应该好好念书,不要浪费你父母的钱。当官发财麻烦你以后再想,你现在这种偏激的思想不好好改改,就算当了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如今民联人士在努力着废除大专法令,但是却偏偏出现这样的言论,我看了觉得可笑。亏这位回应者自称老人家。学生应该好好的念书,不要滥费父母的钱。言下之意是否说大专生,或者凡是在读着书的都不应该讨论政治谈论政治呢?那么大专法令也不必废除了?
年轻人对于每个事物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也许你不认同。也许你认为年轻人什么都不懂,但实际上分分钟懂得比你还要多。
华人有句话:“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即使在读着书也好,也应该就身边的事物多点关心。这一套什么好好读书不要浪费钱的言论,摆在我们年轻人的眼里这是封建和迂腐。
偏激?如果说出自己的言论即为偏激,那么侮辱人家名字的倪某人岂不为杀人放火?
p/s:以上言论纯粹个人看法,不爽的欢迎留言。


萧繁兄,千言万语还是一句谢谢你。。。

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

谢谢jason

Tuesday, April 28, 2009

为征信平心而论...


看见征信被人围攻,觉得有必要为他评一评理。第一,他只是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看到一个老人家说他摇头,我更加摇头,“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他那篇文章是在说行动党,所以重点就是在行动党上,然而他也没有偏帮国阵。然而老人家竟然有这样的推论,实在令人不敢苟同。第二,民联三个议员的跳槽,对,或许是因为银子的问题。但有没有想过在那一年内喊着说有足够的议员跳槽的政党又是谁呢?然后在霹雳变天前三天,又是谁先带动这种风气呢?我可以保证说没有安华的拉拢行动,或许现在尼查还是霹雳州大臣呢。我绝对不赞成跳槽,毕竟人民当初是选党不是选人,这样做只是会糟蹋民意而已。纳吉的强烈手段成功让霹雳变天,这是他手段厉害加上之前可能存在的一些人士纠纷。俗语说:“冰冻一尺,非一日之寒。”议员皆是政党选出来的,议员的素质也是他们经过一番讨论后。才决定派他们上阵的。如果他们真的因为银子而跳槽的话,那就是品德方面出问题,那请问政党之前没有好好遴选这些人民代议士吗?那这样的话,非常儿戏!而且纳吉也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政治本来就是看谁的手段比较高明,要愿赌服输。第三,虽然自己本身是霹雳州的子民,但回归大原本,我们都是马来西亚的人民。州属情意结这是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发生。而且或许人们会很气恼许月凤跳槽,但我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人,请不要做那些幼稚的东西。骚扰人家家人,诅咒人家,这或许就是国阵最大的错误,教育制度完全出问题,人活的这么大,还不能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然国阵这样藐视民意的行动已经深受其果了,在上一次补选时狂败。第四,部落格是自己的空间,你可以选择不要看,但如果你要看,就给中肯的意见吧,在那边匿名,算什么英雄好汉?这样的政治人物,要来干嘛?凡事敢作敢当,不要做个乌龟!!!在那边恶意重伤人,为你多年来所受的教育感到悲哀。振信只是在发表他自己的看法,完全没有说他的看法是代表我们霹雳州子民的看法,这种人实在太武断了,完全让我们霹雳州子民蒙羞辱。第五,我认为以一个学生来发表言论没有什么问题。大专法令是限制我们参与政治性的活动,但没有限制我们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且那只是单纯的个人意见,没有人强逼你去认同。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青少年是国家未来的栋梁,看法自然重要,要不然以后有偏差的时候,谁来负责。而且俗语说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或许青少年有独特的见解,可以让人有另外一种看法呢?而且身为我国的青少年甚至是知识分子,就应该关心我国的发展和政治走向,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你们那种什么是学生就应该好好读书论请收起来吧!这样的心态让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显得超级失败(虽然是)读书归读书,但周围所发生的事也要关心,要不然就变了传统的书呆子。

谢谢jason在博客为我鸣声,除了在部落格上向出文为我解围的人致谢外,我也希望借着部落格把这一切记录下来。。。让我不会忘记。。。谢谢你啦。。。。

谢谢浪探小周

该学学陈征信的气度
浪探小周 4月28日 中午12点13分

撇开陈征信的文章内容,我非常的激赏,这位传说中20岁的年轻人的涵养和气度。面对他人的谩骂与羞辱,他没有恶言相向,而是选择较平静、谦让的方式来化解他人的毒舌,这点着实难得,换作另一些年轻人,早就冲去台上,赏你重重的一拳,还在那里陶醉在个人的英雄主义了呢。征信说的“虚心受教”并不是说他要趴下来伸舌头听你“教”他sit、up,而是说他愿意让你跟他平心静气针对事情“讨论讨论”。年轻人、年纪轻、年龄比较小,就比较差、就不会思考吗?如果这个逻辑成立的话,那马来西亚最厉害想的政治人物是年过八十了的马哈迪了,另外,73岁的三美维鲁也不错。安华?年龄比他们年轻太多了,做首相还不够格,尼查和林冠英这两个青年更不用说了,我们应当把林敬益和林良实两位资深高龄领袖请回来,因为他们应该很本事,年龄够大。诸葛亮26岁出山,周杰伦22岁作出《双截棍》,没听过英雄出少年这句话?我想,如果有些人想批评一个人,想讲赢别人,却苦于分析和思考能力都比不上人家,只能搬出“我是个年龄比你大几十岁的老人家”,就只有靠岁数胜过人家这一样能拿出来炫耀,想想,还真的为他的一生感到可悲。关于霹雳变天的问题,我想那是相当反讽的。安华谈了大半年的“变天”、“拉拢跳槽”,为什么行动党没有在这大把时间内“协助推动”设立那个“反跳槽法令”呢?我想,当时,行动党可能在一边贼兮兮地“乐观其成”吧?变不成没关系,变成了,搞不好还能捞到个便宜华人副首相来做,“变天”不好吗?在这个游戏规则里面,你本来可能是既得“利益”者,现在的你,却冷不防地沦为这个游戏规则里的牺牲者,暴跳如雷,跳起来指责他人利用这个游戏规则是多么的无耻卑鄙,那为何你不扪心自问,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自己又安了什么歹心呢?没有一个政党,会没有内部问题的。当你在那打开大门迎接东马议员的时候,你的后面却有另一帮人等待你的蝌蚪变成青蛙。教训已经这么多了,为什么现在还不设“反跳槽法令”?还是,双方都还在赌博,还在一边伺机等待能捕获更多的青蛙?


谢谢您,待会儿我回了凌峰后,我将不会给予回复,因为谈来谈去都是说一些已经论述过的论点,我的回应对方都视而不见。重要的是,大家都在重复说自己说过的论点,读者一定很闷。我相信读者看了这么多已经在各自心中有个尺度了。最后,对于您的力挺,小弟鸣谢五衷,有空一起喝茶咯。。。。。谢谢

2009年4月27日星期一

谢谢你的文章

不应阻扰大专生发言
succes 4月27日 傍晚5点16分

看到“
春眠不觉晓”的文章,不禁让我把巫统的霸权和老翁的封口令联想在一起。

20岁的小孩也可以把南拳和凌峰搞得晕头转向,搞得他们连陈征信所提及的“倪氏兄弟操控议长”都不敢提了。你说这是歪理?老兄,我反而觉得你有点差劲哦。

在霹雳变天的事件上,陈征信说的没有错哦,不能一味怪国阵哦。反而,我觉得凌峰和南拳使用歪理为行动党开脱。在他的部落格上对于匿名攻击,还有您的无厘头攻击,他都可以应付得当已经不简单了啊。不过,您在他的部落格之留言真的太无理取闹了。

20岁又怎样?他的思想趋向成熟,虽然笔锋未尖,可是不能因此抹杀他发表言论的自由啊。据我了解,这个小孩子和张庆信的关系匪浅,所以亲国阵是无可厚非。他有点出国阵错误的勇气,值得赞赏。

大家都要废除大专法令,您又阻止大专生发言似乎不太正确。陈征信还需要学习和磨练,可是从他承认国阵、民联都必须对霹雳变天负责的文章来看,他绝对不如其对手来的偏激。


谢谢这位仁兄出文力挺,实在受宠若惊
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想象力过度丰富

感谢南拳兄借〈国阵霹雳变天难以服众〉赐教,小弟不才不解南拳兄为何此地无银三百两说与凌峰兄毫不相识?

首先,小弟想请教南拳兄,我们最初的讨论议题不是〈倪氏兄弟操控议长〉吗?怎么现在不谈了?是否有些难言之隐呢?

南拳兄,对于您丰富的想象力,小弟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依小弟仅有的智慧,南拳兄应该是说国阵绑架了3位议员逼他们跳槽,对吗?若南拳兄正是此意,恕小弟斗胆要求南拳兄莫口出狂言,凡事讲证据。

就算3位议员真的被绑架,身为他们的大家长是不是应该把他就出来呢?可是,为什么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首长说,若许月凤再不和他联络就当着退党呢?南拳兄,林首长的言论似乎和您丰富的想象力有所冲突哦。

南拳兄,小弟愚昧认为,华都呀也区国会议员那一席话,是要行动党高层自我检讨,此乃善意之言,何来落井下石?会否拿督倪可汉无法接受?若按此说法,为拿督倪开脱的南拳兄也是无法接受他人善意忠言之人咯?

霹雳变天的确有违民意,在上一篇小弟对南拳兄及凌峰兄的回复已经清楚表示,国阵必须在霹雳变天的事件上负上责任。这不就是在和南拳兄交换意见了吗?反倒是南拳兄一直使用歪理来为民联开脱,不肯承认一丁点的错误。南拳兄,谁没有能耐交换意见啦?

在国家的宪法下,统治者有权力委任州务大臣。如今,霹雳变天的事件已经尘埃落定,根本无需多谈。若南拳兄和凌峰兄还是不认同国阵和民联都有责任,那么就祝你好运,不会被那封闭的思想闷死!

一切无关小弟最初文章主干〈倪氏兄弟操控议长〉的文章,请恕小弟不给予回复。因为和不愿意交换意见,还贼喊抓贼的仁兄交流,似乎没有意义。

2009年4月26日星期日

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

凌峰兄说小弟把“硬要把歪的说成直的”还说我把一切都归咎国阵是有违良心的事,更绘声绘影地把主因都归到倪氏兄弟身上,这里谢谢您不吝教诲。可是,我希望您好好去阅读在下的文章,再分析一下两个句子的含义:
“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如果您要逼小弟把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国阵的身上可以直说,因为只要您把小弟按住良心,或许可以勉为其难的说出口。”
凌峰兄,这篇文章主要是在描述行动党,我肯定浅谈国阵的错误嘛,然而我在文章内也清楚说了国阵犯错。无可否认的是,家庭的不和谐会导致家庭分裂,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在宪法下“跳槽”是合法的啊。当308大选之后,国阵政府建议设立“反跳槽法令”最后却胎死腹中,个中原因凌峰兄应该知道吧?小弟也绝无为国阵在变天行动必须负上责任而辩脱,只是不认同国阵必须负上全部责任。小弟认为,双方都必须为变天负上责任,至于谁是主因,小弟自认井底之蛙还不敢妄下判断也愿凌峰兄赐三分薄面莫强加罪名啊。
小弟绝对认同党内问题必须妥善解决并且必须公开的向大家说明一切,这一点许月凤的确罪无可恕。其实,行动党内部是否有给予一个开放的言论空间呢?当华都呀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女士说:“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拿督倪可汉就回应:“别再伤口上撒盐”并要她收声。凌峰兄,以您的高见,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凌峰兄,请恕小弟斗胆说您混淆视听的诠释诅咒许月凤祖宗十八代事件。这事件根本就是在行动党华都呀也区部组织秘书兼民万支会主席林思松先生带领下煽动民心的做法。这根本就是一个必须受到谴责的行为,其举动以“散尽天良”来形容也不为过。“狡辩”二词应该归凌峰兄啊。
对民联政府来说政权沉沦了,如今政权落入别人手中却还不死心并制造混乱无疑是权利狂的表现。这一切绝对不能因为国阵内部有人也是权力狂而洗脱。让霹雳人民再次进行一次大选让夹着民意的政府执政绝对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可是,既然苏丹不批准,成天说要“维护宪法”的倪可敏律师是否应该率领行动依循宪法尊重统治者呢?议会秘书的权利绝对不必议长大,他们两人的权利也绝对不必宪法大。如今,此案既然交由法庭去裁决,你我何须多谈呢?
凌峰兄,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另外,小弟自知追女生不行,讨论国家大事也不才,一切都任然需要学习。不过,小弟认为要国阵背完一切黑锅毫不承认民联犯错的凌峰兄肯定是诱骗女生也是利用文笔来妖言惑众的高手。失敬!

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

仅怪别人,将自我毁灭

看到〈没有道理,如何认错?〉这个标题让我很期待,最后却让我失望。
为什么撇开倪氏兄弟霸权及操控议长的主干课题不谈呢?我原本期待您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倪氏兄弟没有必要认错。
当您说那三位议员的问题时,我的回应还是同样的一句话。我从来没有认为三位议员退出民联没有错,我也没有否认还政于民的重要性。可是,我对霹雳民联的忠告是,请内部自我检讨,尤其是倪氏兄弟,整天只怪别人,只会步上政治坟墓。
我的确很单纯,也不像你那样知道事实。对于你说的要挟,能否请您明示,到底是倪氏兄弟要挟,还是国阵要挟呢?对于模糊的比喻,请恕在下单纯又才疏学浅,不了解。最后,我要强调,我没为三位议员开脱,只是说民联也必须负上责任。
虽然,我了解的不一定是事实的真相,可是你了解的一定事实吗?

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错就要承认,何必推卸?-- 回南拳

南拳兄,获得您的回复指教实在受宠若惊。

霹雳议长是否沦为傀儡不是以您的推论来论断,更何况在政治上的事,往往出了意表,怎么可以用您的逻辑来推论呢?

基本上,台面上的证据清楚显示议长事事咨询倪氏兄弟的意见,您想看看吗?“即时通讯”是前朝留下的又怎样?他们可能真的也说些见不得光的事又如何?这绝对不能合理化倪氏兄弟的所作所为啊!

至于,拿督倪可汉事后发表的伟论,小弟只能说,做了就要认,不要找一大堆理由来推卸。南拳兄,您善于逻辑推论,难道不觉得“议长的电脑没有设置密码”不合逻辑吗?而且倪氏也没有提出证据啊。

说到霹雳变天的事件,小弟恳请南拳兄稍安,国阵之所以可以成功变天,除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如果您要逼小弟把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国阵的身上可以直说,因为只要您把小弟按住良心,或许可以勉为其难的说出口。

说到许月凤的事件,小弟倒希望南拳兄能为大家解说一下,九洞选区发生诅咒许家的事件到底可不可取?南拳兄,小弟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离家出走,今天为什么三位议员离家?到底是国阵的追求还是民联的不挽留呢?以小弟的愚见觉得若是一个家是温馨的,再怎么样都不会离家。补选前夕,三位议员现身说出倪氏兄弟的恶行逼使他们离家,南拳兄真的认为倪氏兄弟不需要检讨?

如今,霹雳政权都已经尘埃落定,民联政府成天为了政权像发狂一样,不会被天下人取笑为权力狂?南拳兄,能否不要发出如此偏袒的言论吗?阻碍议会的召开为了民主?煽动民心制造混乱为了民主?诅咒许月凤祖宗十八代为了民主?

文章看到最后,小弟总算摸索到南拳兄的愿意,南拳兄责怪我没有批评马华、民政。请原谅小弟才疏学浅,无法在一篇文章内同时批评很多人。若南拳兄有意访问我的部落格就不难发现在下对马华的怨言了。

最后,小弟认为一味把责任推卸于他人将封锁自己进步的空间。

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倪氏兄弟操控议长

众所皆知,在州议会里任何人发言都必须经过议长大人的同意,可是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似乎这种健康的开会模式在经民联在霹雳州执政后改变了。几时休会、休会多久、让谁发言、发言多久等等在议长决定前都必须通过“即时通讯”向倪氏兄弟报备一声。这是什么议会啊?议长既然成为傀儡!
倪可敏律师给我的印象就是在演讲的最后他会说“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倪律师激昂的说出这一句话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加分再加分。可是,今天他操控议长的举措真的让我们失望,因为他让霹雳州内最高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不自由、不公正的场所。高呼自由却不让议长自由的作出公正的决定而且还威胁议长若无法控制会议就将其职撤除,敢问倪律师是不是被空前的胜利冲昏脑袋了?为什么在民主殿堂里向议长提供大量的指示?这种自大嘴巴的行为根本就是权利狂。
倪可敏律师在受询时表示“即时通讯”的系统是“让我们进行团队合作,议长能向我们发出指示,反过来也一样。”我感到纳闷的是,议长发出指示为什么要通过“即时通讯”?难道议长发出的指示见不得光?在他提及“反过来也一样”的时候,我的疑问是在立法议会内行政议员有权利指示议长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还需要议长吗?精通法律的倪律师连尊卑都不晓得如何分别,试问要选民如何在下一届继续让你为民请命啊?
另一位操控议长的主角便是霹雳州前任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他向记者表示有人窜改其内容,更宣称议长的电脑是没有密码设置,任何可以进入州议会的人都可以窜改电脑内的文件。拿督还警告那些泄露“操控议长”证据的人士可能抵触1959年州议会(特权)法令第10条文。话说回头,拿督是否做贼心虚啊?既然,都未必是他写得何必“警告”他人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本霹雳就盛传倪氏兄弟的霸权,如今真相算是大白了。这里希望倪氏兄弟别再把变天归咎在国阵的霸道,更不要把责任推给被逼走的三位议员。像你们对待议长的这种态度,没有多少人能忍气吞声。霹雳变天后,三位“出走”的议员都公开指责倪氏兄弟,这时候两位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呢?身为大家长没有给家人一个好的环境,家人出走了就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
州议会即将召开,拜托别再为了已经失去的政权做垂死挣扎让民主殿堂惹得天下人取笑。更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成天为了政权吵吵闹闹真的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你们—权利狂。

開放27項目拼經濟服務業次領域廢土著股權


转载自《中国报》

納吉在記者會上,展示有關開放服務業次領域的文件。(馬新社)(布城22日訊)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今日宣佈,為了刺激國內經濟,特別是具潛能的服務業,政府決定開放服務業的27個次領域項目,並且不附帶30%土著股權限制或條件。
不影響服務業者
納吉說,獲開放次領域項目的服務業,包括醫藥、旅遊、交通、商業、電腦、體育與休閑、租賃、海事機構服務和打撈業。
納吉在首相署辦公室召開記者會指出,我國2008年的服務業,共吸引501億令吉的投資,外來投資達11%;他相信,隨著這項開放,將吸引更多外來投資。
他說,我國是全球首30個服務業主要出口國,如在2008年的服務業出口高達1201億令吉,進口則有998億令吉。
他透露,這也是我國首次服務業出口超過進口,而未來政府也會著重加強我國出口更多的服務業。
不僅限於東協國
“為了發展我國成為回教金融區域中心,政府也同意讓獲鑑定的5家國際律師事務所,在我國設立辦事處,提供回教金融服務。”
他強調,上述開放措施屬于全面開放,不僅限于東協國家,這也符合東協自貿協議達致的共識。
他相信這項政策有助刺激我國經濟,同時提高我國服務領域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並獲相關行業者歡迎。
納吉認為,政府開放服務業領域,不會影響國內服務業者,而且政府在第一次振興經濟配套已撥出1億令吉給工業發展局,協助本地服務業者,幫助他們應對服務業開放后的挑戰。
納吉說,為了方便投資者投資予服務領域,政府會通過工業發展局成立一個全國理事會,以一站式服務批准有意投資服務業的投資者。

2009年4月22日星期三

朋友不是玻璃

朋友当然不是玻璃做的,但是有许多人总是把朋友当做玻璃,小心翼翼,恐怕把朋友碰坏了。
所以有时候,明明对朋友很不满,却也不敢表达出来。害怕一旦表达了不满,就会发生冲突;一旦发生冲突,就会伤害感情一旦伤害感情,就会失去这个朋友,为了一件小事失去一个朋友,太不值得了,于是就忍耐朋友的冒犯,然后,偷偷的在肚子里生气。
有个故事这样说到一个大学里的女孩子说,她的好朋友特不像话,这个朋友在大学四年,几乎从来不打水,都是让她替她打;而且这个朋友还经常在大庭广众中,把它告诉她的悄悄话说出来;她很希望这个朋友有一天能意识到不应该这样做。但是这个粗心的朋友却一点改变的迹象都没有。
“你是怎样对待她的这些行为的呢?”
“我能怎么样?我假装不在意。”
“那么她怎么知道你不高兴呢?”
“她应该知道呀?”
“你认为她有特异功能吗?知道你在想什么?既然你做出不在意的样子,她当以为你不在意;既然她以为你不在意,当然她也就不会改了。”
“我知道我应该表达自己的情绪,但是,我害怕她生气,害怕影响我们的友谊。虽然她有些不好的地方。为了这些事情失去一个朋友不值得。所以我就认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们都对友谊有一种很美好的期待:希望朋友最好永远没有争吵,没有愤怒,永远互相理解。在他们的心目中,一旦出现了冲突就意味着友谊破灭。因而,他们只好回避冲突,结果反而让自己和对方之间都不愉快。
其实,并不是发生了冲突友谊就只好告终一条路。因为我们还有“和解”的技巧可用。友谊是一幅双方共同描绘的图画,当画出了什么问题,和解就好似我们手里的像皮或者刮刀,那么画错了一笔就意味着这幅画要作废。有了橡皮和刮刀,你的画就可以继续画下去。
为什么有些人把朋友当做玻璃一样,不敢去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会是用橡皮和刮刀,甚至他们不曾意识到有橡皮刮刀这类东西存在。他没的友谊就像玻璃,一旦破了,只能抛弃。所以他们只好小心翼翼,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被压抑着,怎么能感到快乐呢?
因此,和解是交友中的必须学习的技巧。如果你懂得如何和解,在交往中,你就有了更大的自由。你会敢于表达自己对朋友的意见,敢于坚持自己,敢于冒产生冲突的危险。因为你知道,即使友谊一时受到伤害,你也有办法消除这个后果,让友谊恢复到从前。
和解是非常简单的,它是僵持后你主动说的一句话,是你错之后送他一只黄玫瑰,是一友好的微笑,是一个小礼物...只要你们真的有友谊存在,和解就这样完成了。
不会和解的人,害怕表达对朋友的意见,结果纵容了朋友的缺点,这样维持的友谊是不牢靠的,总有一天会维持不下去。而恰恰是不怕冲突的人,及时把不满表达出来,通过交流解决了朋友间的不和谐,才会有真正长久的友谊。
毕竟,朋友不是玻璃做的,如果有一个朋友真的想玻璃一样,不许你碰一下,这样的朋友破了就破了吧。

2009年4月20日星期一

大学

我似乎一如既往的生活着,不知道怎么样去更好的进行支配属于我的时间。我有了太多的时间挥霍,整天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了,茫然的重复的过着每一天。
  我很失望我的大学生活,我原本以为到了大学可以轻松许多,可是一切都事与愿违,一切向我所期待的反方向进行着。我后悔我开始的决定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我三年的时间,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我敢肯定的是并不是我事先预知的结果,我很难面对的父母和老师,我懂得享受生活,却不能够有相应的能力来维持它。
  我是一个矛盾体,有着多重的性格,在与人的交往中我往往如鱼得水,却在黑夜里孤独徘徊。

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砂拉越 – 一个没有巫统的天堂‏

最近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到东马砂拉越数个城镇走了一趟。虽然没有深入内陆原始森林腹地,但是这一趟却让笔者得益不少。 砂拉越州事实上是我国最幸福的州属之一,海陆空天然资源丰富,不欠缺任何一方。石油,木材,稀有动植物和丰富的人文资源等等都是上天给于砂拉越州人民最好的礼物。然而更重要的是 - 砂拉越州并没有巫统马华的存在。该州人民生活和谐,和睦共处。但是有一点读者们要注意的是笔者所形容的‘生活和谐,和睦共处’并非如巫统马华所形容的那种表面的和睦和谐。除了在古晋路牌上拥有中文意外,可能只有少数的西马华人知道,古晋南市市长是华人。在古晋某著名小贩中心内,华人和马来人一同经营各自生意。大家坐在一起邻座一同享受美食。会说三四种不同种族语言或是方言的人多不胜数。 笔者在古晋出席一项在酒店举办的官方场合晚宴,中式菜单但是也适合回教徒和兴都教徒食用,没有牛肉。台上的多元文化表演甚至还包括歌手演唱中文歌曲。笔者在古晋机场离开的当天,机场候机堂内的某些电视竟然还是播放着某私营电视台的福建话电视剧。还有更出乎意料的是,由官方支持,7月11-12日在砂拉越州文化村举办的‘世界热带雨林音乐节’,其中一个支持赞助者是某外国著名啤酒品牌(http://www.rainforestmusic-borneo.com/)现在,我们把头转回来西马,每一年的官方农历新年活动都被‘骑劫’,除了路边广告和舞台背景没有中文祝贺词以外,表演节目不伦不类。此外,几乎各个国立大学内的食堂都是由马来人经营。华人档口也只能让华裔回教徒经营。去年槟州政府在某些主要街道上装置多语文路牌,不仅被巫青团文攻武喝,甚至被贴上‘叛国’标签,马华民政沉默是金。在西马,除了华教筹款运动以外,我们还在什么时候看到啤酒商会赞助任何活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华语通告咬词不清,语调不正。马华民政同样沉默是金。这一个国家的种族主义之所以如此猖獗都是巫统一手主导。各种不利华社或是保守政策都是因为马华民政沉默是金。马华说要改变,要敢怒敢言,但是我们可曾在国会内听到马华议员敢怒敢言?难道只是靠马华中央党部发言人李伟杰偶尔发表文告维持曝光率就是敢怒敢言?这是东施效颦!砂拉越州是一个没有种族主义,没有巫统的人间天堂。但是我们不仅要砂拉越州是人间天堂。我们要全马各州都是人间天堂!

这不是我写的文章,可是,我觉得很正确所以愿与大家分享。。。

2009年4月8日星期三

三合一补选后,马华要检讨

三场补选的成绩出炉了,西马的两场民联胜利了而且比上次赢得更加漂亮。东马的一场,国阵赢了,赢的比上一次更多。
肯定有人会说,砂拉越峇当艾的选民受不住“金钱”的诱惑。甚至还会有人说,东马的政治比较容易。对此,我只能大笑三声:“哈哈哈”。
为什么西马的选区还是不能突破?许月凤倒米?民联的煽动?
或许上述两个都是原因,可是,我肯定的就是国阵政府让西马华人的情绪“激昂”到把票给了民联。身为我国最大的华基政党到底意识到华社的心声吗?从308到翁诗杰担任总会长,大家都在期盼马华的改变、大家都在等待马华当家也当权、华社都希望抬头挺胸的说自己是一等公民。问题是,马华还是让我们失望。
308之后,吹着改革的号角竞选总会长,当选之后,马华真的改革了。翁总一改过去的传统委任不得民心的领袖给他们发挥的机会。再来,委任在败选方面经验丰富的天兵出任第一大州的元帅,不知是否要利用这位领袖的经验给民联机会执政呢?其实,翁总真的有改革,他要马华学做反对党!你看他成天“不为华人权益开腔鸣冤,只为老二正义喋喋不休”就知道,这位马华改革之父用心良苦啦。
华社希望马华改革,马华改革了。。。
可是,这是华社想要的吗?华社希望马华可以在政府机制内进行决策工作,为什么国家大型政策马华都没有参与的机会?马华也是执政党啊。华社希望马华能在政府内发挥作用以制定三大民族适用的国家政策。华社不要感觉被欺压!请你大声的说你要决策权,你不说巫统怎么知道你要?马华什么都没说就是失责!
话说回头,为什麽砂拉越国阵在安华的强势进攻和砂拉越人民党内讧的情况下还可以胜选甚至赢得更多?原因只有一个,在砂拉越没有种族主义的政客玩弄情绪、玩弄政策,各个民族都能不分尊卑的安居乐业。

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恭喜拿督斯里纳吉

首先,恭喜拿督斯里纳吉将在这个星期五于国家皇宫宣誓就任我国第六任首相。
对于这位前首相的儿子接任首相,我对他有着很高的期望。虽然他和阿都拉上任时一样打着改革的口号,可是我觉得结局将会不一样。纳吉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强大的基层势力为后盾,他可以无后顾之忧的进行改革。然而,纳吉也有过人的政治智慧,在多次的党争中其阵营都这适当的时候才表态支持哪一方,恰恰他支持的一方都是最后的胜方。由此可见,他绝对是一位了解时势需要而作出适当决定的领袖。
当前的国阵政府失去民心,若有在13届全国大选中力挽华人选票至少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 解决贪污滥权
二, 解决大道收费问题
三, 制度化增建华小
四, 开放土族股权固打制
五,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做到以上五点或许不足,可是若是做不到,那么下届大选华人选票情归何处,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2009年3月19日星期四

纳吉上位后,国家会比现在更加混乱,华人会更加痛苦?

众所皆知,纳吉即将登上首相之位,很多人将这位我国的未来首相妙喻成“马哈迪主义回潮”。很多人认为纳吉上位后,国家会比现在更加混乱,华人会更加痛苦。

不过,我倒觉得事实将不会如此,我认为纳吉上位后,国家会比较没有那么混乱。大家都知道纳吉是一位强势的领袖,若按照普罗大众的说法(“马哈迪主义回潮”),那么他肯定不会像伯拉那样软弱无能。一旦有人威胁社会的安宁,纳吉肯定会祭出“内安法令”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乱世。这样国家还会更加混乱吗?


何故民联一直力阻纳吉上位?回教党某位领袖甚至还要求阿都拉在进行完改革才退位,明明阿都拉没有这个能力,何故这位领袖还提出类似言论呢?我想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们意识到纳吉上位以后,绝对不能如阿都拉时代这样畅所欲言甚至煽动民心争取支持。若果真属实,民联真是用心良苦啊。

阿都拉和纳吉最大的分别就是纳吉是一位拥有强大基层势力的领袖,这个对改变巫统和改革国阵有很大的帮助。纳吉可以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进行改革,改变巫统的思维让国阵重新获得人民的支持。在纳吉新官上任之时,若能把握良机将国阵内部的贪污腐败快刀斩出,那么十三届全国大选的结局或许可以改变了。

纳吉虽然曾经领导巫青举行极端的示威行动,可是,我相信他是一位有远见的领袖,我肯定他也不想只当半届首相。所以,挽回华人的支持将会是他延续首相的不二法门,然而在纳吉宣布将逐步废除土著股权固打制开始,希望人民能给他一个改变的机会。若土著的经济拐杖被解除,华人有更大的经济市场,你说华人会痛苦吗?

当然,以上纯属个人推断,看了就算。。。。哈哈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307辩论会

307辩论会是砂拉越政坛史难得一见的辩论会。那段期间轰动一时也成为砂拉越华人社会争相议论的话题,报章更是连续多日的进行倒数采访。那一天终于到来,著名政治辩论的主持人胡逸山博士担任主持人。

率先发言的是行动党砂拉越宣教秘书黄培根先生。他认为跳槽文化是一个没有政治立场、没有政治道德、一种违背诺言和欺骗选民的文化。他认为马来西亚跳槽文化的始作俑者绝非民联而是国阵政府。他表示1959年登家楼政府倒台、1975年吉兰丹政府倒台、1994年团结党政府倒台及2009年霹雳民联政府倒台都是国阵一手策划的跳槽夺权行动。他也认为安华916变天是可以被接受,因为他是一个光明正大邀请国阵议员弃暗投明的行动。安华并不是通过威逼利诱等手段促成变天,然而是以民意为基础的变天行动。“道德就是以廣大群眾意願為依歸,大家都認為行,就沒有問題,反之不被大家所接受,就是不道德”。黃培根認為,政治道德有問題,產生出來的政府本身就是有問題的政府,所以政治道德與跳槽文化息息相關。“
們不能說對自己有利才是道德,對自己不利就是不道德。”“最重要的是民意,人民的意願在哪里,308大選的時侯,54%霹靂州人民把意願委托給民聯政府。他們清楚知道50年來,國陣政府的行政偏差,貪污腐敗,導致308時,人民說夠了,因此選出民聯政府。但是,結果國陣卻靠幾只青蛙把這個人民選出的政府推翻。”黃培根指出,206一項民調顯示,74%的霹靂州選民認為應該把這權力還給人民,這就是民意,這就是道德,沒有民意支持的任何行為是沒有道德的,是違法民主制度的做法。他也认为人民的意愿应该高过法律。

接着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表示他绝对不鼓励、不提倡,不过,他觉得民联对跳槽文化比较有“兴趣”。因为自国阵在308大海啸后,民联三政党都光明正大的拉拢国阵议员并高声欢呼916的到来。他也质疑黄培根先生表示安华并没有通过挖角以促成916变天的说法,也反问黄先生为什么民联5位议员半夜都追到台湾进行挖角?拿督斯里张表示,此举害得他的心脏差一点跳出来,不过他感到非常荣幸国阵后座议员坚定的信念让916变天失败。虽然如此,民联始终没有放弃跳槽夺权,今年霹雳的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还声称森美兰会变天。
接着,拿督斯里认为在政治道德里,从政者应该忠于国家、忠于政党、忠于君子。
拿督斯里也声称许月凤并没有跳槽,只是在被压迫的情况下被逼退出民联并精神上支持国阵执政,然而国阵没有给予任何奖励更清楚证明这一点。拿督斯里也希望行动党不要掩盖事实,应该让人民了解许月凤退出行动党的真正原因。
当黄培根先生不断要求拿督斯里张庆信解释为什么霹雳国阵不愿意还政于民之时,也辩称州议会解散与否乃操纵在苏丹手上。拿督斯里也进一步询问在黄先生要求还政于民的同时,为什么一概不谈霹雳州内倪氏兄弟的独裁和用黑社会恐吓许月凤的事实?反而要煽动民心制造混乱。
针对黄培根先生表示,烧冥纸和诅咒祖宗十八代乃是民怨与行动党无关,拿督斯里张庆信便进一步询问带领诅咒行动的民主行动党华都呀也区部组织秘书兼该党民万支部主席林思松是不是行动党领袖?
拿督斯里也请教黄培根先生何故行动党领袖不支持跳槽文化,而在卡巴新公开抨击916变天时,林氏父子却解读为个人意见呢?

在主持人提问中,胡逸山博士问:当选民的意愿和个人的意愿发生冲突时,应该怎么做?
张庆信答:该名议员应该让选民先了解自己的想法并且和选民一同规划未来的每一步。
黄培根就认为该名议员应该直接辞去议员职位还政于民。

在回答一位观众的提问时,拿督斯里张庆信突然爆料民联极力拉拢跳槽并且以马来西亚第一位华人副首相,可是他不为所动并认为一个人必须要有原则。拿督斯里也认为民联说一套做一套,假用“民意”来合理化916变天。

这场辩论会,拿督斯里张庆信总是“话到嘴边留半句”使辩论变得不够精彩。而黄培根先生从头到尾都只是使用“还政于民、民意不可违”来当挡箭牌令人认为他词穷。
这是一个砂拉越政坛的突破,希望往后还有更多机会在东马看见类似的辩论会让真理越遍越明

2009年3月10日星期二

瓜拉雪兰莪一日游

在三零八政治大海啸的一周年纪念,14、ewa、先洛、富勋、Ivan和我从吉隆坡越过巴生与钟兴和max会合再前往瓜拉雪兰莪开拓视野、增广见闻。感谢博友路见要鸣和细水长流的热情招待让我们的瓜雪之行格外开心。



细水长流、我、路见要鸣,摄于著名的瓜雪河边海鲜楼
在断头台上拍大合照
这里到底是哪里?(其实是皇家山)

fear factor

先洛和14


我和ewa

我们在看萤火虫的船上

一个开心的旅程。。。和美丽的句点。。。

2009年3月4日星期三

砂拉越307辩论会--张庆信vs.黄培根

在金宝抑或西马,我都发现一个“我以为”和砂拉越一样的现象,就是一旦朝野辩论,大家都是认为国阵必败无疑。今天,我发现我错了,我通过一个砂拉越诗巫的网站看见既然大部分的网友认为这个星期六“张庆信vs.黄培根”的辩论会,张庆信会胜。

我在西马的一位朋友也多次与我通电皆向我分析张庆信会输,然而我的感觉是,若按照张庆信日前的谈话内容及他所要求的辩论范围,这场战未必输!
张庆信在回复黄培根的文告中提到“我歡迎有原則、立場的辯論,我也不希望任何人去模糊、扭曲人民視線,直接了當的從那裡開始,我們就從那裡辯論起”  也就是说这场辩论时没有辨题。
然而,这场辩论的导火线就是。
张庆信说“民聯口口聲聲叫政黨人民遵重民主、關懷殘疾人仕,卻在該起事件中群起抨擊該名身患殘疾、甚至任由支持者進行各項令人嘩然的香燭咀咒、焚燒人偶,甚至是發佈極惡毒的咀咒、對像包括其家人、祖宗。 這種現像讓我們看得很清楚,有些人的民主、公正、清廉的說詞,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當他們得不到本身的利益,捍衛不到他們的政權,就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去煽動無知的人民或支持者、不惜去打擊對手或政見不同,己離棄他們的昔日同志”
如果按照“从那里开始,就从那里辨起”的辩论模式,张庆信应该就不会输,所以,在此先预祝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旗开得胜!
虽然,一般上上面一段通常是用作结尾,可是,张庆信不立辨题,尔后,黄培根应该是意识到情况不妙就发表文告要求双方就针对“政治青蛙的政治道德所带来的影响”来一场公平的辩论。 让这次的辩论会有了辨题。
最后,期待星期六的辩论会让现场观众大饱眼福。

2009年2月22日星期日

张庆信 vs 黄培根 -- 唇枪舌剑

以下是拿督斯里张庆信的文告

民都魯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張慶信太平局绅就民行黨砂州宣傳主任黃培根所下的辯論戰書受媒體詢問時大表歡迎,


黃培根是針對拿督斯里張慶信于本月8日,于一項公開場合發表對許月鳳事件看法後,即發出文告。

「我歡迎有原則、立場的辯論,我也不希望任何人去模糊、扭曲人民視線,直接了當的從那裡開始,我們就從那裡辯論起」

「如今地點我己擇定民都魯中華工商總會禮堂,時間則為下午2時正,我會恭候黃培根前輩的大駕光臨、揖手候教」

屆時,張慶信也希望能夠從辯論中,讓人民、出席者去瞭解霹州變天,許月鳳何故遭眾人所指控的各項「罪名」,一一辯明說清,並且將所知曉的與出席者、人民們分享。

「若黃培根同意我的請求,那麼3月7日、下午2時,我們在民都魯中華工商總會禮堂見!」

2009年2月21日星期六

没有十全十美,只有力求更好——三回Seng S Ong

刊登于《当今大马》

这是原文,《当今大马》编辑部改了一些

感谢《司马昭之心,确实是如此——回Sam J S Ting》赐教。首先,普遍上大家(大部分人)都认为署理总会长应该是内阁成员之一,所以若是将署理总会长的名字加入提议内阁成员名单内,过分吗?这不但不过分,而且似乎还有些理所当然。

再来,我不否认不进内阁部不表示无法为人民。谈回蔡细历的个案,他在担任内阁部长时表现优良,有机会是否应该把他重新招入内阁为民服务呢?国家需要人才,既然这位前卫生部长在担任部长期间表现优良,那么就应该继续给他机会为民服务啊。当大家感叹朝中无人办事之时,某人又对能者诸多批评,我只能说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十全十美的领袖才可以当任部长。

当你说马华已经被华人唾弃之时,我想回应的是“我也有同感”,如今马华正是需要一位有意愿整合党的领袖。若要整合一个党就必须重用每一位票选领袖,因为他们都是民意代表,只有结合各个势力才能让马华再次强大、再次展现昔日之雄风。排挤、打压只会削弱组织的势力,当马华中央代表让蔡细历胜选之时,马华领导层就应该留一份给他。通过下三滥手段或通过歪理来打压票选领袖的绅士们,只会让马华分裂。所以,我想司马昭之心属谁,大家心知肚明。

“Sam J S Ting不否认政治人物的私德会影响国家,却执意要求“机会”,宁可牺牲国家名誉也要支持一个私德有问题的政治人物,毫无顾虑瓜田李下的嫌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可是“选择一个可以为华社争取福利的署理总会长”如此简单吗?更何况,华人选民已用选票表达自己的心声。如果我要像Sam J S Ting那样,拿华人有没有示威抗议蔡细历当选马华署理总会长这种技巧来误导读者,我也可问问Sam J S Ting,有没有华人抗议蔡细历没受重视?”


以上是《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回Sam J S Ting》部分原文,涂黑的句子是我理解您表达“ 华人用选票表达反对有私德问题的领袖”。或许是我理解失当,不了解您旋转跳跃的思考程序,故此向您致歉,毕竟我不是您肚里的蛔虫,无法与您的思考程序同手同脚。
我接受您质疑我对蔡细历辞职的原因分析,不过,我想请教您几个问题:
1, 若蔡细历不辞职,此事是否会被政敌当作把炳,被威胁?
2, 若蔡细历不辞职,此事是否会成为反对党大选的课题?
3, 若蔡细历不辞职,此事是否会继续恶化?
感谢您为大家重复您的论点,让大家对您要表达的事实明朗化:
“第一、在广大华人人口找不到有能者,是马华无能和没吸引力”
在马华绝对存在有能者,可是,《人才不嫌多》!

“第二、因性丑闻而退出政治是普世价值,连性开放的西方国家也不例外。放不下官位的政客就等着人民的选票来制裁,多谈无益。”
价值观是随着社会的改变而改变,为什么我们得一直跟在西方国家后面?然而,在我已经论证“退出政治,不是普世价值”的同时,我想问: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比西方国家拥有更开明的思想?更理智的将公私分明。蔡细历不用“长得很像我、声音很像我,可是不一定是我”的技巧来个“金蝉脱壳”,反而愿意卸下一切职位之时,您还能说他放不下官位吗?如今,他是从支会开始才让他登上署理总会长 。
最后,我想告诉您人民唾弃马华,马华就必须拥有多位有能力的领袖让马华在执政机关为民喉舌。不要在人民的唾弃后又再踩多两脚,而且这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十全十美,所以我们应该要告诉人家,怎样才能更好。愿与您共勉之。

司马昭之心,确实是如此——回Sam J S Ting

转摘自《当今大马》

Seng S Ong | 2月20日 傍晚6点23分


Sam J S Ting的〈勿混淆视听,企图误导——再回Seng S Ong〉一文,终于回应了什么是“司马昭之心”。所谓的“有名有实地署理总会长”看来就是作者“提议内阁成员的名单加入‘蔡细历’”这么简单。

要服务人民就必须作官吗?许多宗教和非政府人士在为社会付出贡献时,可曾听到他们的名字就必须在内阁成员的名单?莫非没作官、没作“有名有实地署理总会长”就不能为社会贡献吗?

我敬佩沈慕羽,因为他不求官位,而实实在在为华社作事。而那些“精力太多”的“有能者”却一天到晚只有权谋和官位才能作事。

我就是唾弃马华的的华人之一,加不加“蔡细历”的名字是马华的内部事务。想用激将法,看来是行不通。对我来说,马华公会已经和华人社会脱节,完全不能掌握民心,“为华社争取福利”这个口号,和台湾国民党以前经常在喊的“反攻大陆”一番,只是马华的一厢情愿。

我在〈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回Sam J S Ting〉文中只提到“为何纵然蔡细历在大选前辞职马华也兵败如山倒?”这一段用了一句“纵然”,还加了一个问号的话,却变成了“华人唾弃马华的原因竟然可以掰到蔡细历性丑闻的份上”,这“乾坤大挪移”和“了不起的三流小说家”只怕只有作者本身当之无愧。

谁在“混淆视听”?我想,事实摆在眼前,这篇〈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回Sam J S Ting〉原文就是证据。

作者为了替“蔡细历”辩护,连他辞职的原因也写得头头是道,“为免事态恶化”、“明白大选在即,为免拖累整个党”、“不用再受政敌威胁”、还不忘称颂“蔡细历”的医生本行。然而,这堂堂正正的辞职理由和现在似乎是遥远的故事了,这个人作事的原则跑到那里了?

蔡细历想学克林顿就先别向巫统首相辞职,继续作卫生部长。如果是为了避免拖累整个党,就向黄家定辞职而不是向巫统首相。蔡细历当初不敢作克林顿,他的支持者现在才来大谈克林顿,连“避免拖累整个党”也敢说出来,这是事后诸葛。

还有,要是还真得要谈克林顿,请先建议政府允许公开贩卖“花花公子”、“阁楼”,在学校厕所贩卖避孕套,允许人民自由拥有枪械,等等。要拿美国的例子,就干脆来个“苹果对苹果”。只拿一小段来辩护,倒不如叫蔡太太学希拉里出来竞选作部长。

再重复我的论点,第一、在广大华人人口找不到有能者,是马华无能和没吸引力。第二、因性丑闻而退出政治是普世价值,连性开放的西方国家也不例外。放不下官位的政客就等着人民的选票来制裁,多谈无益。

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

勿混淆视听,企图误导 -- 再回Seng S Ong

刊登于《当今大马》

看了《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回Sam J S Ting》,我发现作者还搞不清楚状况。我第一篇是回复《道德有污点就不能领导马华》,因此我们讨论的范畴是蔡细历能不能领导马华。我所指的“机会”就是让他做一个有名有实地署理总会长。这样基本的问题怎么你还问得出口?实在让人惊讶。

我原想请问阁下,您认为华人不投国阵,在意识形态上,是因为对国阵的种种弊端的否定呢?还是因为他们不能蔡细历来领导马华?只不过细想了一下,这种缺乏智慧的问题实在浪费大家的时间,看来也不用多问了。只是还望阁下自重,别为了口舌之争,妄自混淆视听,让自己的言论都变得毫无价值,进而企图蒙骗普罗大众。
我不否认从前的蔡细历在私德上确有过失,但是您可曾也注意到了,在公德上,他却是一位标准极高的人?否则如何可以部长之尊,一句话“对不起大家,我将辞去所有职务”就放下一切?这也许就是为何蔡医生可被公认为历任来表现最好的卫生部长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再者,《道德有污点就不能领导马华》的文章中笔者提出一个关于“家族生意”的有趣疑问,我想请教您:“那是他们两夫妻的事,如果姐夫已自动辞去所有职务向姐姐表示他悔改的诚意,我姐姐愿意原谅他,股东们也愿意让他回来公司,条件是他必须从底层重新做起,而且同事们又认同的他悔过及优质的领导,一致推举他继续领导公司;综合了以上条件,没有什么理由我会站出来反对吧?”
当然,我绝不赞同以如此儿戏的方式来比喻马华,毕竟马华不是家族生意,是一个民主政党,党员才是真正的老板,若党员不肯,谁原谅都没有用,今天的蔡细历也就不可能重新出发了!是党员展示的宽恕与接纳,造就了一个回头浪子的故事。
接下来,谢谢您为我提供这么多因为性丑闻断送政治前程的领袖,然而我也只能用众所皆知的克林顿案例来告诉您,事事无绝对,而且事实上是,克林顿根本不是因为性丑闻而遭受弹劾的,美国人没这么是非不分、公私不明。克林顿之所以遭到弹劾,那是因为他撒谎呈假口供不承认,犯了公德公信的原则,才惨遭弹劾,当然,基于他优秀的治政能力,也免了罢免噩运,难道您没从中学习到什么吗?
当初,蔡细历选择辞职,您认为是为了巫统不接受呢?还是某个报章的民调?以简单的思维分析,两者都不是,他之所以会选择辞职,原因有三,第一,为免事态恶化,快刀斩断麻,这种当机立断的性格,如同他的职业,就像一名医生处理流血不止的病人一样;第二,明白大选在即,为免拖累整个党,成为万劫不复的罪人;第三,不用再受政敌威胁,以免活得躲躲闪闪的,像某些因为丑闻让人掐着喉咙的政客一样。
所以,烦请您不要再说巫统不接受了!其实,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简单的实验,以印证您的猜测,方法非常简单,老老实实的把提议内阁成员的名单加入“蔡细历”三个字,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何必唠唠叨叨的“揣摩圣意”呢?马华大言不惭说要改革,但连呈个名字都怕巫统不肯,讲改革,讲极都没人信啦!难道马华不知道,人民最感到恶心的,就是这种奴性吗?不过,我想马华总会长没有这个胆量!您还是省下点口水吞大饼吧!
另外,我发现您很适合当一名了不起的三流小说家,因为你瞎编乱造故事的功力已经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了!华人唾弃马华的原因竟然可以掰到蔡细历性丑闻的份上,真是让我打开眼见并对您的“乾坤大挪移”佩服到五体投地!要知道,这个说法,连朝野议员数百人都没一个想得到,只有您一人度得出这种烂桥段,如果您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就真是太可惜了!
也请别告诉我独立调查中心的报告,那种问卷形同有人问你:“您认为大便臭吗?”一样低能,除了白痴,谁会说大便是香的?说到民调,我胆敢挑战马华再请独立调查中心用以下四个问题搜集民意:
1. 您能接受领袖为私德问题总辞,改过自新,从零做起?
2. 您是否同意马华目前上下一心,团结一致?
3. 您认为马华不得民心,以下因素何者影响最大?
A.当家不当权 B.领袖无能 C.蔡细历的私德 D.同流合巫 E.敢怒敢言
最后,谢谢你的劝告,不过,对不起,我用不上。到底是谁在误导读者,我对《当今大马》的读者有信心,看来不用您多操心,连“蔡细历的丑闻导致国阵在308兵败如山倒”这推理的说得出口,司马昭之心属谁?呵呵,别当读者是傻子了好吗?送您一句话:“道德是指引自己的明灯,莫错用为焚烧他人的火炬!”共勉之!

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回Sam J S Ting

摘自《当今大马》

Seng S Ong | 2月19日 傍晚7点18分


蔡细历是马华中央代表个人的选择,不是全马来西亚人甚至不是马来西亚华人的选择。既然马华中央代表已经给了他机会当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和他的支持者(如Sam J S Ting)到底还需要什么机会?

Sam J S Ting在《为何不给机会有能者呢?》一文中提到"不否认国家领导人的私德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形象",在《人才不嫌多——回Seng S Ong》再度提到“私德有问题的政治人物会影响该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这不阻碍Sam J S Ting“牺牲大我,完成小我”,看来这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

Sam J S Ting不否认政治人物的私德会影响国家,却执意要求“机会”,宁可牺牲国家名誉也要支持一个私德有问题的政治人物,毫无顾虑瓜田李下的嫌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可是“选择一个可以为华社争取福利的署理总会长”如此简单吗?更何况,华人选民已用选票表达自己的心声。如果我要像Sam J S Ting那样,拿华人有没有示威抗议蔡细历当选马华署理总会长这种技巧来误导读者,我也可问问Sam J S Ting,有没有华人抗议蔡细历没受重视?

我确实不是黄大仙,只是Sam J S Ting为了蔡细历可以选择性忘了,当初是蔡细历向巫统主席及首相辞职。如果蔡细历认为巫统及社会可以接受,当初又何必辞职?所以,Sam J S Ting该问蔡细历为何辞职而非问我是不是黄大仙。更何况,巫统本身的前雪州大臣阿布哈山因为诽闻而下台也从此销声匿迹。前美国纽约州长斯皮策因召妓丑闻下台后,芬兰外长卡内尔瓦被传媒揭发向一名艳舞女郎发放200个手机短信,部分内容隐含淫秽意识。内尔瓦被所属执政党撤去外长职务,成为芬兰首名因丑闻下台的外长。这些私德有问题的政治人物有那一个会重新要求委任为领导班子?因性丑闻而退出政治是普世价值,连性开放的西方国家也不例外。

拿华人有没有示威抗议来作借口可是有趣的技巧,蔡细历当选马华署理总会长,没人示威并不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社会接受蔡细历。第一,选不选蔡细历是马华代表的内部事务。第二,从去年选举成绩来看,华人普遍上已经唾弃马华。马华在华人选民为多数的地区如槟城全军覆没,在吉隆坡只获一席,许多华人选民用手中的选票来发挥民主。Sam J S Ting在《人才不嫌多——回Seng S Ong》提到“只是想选择一个可以为华社争取福利的署理总会长”,而广大的华人选民在槟城和吉隆坡用选票来回应他们不认同马华。

劝Sam J S Ting别把党内民主当成国家的民主,马华中央代表搞的党内“民主”,凭什么要这个国家和人民承受后果?问题不是我在误导读者,拿马华的一党“民主”却要别人认为,蔡细历似乎是众望所归和人人爱戴的有能力领袖。Sam J S Ting能不能例证他的能力来看看,为何纵然蔡细历在大选前辞职马华也兵败如山倒?为何蔡细历在大选前向巫统主席及首相辞职?




2009年2月18日星期三

人才不嫌多——回Seng S Ong

刊登于《当今大马》

拜读《难道没有其它有能力的领导人?》后,我发现作者没有务实的看待问题。今天,私德有问题的政治人物会影响该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我所提议的是,既然蔡细历有能力也获得中央代表的委托,为什么不给他机会呢?

当你告诉我们中央代表选择蔡细历是为了个人利益时,我要告诉你,请不要在误导读者了!请你告诉我,投选蔡细历的中央代表获得什么个人利益?他们只是想选择一个可以为华社争取福利的署理总会长,你怎么可以如此污蔑?
既然拿督斯里蔡细历是票选总会长,我们就应该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给一个机会让蔡细历表现。当大家在高喊“民主、公平”之时,又反对票选代表,这不矛盾吗?对蔡细历公平吗?
拿督斯里蔡细历已经是票轩代表,他得服务马华三年,恳请各位小人别再说“巫统不会接受”或“丢尽华人的脸”来压迫好吗?巫统都还没说不接受,难道你是黄大仙会算到吗?目前也没有华人示威抗议蔡细历当选马华署理总会长啊!
或许有其他更有能力的人,可是,我认为在每一个领域“人才都不嫌多”因为我们要好“力求更好”,所以别放过任何一个有能力的人。

难道没有其它有能力的领导人?

转载自《当今大马》

Seng S Ong | 2月18日 下午4点52分

看了Sam J S Ting 的〈为何不给机会有能者呢?〉,我觉得非常好笑。既然作者已经不否认国家领导人的私德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形象,难到还要向全世界证明马来西亚因为国家小所以没人才?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确实也是有道德败坏的记录,虽然他还不至于被人录进光碟,可是他还有自知之明,下台后不曾要选众议院或参议院。然而,克林顿却也让美国的国际形象大打折扣。


如果马华公会的中央代表要的是那些有道德败坏的领袖,就千万别再口口声声代表6百万马来西亚华人,这些代表只选个人的利益,而非全马来西亚人的福祉。如果6百万华人口却找不到一位有能力的领导人,那是马华公会无能及没有吸引力,别拖累马来西亚的国家名义,特别是马来西亚华人的名义。

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什么事情都是小人之举。如果马华中央代表要的是个人利益,先别问广大华人选民的同意,难到作为国阵老大的巫统就会接受吗?马来人保守的思想,连黄洁冰也必须接受,莫非要等到巫统拒绝后,再来讲现在的总会长无能懦怯?

岂可赖是巫统阴谋呢?

刊登于《当今大马》

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指责巫统是黄洁冰裸照风波黑手。他还批评这是巫统的肮脏政治手段。他声称,这项风波背后明显有一项阴谋试图推翻民联各州政府,霹雳和吉打州之前就发生一系列绑架或贿赂民联议员的事件。

“我们看到一种民联议员遭到攻击的趋势,从霹雳州开始发生,再到吉打州,而现在发生在雪兰莪州。”
他抨击,亲巫统网站《Agenda Daily》刻意趁机炒作卡立和黄洁冰,被指行为不检的照片,并表示这是证明巫统是幕后黑手的最佳例子。
再一次,再一次发现安华的政治智慧已经大不如前了,甚至发现他的判断能力已经不如当年那么有智慧,唯一不变的就是哗众取宠的功力。 他说裸照风波黑手是巫统简直就是姓赖!人家都报警说怀疑是前男友干的“好事”,怎么还可以把罪名来在巫统身上呢?如果这事能把责任推给巫统,那么拿督斯里蔡细历的短片,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安华策划的呢?
安华先生更加离谱的言论是,巫统旨在推翻民联各州,撇开槟城不说,看回雪兰莪,民联和国阵的议席差距是一、两件“陷害事件”就可以促成变天的吗?这些言论根本就是不合逻辑而且就只是误导人民。
916变天不成赖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带议员去台湾考察还勉强说得过去,可是,这次裸照事件也赖到巫统头上真的太荒谬了!

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为何不给机会有能者呢?

拜读了〈道德有污点就不能领导马华〉,有些话我不吐不快。

蔡细历在当选内获胜,这是中央的决定也等于给一个机会让他服务马华。那么我就想将作者的“家族生意论“抛回给笔者,如果今天大家都认为你的姐夫可以胜任,你的姐姐也原谅他了,那么他可不可以继续领导你的家族企业呢?

在人生的路上,孰能无过?在政治上,我们应该把个人能力放在第一位。我不否认国家领导人的私德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形象,可是,只要该名领导者有能力,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何必这么执著的把蔡细历逼入死胡同呢?

既然中央代表给蔡细历一个机会,为什么有心人士还要打压甚至否定中央代表的决定呢?这些人不觉得自己像小人吗?

下届选举给他一个审判

继张大议员和求真先生在《当今大马》在去年大战后,这次在《独立新闻在线》又再次遇到敌人。首先我不知得恭贺张议员知名度再次提高还是为他“凄凉”的遭遇感到可怜。

无论如何,我深深觉得,若国阵还要再来届大选继续执政就必须以行动来证明。从几篇“呛鼻”的文章来看,张庆信和巫统部长纳兹里为了国会媒体走廊而撕破脸的事件、要求内政部长为滥用内安法令逮捕记者而下台等事件,似乎没被大家注意,因为有人还说“样样都是以巫统为本,讲求国阵精神,巫统说一,你不能摇头说二”,这里烦请张议员对巫统极端的言论给予反击及大肆宣传!

其实,我觉得许月凤退出行动党后被批评为不尊重民主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若他真的是在党内被打压无法发挥或受到党州领袖的侮辱,我认为他退党绝对情有可原。试想想在一个被打压的环境,样样必须服从党,要如何有效地为民喉舌,为民解困呢?

既然退出可以让他有更大的空间服务选民,何乐而不为呢?在网络上也有许多人要求被边缘化、无法在党内发挥作用的蔡细历退出马华以更有效的服务华社。这进一步说明,不少人也同意在一个手打压的环境,无法给予人民最好的服务。

当大家在批评许议员为千古罪人的时候,是否想过为什么她要退党呢?二十年的感情和常年立下的声誉,是什么让她愿意牺牲这一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了解,她在党内是否犹如外界谣传那样被欺压、侮辱,再来论断许月凤是不是千古罪人。我们更不能说被打压是“她和行动党的问题”不应该退出民联,因为身为老板的人民不应该不顾员工的工作环境。

在民主的社会,我绝对同意用跳槽来夺得政权是一种肮脏的手段更是一个罔顾民意的行为。可是,在许月凤的事件上,我认为不能以如此简单的方程式来计算,因为“跳槽”并不存在,只存在“离开”。许小姐这项举措是否正确,我不肯定。但是,我认为与其这样吵吵闹闹,使社会鸡犬不宁,倒不如让好好表现,让下届选举给他一个审判,不是更好吗?

勉强没有幸福,没有中止的吵闹只会让社会进程停止,就算不应该退出也退出了,何必再闹翻天呢?退出后,给人民的服务优劣与否,下届自有分哓。

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新春团拜

大年初五,07年的高三忠班继除夕前一夜的相聚后进行新春大团拜。我们在十二个小时内总共拜访了20 户,说得难听点就是红报到手就走人!只有,林芳燕校长、贝建安董事长和张延忠董事家,我们坐得比较久。哈哈,希望来年这样的新春大团拜能继续举办。

新春团拜从我家出发

摄于林芳燕校长大宅

大年初六的晚上,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和包章文上议员莅临寒舍让我家今年的新年增色不少。祝愿他们万事如意、龙体安康。。。

明天就要回去金宝了,有点讨厌,可是也是时候收拾心情拼出辉煌的一年!

2009年1月26日星期一

己丑年 新年快乐

新年到!拜年时间到!诚心向大家拱手鞠躬贺年!

祝大家牛年行大运

祝愿马来西亚国民富强、国泰民安,“牛”转乾坤让“牛”市连年

祝愿华社能团结一致、挺胸做人,思维能更加成熟,最重要的是获得公平的待遇

祝愿父母龙马精神、平安快乐、财源广进、万事胜意
祝愿兄弟姐妹家庭幸福、学业猛劲、万事如意、笑口常开
祝愿亲朋好友吉祥如意、大吉大利、无往不利、事事顺利、金玉满堂、青春常驻、恭喜发财。。。
祝愿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学业上,我希望自己可以获得至少3.0的gpa成绩
我也希望能加强自己的人际网已备日后踏入社会之时,有他们为我的指路明灯或踏脚之石。对于我从小热爱的“方块字”我盼望能继续通过部落格的写作继续加强写作水准。透过与部落客的交流,我希望能加强自己的判断能力,这也是我过去一年最大的收获。这一年,我希望能和各位大专团契的职员一同把团契的事工带上一层楼。今年年尾的三个月大假,我希望能如愿和我去年的“贵人”一同走入人群,了解社会百态、民间疾苦。

最后,祝愿各界在金牛年可以气势如牛,行大运,发大财。。

2009年1月22日星期四

引入中国大学,别急!

首先,身为炎黄子孙的我对于马华总会长欲引进中国名校深表欣慰。这位被寄予厚望的总会长,至今说了很多,可是,落实得似乎无声无息。
中国的高等学府是我国独中生梦寐以求的学园,如果把分校设立在我国,那么这些独中生圆梦的纪律也将大大提升。另外。把中国大学引入我国无疑能提升国内的高等教育也能吸引许多外国的学子来我国求学。再者,我国似乎没有以中文为教学媒介的大学,若是成功引进将是一个突破。可惜,这只是表面的事物。。。
众所皆知,许多中国大学的文凭都不被马来西亚政府承认,那么为什么马华总会长不把精力放在争取承认的工作上呢?还记得当年官拜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之时,一个“三万变三千”炮打教育部的显赫功绩,可是,他去忘了自己在高教部必须为华社谋取更好的高等教育。让中国大学在马来西亚设立分校为华裔子孙提供优质的华文高等教育又如何?毕业后,这批精英还是不被马来西亚政府承认啊。
再来,马华公会本身设立了拉曼大学,这大学拥有许多科系不受承认撇开不谈,这大学的行政偏差及体制的不健全是需要马华关注的。行政人员的怠慢处事态度,就算有一流讲师压阵,学校也未必能办得好。拉曼大学是马华公会在教育工作上的壮举,可是当拉曼大学高喊“UTAR My Choice”之时,学生直呼“UTAR No Choice”。就连自己的大学都搞不定,怎么马华总会长不要把集中力放在这里呢?身为拉曼大学的学生,我深深觉得拉曼大学必须时常与学生保持紧密的沟通否则这种校风将让拉曼大学招生困难,进而导致水准下滑。这种情况下,马华公会还要引进中国大学来砸自己的饭碗?
许多中学毕业生欲前往中国或台湾升学并不是因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而是本地的月亮不光照!尤其以独中生为例,本地大学不收留他们,拉曼大学又“这么差”,除了出国他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当我们看见华社人心人士劳心劳力,为什么马华公会不要尽力让国立大学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进而把国人留在国内?
把中国大学引入还不是时候,希望马华总会长能务实的先解决上述问题让我国的华裔子弟的高教福利更好。

2009年1月16日星期五

安华

去年308 政治大海啸让反对党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三分之二议席更带来了历史性的一章。安华在1998年差一点登上王位的遗憾变成他心中永远的痛。。。
他916的神话让全民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之前不断呛声说变天就要到来、派兵到台湾展开“抢人行动”、就算到了915大集会还是大胆的说马上便天。。。结果,到了2009年1月16日了,天还是蓝色。安华骗了我们。。。
为了保护要跳槽的国阵议员,向媒体说要已致函首相让权力顺利转移,全民再次期待,开心地等待安华的好消息。可惜,或许他的秘书把信函的内容搞错了抑或邮差送错信,首相手上的信却是安华要求讨论国家治安问题的信函。哈哈,我想这是安华欺骗我们的可能性大一些。
为担任我国首相铺路,故弄玄虚一番还是让贤内助回家看孩子上阵安全区巴东铺,结果如愿回到国会。恭喜之余,有个疑窦。安华先生在竞选期间于华人区高喊“我们都是一家人”,在马来村就说“捍卫马来人主权”,这里似乎出现矛盾咯,既然是一家人,为什么只捍卫马来西亚的马来人的主权呢?他到底在欺骗谁啊?
瓜登补选期接近尾声,安华先生再次给了人民一个希望,声称6位砂拉越的国会议员将跳槽。如果这还是为了争取支持的谎言,我建议安华先生直接说“补选后民联将执政,若回教党胜出,该议员将成为部长”。

2009年1月11日星期日

回到金宝

今天,我乘搭德士回到金宝。真得要开学了,在吉隆坡的日子我并没有如之前预料般轻松。每一天,似乎都有排满的行程让我觉得有些疲惫。
在回金宝的路上,汽油负担一只盘旋在我的脑海。这不是第一次我搭德士回来,从和几位司机的交谈中发现他们使用的天然气燃料只要区区10令吉就可以行使120公里。反观,一般使用汽油的轿车得花上约30令吉才能行使120公里。那么天然气不就是饱受汽油负担者的救星吗?据说,只有都门一带才有天然气的增添站,这将是其不方便性。
我的家乡(民都鲁)是国内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区,这个利民的替代资源却没有在那里实行。不知这样,砂拉越甚至全东马都没有这个技术,好讽刺哦!我总算了解,马来西亚不平衡的发展才是东马落后的主因。古时候,天然资源丰硕的地点总是最繁荣,为什么全国最富饶的砂拉越却是国家的落后州呢?真希望州政府尤其是领导本州20余年的“白毛首长”好好反思,为什么没有向中央要求呢?
来西马一年了,真的看见东马的悲哀。。。

2009年1月9日星期五

深感抱歉

昨天,我帮了一个人,今天,也好像我害了那个人。。。
因为我的不够深思熟虑造成这项结局。。。
谢谢你让我有这个教训。。。
希望我可以永远记在心里让我在日后能把每件事处理得更好。。。
对不起那位被我害到的人。。。。

This 2 day

昨天,振国带我先后见了杨名万先生和阿武叔让我对一些事物上有更深的了解。关于,Astro的节目之被拿督斯里张庆信炮轰后,我听见了另外一番的解释,真伪与否,我认为都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这带给我的寓意就是“没了解清楚就别枉下判断”。这位绝对是值得交的朋友,三更半夜也长途跋涉把我安全送到家,因此这里特别鸣谢。
今天,我见过了拉曼大学辩论组的组长。一段午饭时段的交流让我活一不浅。在分散后的路上,我在反思到底辩论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知识的交锋吗?当我接触辩论开始,我就认定比赛的胜利就是最终的目标。对我而言,一个好的辩论员绝对不是拥有渊博学识,能以高深的语文进行辩论的辩论员;反之,我认为一个好的辩论员是一个用大众化语文与内容来说服大家接受。如果硬要表现出自己高超的语文造诣、学富五车,那么只会沦为“自己辨,自己爽,别人在抓头!”辩论不就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你的立场吗?
过后,我另一位值得交的朋友从柔佛适经都门来找我吃晚饭。这个晚饭真的让我有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因着我们讨论一个非常荒谬的假设课题让我们冲动的跑上了云顶!谢谢波力拔客带我和两位朋友一同上云顶享受高原的冷风。我们在“信不信由你”的角落见识了许多世界的奇珍,此番产促之行实在让我获益良多。
睡觉时间到!一起来祷告。。。

2009年1月5日星期一

临别假期

我的假期就要结束了,在民都鲁的日子真的很温馨。爸爸的咆哮、妈妈的唠叨让我舍不得搭上飞机离开家乡。可惜,人在江湖总是身不由己。。。
我的开学日期是在12号,可是为了节约开支,我就提早来吉隆坡。另一方面也想趁此良机会一会久违的老朋友抑或不曾见过的网友,希望还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正面的价值观。
还没开学,我还不想提及新一年的展望只想沉醉在假期的悠哉,继续堕落。感谢上帝,我上个学期的成绩是3.0,这也说明了我确定拿到上大学一年级的入门票,问题是我要转去会计系吗?我拨电话去询问了,他们说取决于是否有空缺。嗨。。。。。算了,先玩再说!
刚从机场回来,这个星期我就是由先洛收留了。。。希望我在开学前,可以愉快欢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