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民联布城的梦,这么近也这么远

槟城州政府算是民联执政的几个州当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州,可是最近迁入新居和豆蔻村事件真的把槟城首长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林吉祥常常看到别人的大屋抑或稍有可以的资产都会要求反贪污局介入调查甚至在报纸上炮轰并要求给予解释。这次传闻中他的爱子担任首席部长短短一年期间便可以花数十万令吉装修新居,甚至还有传闻他是以约两百万令吉购入该独立式洋房,试问为何林吉祥没要求儿子向人民解释清楚,到底钱从哪里来?林吉祥喜欢要求别人透明话资产之时,强调自己是以“CAT方针”执政的廉洁首长林冠英是否更应该以身作者,清楚的向人民交代呢?如果是贷款获得的,是否应该学习雪兰莪政府公布财产呢?你是第一个谈廉洁、公正、透明的州政府,为什么自己都做不到?
话说回头,当林冠英刚上任槟城首席部长时,他说官邸只需要花3万令吉就可以完成修补,那么如今为何又说官邸已成危楼呢?当国阵政府说得话30万进行维修之时,你却说国阵浪费公款,今天事实是否证明你在误导人民呢?首长官邸本来就是公家产业,若有认为损坏就应该维修,这是应该花的钱而不是浪费。其实,身为一个好的领袖,不需要误导人民来抬高自己,所以林冠英的素质真的有待改进。
当初拍着胸口保证会处理豆蔻村事件,答应人民将妥善处理并捍卫人民的权益,今天呢?兴权会领袖要晋见首长都被拒绝。今天,兴权会不如以往般支持民联其实是有原因的,他们之前猛轰三美爷爷是因为他们被三美爷爷欺骗,同样的民联政府当初无法解决豆蔻村事件就不应该拍胸口答应。日后,若兴权会回到国阵的怀抱,希望民联政府会记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不是怪国阵用政治力量渗透。
无可否认,豆蔻村事件是因为前朝政府引起,然而根据许子根说法他们有自己一套的解决方法,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因为反正他都做不到了,也没必要评论。今天,州政府是民联,民联也拍胸口保证会给人民一个交待,可是,为什么你又把球丢给国阵呢?你许下了承诺,却要国阵为你完成再把功劳归给你,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首席部长,如果我没有猜错,若是国阵拒绝,你肯定向人民说“国阵不愿配合,民联无能为力”来误导人民国阵罔顾人民意愿。不过,希望人民雪亮的眼睛看清楚所谓“CAT”政府是一个声音最嘹亮,但遇到困难时就推卸责任的政府。
槟城是民联执政州之中表现最好的一州,可是能力也不过如此,我想若是民联再不实事求是,还是靠炒作课题维持,近在眼前的布城将与民联渐行渐远。

19 条评论:

· 康华 · 说...

“1999年,豆蔻村居民曾经要求槟城州政府,将他们的土地列为传统乡村,以作为文化的象征。

2004年,槟城州国阵政府将豆蔻村土地批给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以及Nusmetro Venture私人有限公司。当时所通过的土地转让价钱是642万令吉,而有关土地的市价超过3000万令吉。随后,槟城州政府还给予发展商50%折扣,土地售价只有321万令吉,也就是市价的10%。在整个土地转让的过程中,槟城州政府不曾咨询过村民。

这起事件很清楚地反映着曾经执政的槟城州国阵政府,是如何地滥用权力去让一小撮的朋党谋取暴利,而人民的基本权益却被随意掠夺。

豆蔻村的土地案件被带到法庭,高等法院判居民胜诉,但是高等法院的判决却于2009年5月11日被上诉法院推翻。居民上诉至联邦法院,联邦法院于2009年6月24日驳回居民的上诉。

2009年7月2日,法庭工作人员在大批警方的护送下,前往豆蔻村张贴搬空令,要豆蔻村居民最迟于8月3日搬空村子。”

Fairnation 说...

基本上都认同朝野公职人员都要申报财产。

林冠英之前已咨询了公共工程局委任的承包商,并证实官邸结构安全、没有漏水迹象及没有白蚁迹象后,才决定举家迁入。

那时候的承包商在证实官邸结构安全、没有漏水迹象及没有白蚁迹象后依然索价30万翻新費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可以用3万就搞定"表面"的部分,就不需要用30万。

林冠英如果是真的要误导人民,也不需要用自己儿子的生命来作赌柱。住了进去才发现问题严重也属于正常。

两百万是现金买还是分期供屋,还是租?如果是供期,以首长的收入,加上房屋津贴,首长入住两百多万的屋子是绰绰有余。你也许不知道槟城的屋价,小生爷爷在槟城留了一间普普通通的祖屋给小生,两年前估价都近百万。

只是这件事上,小生就不满林冠英身为首长,处理官邸的事时扭扭捏捏,不够大方,没有大将之风。

豆蔻村事件,民联是有责任帮忙村民解决问题, 但这就意味国阵政府就应该逃过自己就是祸首的责任吗?祸首应该被问责,办事不力的也应该被讲。

现在国阵依然是联邦政府,联邦政府没有责任帮忙槟州是什么鸟话?

B@dman 说...

康华,
我所说的一切就是,无论谁犯的错都不重要。重点是,豆蔻村的事件之所以引起民怨是因为,民联政府没有履行当初拍胸口的诺言。

Fairnation,
官邸被白蚁侵蚀不是一年半载造成的,这肯定是很多年的事了。既然已经要求承包商彻查,为何查不出有结构危机?是否该承包商不够专业?才住进去一年,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当初林冠英是否误导。
关于购买房屋的事情,我是说要求林冠英向人民解释清楚是怎样购入该洋房。因为当他说透明化之时,是不是应该以身作者呢?
老兄,不要扭曲我的话,我是说,如果民联政府没能履行承诺就不要欺骗人民甚至日后将自己无法履行的承诺怪罪于国阵。我也从来没有否认国阵需要负上责任。

Fairnation 说...

乘包商是谁的人啊?公共工程局委任的人又是谁的人?

你说,才住进去一年,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当初林冠英是否误导。
请原谅小生没有常识,也要请炡信详细的说明,那里误导?

你要求他交代财产状况是对的,但也不要忘记鞭策一下基尔等千万令吉不符合收入的豪宅。
小生只是讲以他的收入和津贴,如果供期是绝对住得起200万的屋子。

民联不是不要帮忙,是能力上做不到,没能履行承诺又要给承诺,是应该骂。但如果中央是祸首,又有能力帮忙,却选择讥笑不帮忙。那一个更可恶?

B@dman 说...

或许是国阵的人,可是,一切都只是林冠英自己说的啊。既然今天发现这个承包商有问题,为什么没有公开指责,要求他负责?当中难免令人联想到他误导啊。一个危楼,需要30万维修,为什么当初说3万而已?
大哥,待我了解清楚基尔豪宅事件后,自有评论,您也不用以国阵的事件来模糊焦点。

既然你认为民联应该骂就好了,这就是我要说的,没有能力就不应该欺骗人民。欺骗人民骗取选票才是最可恶的!
中央不是祸首,从头到尾,中央没有介入,土地事件也不属于联邦管辖,不要能赖就赖,不能赖也赖哦!哈哈,中央有说不帮吗?你这么急着说中央不帮忙会否你有内幕?

Fairnation 说...

炡信,小生觉得你弄不懂小生再说什么, 也许小生的表达能力不好。
承包商是"专家","专家"在证实官邸结构安全、没有漏水迹象及没有白蚁迹象后林冠英才搬进去。如果林冠英当时听到官邸结构安全、没有漏水迹象及没有白蚁迹象,又何须动用30万?

现在住久后房屋的问题就一样一样的浮上来。要维修不合理吗?

你说"既然今天发现这个承包商有问题,为什么没有公开指责,要求他负责?当中难免令人联想到他误导啊。"这要等各位看观评一下究竟这个论述是强而有力,还是很脆弱的。小生留给官众说说。

土地事件不属于中央政府管辖,但槟州人民也是马来西亚人民。国阵是祸首,难道就帮忙解决吗?

小生收回说中央不会帮忙,我们就且看看中央政府如何帮忙吧!

Malaysia Freedom 说...

You are indeed a shame for Sarawakian for being a naive and arrogant supporter of the corrupted Barisan National! Just a coincidence came across your blog and felt that you are a young brad with no vision but a corrupted mind!

B@dman 说...

你也弄不懂我在说什么,我说,那些承包商到底有没有这样对林冠英说过,我们都不确定,因为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毕竟被白蚁蛀成危楼绝对不是一年可以办到的事。
屋子住一年算久吗?白蚁问题肯定超过一年才会让房屋变成危楼啊。

哈哈,我没说过国阵政府可以逃避责任,国阵政府也是必须尽力为人民解决各种问题。为表公正若国阵没有帮豆蔻村解决问题,我们一起写篇文章炮轰他,若国阵能解决问题,我们一同写篇文章奖励,如何?

Fairnation 说...

承包商也没有出来否认啊! 要是林冠英冤枉承包商,不上头条才怪!

白蚁可怕之处是它们在家里只是蛀木里面,表面完好,里面就千疮百孔,表面是看不出来的。

房子住一年不算久,但问题在住下后一一慢慢浮现,也是正常。以前谁会相信首长官邸会失修呢? 前两任的首长都没有在那里住。谁知道会暗藏危机呢?

国阵政府如果解决了问题,是他们应该的,因为事情是由他们开始。
没有被骂算偷笑,他们还要讨人赞!?
民联政府如果解决了问题,也是他们应该的,帮助州民是他们的责任。小生根本不会称赞他们。

但如果事情解决了,小生一定不会炮轰他们。

林廷辉 说...

你说:"许下了承诺,却要国阵为你完成再把功劳归给你,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请问,“当年耍手段,愚弄村民,签下合约,拿了钱,现在却要现任州政府把钱赔个人,世上有这么荒谬的事吗?”

豆蔻村的历史搞懂了没有?
事情来龙去脉搞懂了没有?
什么是法律搞懂了没有?
合约的意义搞懂了没有?
二十多间变五十多间的事搞懂了没有?
兴权会的议程,目的搞懂了没有?
到底是什么问题搞懂了没有?
为什么槟州民政到现在还是不敢针对此事搞懂了没有?
因为他们都知道以上的答案!你又搞懂了没有?

小弟,批评也好,赞同也好;反对也好,支持也好。还是一句:搞懂了,分析了,反复思考了,才决定你的答案, 好吗?

最重要的是,眼要看所有,耳要听所有,想要想全部!

谢谢。

Jimmy 说...

我想论人功过应当以整体来看,一方面作者说槟城州政府算是民联执政的几个州当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州,另一方面又说他们能力也不过如此,有点褒贬难分吧?

我想作者对于民联的要求可能有点不切实际,也不晓得作者使用什么衡量标准来说槟城州民联政府能力也不过如此?就因为他们还没有摆平豆蔻村这件事?敢问那个政府是有能力的?有多少人从来没有遇过无法解决的事而不得采取折衷方案?而作者又对当中所牵涉的问题范畴,深度,广度有多深的认知?

他们不是行政经验丰富的一群,不要忘记这是他们第一次执政,在很多方面还需要摸索,需要学习。我们总不能因为某位小学生还无法解开微积分问题而直指他能力也不过如此吧?

B@dman 说...

大家何必模糊焦点呢?我再次重申,国阵州政府之前做得决定必须被谴责。
现在,我讨论的是民联政府欺骗选民的事项,若是能力不足或其他局限就不应该答应选民,我说要说的是,民联欺骗选民就是不对。不能解决就要清楚的告诉人民而不是自夸自大说一定可以解决。无论是国阵还是民联,我都不同意开空头支票的行为!
廷辉,
你所说的我搞得懂不懂,都与我所说的没有关系,因为人民的欺骗的事实还是存在。
现在前朝政府下台了,你一直要他们负责,他们拿什么负责呢?
中央没有负责土地事务,州政府必须负起全责,前朝政府应该被谴责。这是我的观点。
当你要求我想全部时,你是否有看到全部呢?我直接问你啦,你要前朝政府拿什么负责?

Fairnation,
若是那个承包商察觉不到白蚁蛀食,要等到变危楼才发现,他根本就不专业了。

B@dman 说...

Jimmy,
我没有要求他解微积分,是他自己说自己会解,而也是自己跑去解啦。最后解不到了,就把题目丢给别人。

微积分本来就很难解,如果不会解,又答应别人能解,这种行为,可取吗?

我都在最后说了,民联应该实事求是,真正的探讨解决方案,找前朝商量对策也好,跟中央贷款也好,最重要的是解决民间的问题。

Fairnation 说...

这就是我们国家机构,推荐的所谓"专家"。

B@dman 说...

哈哈,那么为什么林冠英没有指责承包商不专业?当中是那么单纯吗?

Fairnation 说...

你觉得并非单纯,是你的感觉。小生尊重你个人的感觉。

小生认为,如果公共工程局如果发现林冠英是冤枉他们,不吵才怪。
小生讲没有问题,或你讲并非单纯有什么用?

最重要是公道自在人心。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7/03/2.html

gogainchin 说...

...就是,无论谁犯的错都不重要。重点是,豆蔻村的事件之所以引起民怨是因为,民联政府没有履行当初拍胸口的诺言。

看来犯错的确没事,要解决问题的那家伙才是该杀!
张天睗时常被人鸟也是应该的.自由贸易区里头犯错的也可以安枕无忧了! 林吉祥,翁诗杰, 你们吵啥屁?

林廷辉 说...

要前朝政府拿什么负责?

对不起,我们旨意过前朝政府会去解决问题!

我们只是要他们承认错误!他们有吗?

B@dman 说...

廷辉,
在这里,我就说,前朝政府必须承认错误。至于你说的解决问题是州政府而不是前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