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6日星期四

马来西亚日

47年后国家终于庆祝9月16日“马来西亚日”这得确是可喜可贺的突破。还记得第一次听见9月16日是在小学的地方研究课本而第一次庆祝则是在七年前,砂拉越首席部长宣布纪念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40周年而放公假一天。

但是,砂拉越真的是参组马来西亚吗?在马来西亚还没成立以前,也就是1957年的版图乃是称为马来亚而不是马来西亚。因此砂拉越和沙巴是连同马来半岛建立“马来西亚”换言之,我们应该和西马人平等。但是,47年来,东马的发展远比西马落后整十年。论贡献,东马富饶的天然资源在国家经济发展上应居首功、每每全国大选,东马选民更是国阵政府的定期存款,308大选还救了国阵一命。尔后,东马的发展并没有一日千里,内阁成员也没有明显增加,这对我们有欠公平。

如果国阵政府真的要达致一个马来西亚就必须拉近东西马的鸿沟,让东马的社会和西马一样繁荣进步、让东马人的声音和西马人一样响亮、让东马人也享有“南北大道”。。。。。。
最后,希望国阵政府能委任一位实权的东马副首相,全权发展东马。

2010年9月13日星期一

有缘三千万,无缘捐拉曼

《光明日报》在开斋节当天的新闻头条便是“有缘三千万,无缘捐拉曼”,看了这则新闻,我感到很纳闷,为什么这所集千万华社宠爱于一身的民办大学拒绝捐款呢?

基本上拒绝捐款的原因只有几个:
1, 拉曼大学不需要外界捐款,本身已有足够的流动资金。
2, 捐款人的附带条件过于苛刻。
3, 拉曼大学毫无兴建宿舍的计划。

马华当年向州政府申请到一块1千3百英亩的土地由当时金宝国会议员丹斯里丘思东太平局绅付款尔后捐给马华兴建大学。现在拉曼大学大部分的学生都居住在大学前门附近的住宅区,这些住宅区的单人房租金介于230令吉到350令吉不等。大部分的房子是交由金宝某个management company 出租并维持地区的治安,而这些房子的建筑商和该间管理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同一个人。换言之,这为投资者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从出售房子给投资者到出租和收租都由某个老板(拉曼大学其中一位捐献人)旗下的公司包办。


在这种情况下,拉曼大学理事会不接受捐款可能是不想建宿舍,因为拉曼大学理事会不想让两位捐款人出现利益冲突,所以迟迟未接受捐款。官有缘可能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一直要求要监督这笔基金的流向。如果说官老爷没有让步那么真的说不过去。因为他原本建议出任基金小组的主席到成立七人小组监管基金。七人小组从原本四人由官氏提议、三人由拉曼提议到拉曼大学建议的三人由官氏提议、四人由拉曼提议。最后,其实官氏没有控制基金流向的权利,他只是希望能确保他的基金全数用于建宿舍,这条件不算苛刻吧?

虽然拉曼大学开出的条件官氏接受了,但是拉曼大学理事会迟迟没有消息,各中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马华不尽快要求大学理事会从速解决此事,往后的日子,马华的高等教育牌将无效。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黄明志的新歌


video

黄明志的创作一项都惹来不少争议。

这次这首歌同样引起各种争议同时尖锐化各族人民之间的矛盾。如果黄明志真的要表达华人的心声,我相信在过去几次被“调查”的经验后,他应该知道粗俗的字眼不止无法正确表达心声反而会带来反效果。黄明志也不可能不知道,这类歌曲会引起的风波。所以,我认为黄明志不愿意改变其“粗俗风”绝对是为了搏出位。

对于黄明志这种行为虽然表达了华人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但是其呈现方式完全典当中华文化,有辱儒家。政府应该透过适合的法令起诉他,给他一个教训。当然,政府也需要以煽动法令来逮捕两位要我们回中国的教育界人士!

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先贤为这片国土做出钜伟贡献,没有人可以要我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