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星期一

X-mas in Rural Long house

托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的鸿福,我和先洛有幸随团前往民都鲁区内的长屋与原著民一同欢庆圣诞佳节,开拓视野。















这就是我们去长屋的交通工具。。。据说不是很安全。。。哈哈















这位体形似小叮当的就是拿督斯里张庆信,在向长屋同胞敬酒















张:交给你去把他们灌醉!















陈:请别怪我,国会议员之命不敢不从!















热情好客是他们的文化,这次的长屋之行无疑让我获益良多。
video

2008年12月21日星期日

46亿的秘密

交通部长翁诗杰(右图)终于公布延宕多时的巴生港自贸区调查报告第一部分,强调政府46亿令吉拨款没有付诸东流,也再次否认该自贸区为“白象”。

他澄清坊间对巴生港自贸区白费政府46亿令吉的说法,指相关拨款实际仅发出了13亿7800万令吉的贷款。

翁诗杰解释说,在2007年6月27日,政府批准给巴生港务局总额46亿3200令吉的发展贷款,但这项贷款事实上要分成3个阶段发出,截至今年的12月,政府仅发出13亿7800万令吉的贷款。

他因此抨击道,“很多投机政客蓄意不去了解事情的始末,因为让大家都误以为46亿白白浪费了。”

公布自贸区详细发展大事纪

此外,翁诗杰说明,今日公布报告属于第一项调查报告,而第二部分的报告则要等待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 Coopers)另行汇报。他重申该会计公司的调查不受到任何部门、部长或私人机构的干预。

这次汇报中,他也公布了一份详尽的巴生港自贸区大事纪,记录着巴生自贸区各项重大发展事件。

以各项数据驳斥“白象”说法

也是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也强力为巴生港自贸区辩护,利用各项数据来否认该计划属于“白象”工程。

他举出,巴生港自贸区共有1000英亩土地,有3个设备,每个设备皆取得增长率;第一是租用土地(没有建筑物),3月至11月的成长率为41%;第二是轻工业(厂房单位)使用成长率是183%;第三是自贸区的租用行政楼房,成长率为1274%。”

他也说明,巴生港自贸区在11月的投资额为9亿7400万,相较3月份的7亿4800万令吉,获得约2亿令吉的增长。另外,该区也在11月提供1659个就业机会。

另外,他指出,在3月和11月之间的集装箱数量比较,增长率达495%,而非集装箱数量增长率也有307%。

不意外未来政治人物被对付

翁诗杰表示,由独立会计公司所准备的第二部分报告出炉后,若有任何政治人物被采取行动,他也不感意外,因为人生本来就充满惊喜。

不过,针对反对党抨击两任的马华籍前交通部长林良实以及陈广才先后为巴生自贸区发出支持信,而被在野党指责滥权一事,翁诗杰不愿置评,强调这次汇报仅针对调查报告,不做他人对错的批判。

“支持信只是为了确保工程计划的执行,况且各人有各人的做法。”


我们这位忙碌的交通部长终于公开了46亿的秘密,可惜公布一点又不公布一不真的怀疑这位交通部长得办事能力。拖了这么久,结果还没公布完!!!希望他可以加以检讨。。。
这项报告让很多人大失所望了,你怎么看呢?我个人就抱着正面的态度。。你怎么说?

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国会辩论“渔民罢捕“

吉隆坡國會18日訊:古晉區國會議員張健仁今日就漁民擺工、擺捕的課題在國會要求緊急動議,唯遭到民都魯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張慶信掀起部份漁民海外濫用私售柴油課題。

張慶信極起遺憾的在國會中聽到張建仁所作的指責,因為政府雖然每年花費億元計的津貼仍導至柴油短缺、甚至還被張氏指政策「殘忍」、不體恤、甚至還被指「威脅」漁民困境、。

張健仁過後也被一眾9名國陣後座議員群起圍攻,甚至出動數據指他根本沒作足調查功課,甚至意圖藉著煽動漁民擺捕、擺工來撈取政治利益。

針對張建仁指責我國政府、聯邦農業及農基工業部的指控,同為國陣後座議員主席的張慶信也指出,毋論是朝野的人民代議仕當悉獲漁民要擺捕、擺工時,理應勸請他們應該冷靜並且尋求更完善的解決方。

「任何人民代議仕都不應該鼓吹、煽動人民」

《慶信指揭露漁民賣油實例》


針對張健仁的各項指責,張慶信在國會中也揭露原本也不相信有漁民私售津貼柴油的事情,但是過後親身去調查後方知「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因為有一次當見到一名老漁民在清晨6時己前往油站,為其漁船添滿津貼柴油,過後卻在上午10時己返回居家」

「當我問起老漁民何故添滿柴油不出海捕魚作業時,該名老伯表示因為肚子痛」

「過後我卻又見他衣著光鮮的趕著出門,卻說要去看醫生,然而我卻己調查得知其早晨注滿的漁船油缸早己空空如也!」

張慶信披露他過後借故問起該名老漁夫何故漁船的油糟早己空,他卻彷似演戲般的說:「誰把我的柴油偷光了?」

當時,國會內的議員也就張慶信七色上面的模枋也哄堂大笑,故此張慶信反詢古晉區議員是否知情?

《泗加亭指言論形同助長售私油》


此時,泗加亭議員拿督莫哈末阿茲也指出張建仁、關丹區國會議員的言論,指斥政府不同情、殘忍、甚至威脅漁民的言論,根本是意圖藉著煽動、毫無根據的言論來撈取政治利益。

他說:「當我國政府每年耗資數億元計的津貼予漁民,卻仍然落得被反對黨作出上述的指責,這言論公平公正嗎?」

「當柴油在自由市場的每公升2.58零吉,政府卻予漁民每公升1.43零吉的津貼油時,這又不公平、殘忍、不體恤漁民嗎」

「反對黨是否又同意,任由那些不負責任的漁民,在外海私售我國津貼的柴油,讓我國遭遇慘重的損失?」

《慶信籲吊銷不負責漁船執照》


就國內柴油部份因為有人私售、濫用津貼而造成短缺問題,張慶信呼籲我國政府應該重新檢討津貼政策,包括規定漁民必需用回港漁獲來作津貼衡量標準。

「我也建議,我國政府、農業及農基工業部應該吊銷那些被証實濫用柴油、或是各項漁民津貼的漁船執照以示懲戒!」

與此同時,吉那峇丹岸區國會議員拿督邦莫達也指出,沙巴的漁民並無沒參與上述的擺捕、擺工事件,因為他們感激、也感謝我國政府一直以來體恤漁民的政策。

「因為他們更知道,有人欲藉著此事來煽動利用漁民、來撈取他們的政治利益,所以煽起的火漁民們會隨即的將之撲滅」

張慶信也打岔指出,他本身也贊同予以真正的漁民們各項鼓勵津貼,但是卻要求嚴懲那些濫用津貼的漁民。

《賣油漁夫、家中吃魚市場買》


邦莫達不希望看到,我國政府體恤,卻被部份不負責任的漁夫濫用,更造成有些漁夫不去捉魚、賣魚,反而去私售柴油牟取暴利、最終家中吃的魚也去市場買回來。

他指出,反對黨的緊急動議是一項煽動的動議,因為他們在該起事件不能做甚麼,只會煽風點火,意圖混水摸魚的撈取政治利益。

沙巴布達丹區議員拿督馬金哥博士也同意張慶信的言論,並指海外私售津貼柴油己到令人擔憂的地步。

玻璃市亞佬區議員拿督伊斯瑪己也表示吉打、玻璃市如同沙巴州一樣,並沒有參閱擺工、擺捕的事件,這証明了兩州的漁民也認同我國政府體恤漁民的政策,並且瞭解政府惠及漁民的政策。

《細數政府每年億元計津貼》


柔佛笨珍區國會議員阿瑪馬芝蘭也指出,我國2006年度予以漁民的津貼為6億5千7百萬元、2007年的津貼為7億元、2008年的津貼為8億7百萬元。

「這還不包括每年200元的每名註冊漁民生活津貼(總達1億5千萬元)、還有總達1億3千萬元的每公斤1角錢的漁獲津貼等」

「難道這些億元計的津貼,有人卻認為不是津貼嗎?仍然是不體恤漁民的政策嗎?」

他也同意在此事中,政府有必需教育漁民們去「捕魚」利用漁獲改善生計、協助國家捕漁工業,而不是一直使用津貼如同「買魚」予他們。

《季候風漁船不出港何故柴油仍短缺?》


張慶信也感謝一眾議員清楚地讓反對黨議員知曉,政府每年撥出那麼多的津貼撥款,但是他也希望議員們想一想,何故年尾季候風的風浪時節,許多漁民均沒有出海捕海,那麼何故漁民用的津貼柴油卻仍然面對短缺呢?

亞佬區議員拿督伊斯瑪己也指出,有關私售柴油的情況己是最清楚不過了,而且舉例一般深海C1級、C2級的捕漁船隻,都會尾隨著一艘小船以供作回岸添油用途,但是往往有關船隻回岸添油的次數卻與航程毫不相符。

浮羅交怡區國會議員拿督阿布巴卡也指出,反對黨議員是否也知曉,一些渡輪甚至也向漁船私下購買津貼用柴油。

古打毛律區國會議員拿督阿都拉曼達蘭也指出,有些船主因為漁民們在好景時的漁獲而致富,但是為何如今在聲稱每月損失5千1萬元時,他們卻不能與漁民們同甘共苦,甚至還慫恿漁民們示威、擺工、擺捕己向政府要求更多的津貼。

砂拉越實務的國會議員阿瑪萊也不認同,當我國政府予以了那麼多的撥款資助後,仍然被古晉區國會議員張健仁指為殘忍無道、毫不同情漁民的困境。


面對眾多議員的圍攻,最終又在打岔無門下,張健仁也僅能在國會中啞口無言,其它反對黨議員們也在國陣議員提出鑿鑿數據的辯論中,欲相助張健仁也無門而入。


民联议员往往标榜为“辩才一流”,果然名不虚传。。。没有数据的辩论也只能靠辩才硬撑。这次借助渔民罢捕的风波,哗众取宠根本就是无知。在国会内,张建仁先生到底怎么实质的解决问题?恭喜国阵议员素质提升。。。希望这场风波能尽快圆满落幕。



2008年12月14日星期日

垃圾废话

要来的还是要来了,从想快点度过到现在依依不舍。此刻的心情出乎我意料之外,一年这样过去了。明天就是我在拉曼大学先修班最后一科的考试,我的准备工作非常怠慢,不知为何精神总是不集中,胡思乱想就很多。17号早上我就会回到我最爱的家乡----民都鲁。
我对先修班的校园生活年没有任何留念,因为我真得觉得不好熬,我熬得很累很累,我只想快点读完,快点自由自在的在社会上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这一年,我在逼迫的环境下学习,决不否认成果优胜去年的高三。这个生活,我很讨厌,真得很讨厌,尤其是学一些我没有兴趣也和我学士班无关的科目时,我极度厌恶!这里我看见太多缺乏人情味,利益挂帅的人,这个我倒不讨厌,因为我想借着他们学习。因为这些人让我更加觉得我来自开智中学07高三忠是幸福的。
明年我就住处就搬往大学后门的新花园,这也是为什么我舍不得的原因。。。在我的校园没有美丽的足迹。可是,西湖花园有着美丽的篇篇回忆,这里我交到许多用“心”和我交往的朋友。除了之前已经打成一片的美女们,在最后的一个学期,我认识来自拉曼学院的你们,你们真得很好。和你们一起,我没有压力,我可以畅所欲言,我可以“炮火连三月”,你们的对待永远只有一个“照单全收”。现在,我舍不得你们但只能感叹相逢恨晚。。。
其实,还有很多话要说。不过,明天还有考试,这个就到此为止吧。。。祝我这个学期还是可以安全过关,平安上大一。。。

政府提高柴油津贴能平息罢补风波吗?

转载自《当今大马》

尽管政府已从后日起(本月16日)调低渔民津贴柴油价格13仙,但是依然无法安抚渔民,雪霹24渔村联合筹委会议决,继续展开罢捕行动。

罢捕行动原本为期3天,从周五展开,并在星期日结束,然而雪霹24渔村联合筹委会在今日召开会议后,以9票对3票,决定继续展开罢捕行动。

根据《光华日报》报道,筹委会主席纪伟成较后透露,筹委会将在16日再开会讨论是否继续罢捕。

政府承担额外1亿9700万开销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左图)是在今日宣布,从12月16日开始,渔民津贴柴油价降降低13仙,即从每公升1令吉43仙降至1令吉30仙。

他发表文告指出,政府将继续提供每月200令吉生活津贴及每公斤10仙的鱼产津贴给渔民。

部长指出,在实行新的津贴柴油价下,政府每年必须承担约1亿9700万令吉的额外开销。

慕斯达法说,在降低津贴柴油额后,各类型渔船与捕鱼区可省下的燃油费介于每月260令吉至4160令吉,根据捕鱼区及渔船大小而定。

降价微不足道,坚持回降1令吉

不过多个渔民组织及代表却认为,政府下调13仙柴油至每公升1令吉30仙,虽是渔民争取的初步成就,但是对他们的帮补依然微不足道。他们呼吁政府体恤渔船面对燃油价高成本困境,将津贴柴油价格回降至每公升1令吉。

这项会议共有12个渔民组织或代表出席,1名来自沙巴的渔民代表列席。在会议上,以9个组织或代表赞成持续罢捕,而3个组织或代表则待与渔民商讨后才决定。
9个支持罢捕的组织或渔民代表为:大港海产公会、乌暹拖网小组、适耕庄渔业公会、巴眼巴西渔民代表、下双武隆拖网小组、东姑拉渔民代表、双武隆渔民代表、吉胆岛及巴眼里叭渔民代表。
而3个有待商讨的组织或代表则为:双怡杖渔民代表、半港渔民合作社及丹绒加弄渔民代表。
纪伟成坦言,柴油下调至每公升1令吉30仙对渔民帮补不大,因为渔船分为3个级别,一般上,渔船每月耗1万3000公升柴油,预计每月花费1万5000令吉。油价上调43%后,渔民负担预计增加6至7000令吉。
根据报章报道,预料为期3天的罢捕行动将影响国内50%的渔获供应量。7个参与罢捕行动的州属分别是槟城、玻璃市、吉打、霹雳、雪州、彭亨及砂拉越。估计这项罢捕行动获得2万名渔民的响应。

还记得,上个星期有位渔业代表在拿督斯里蔡细历的安排下在马华公会总部表示,拿督斯里翁诗杰曾经答应协助降低油价,如果此事属实,那么拿督翁应该加以检讨。希望马华总会长不要开空头支票!这次渔民罢捕,这位马来西亚华人代表似乎没有代表我们渔民作出什么具体的贡献。真的不知道,这位仁兄成天瞎忙什么。
持续提高柴油津贴无疑是解决这次风波最快捷的方法,可是这绝对不是最好的方法。农业部应该召见渔民代表并进行对话以寻求替代方案提供其他方面的津贴。持续提供津贴会让那些持“假鱼照”的害群之马更加肆无忌惮的到公海变卖柴油牟利让政府花“冤枉钱”。如果国际油价不断攀升政府有能力不断地负担津贴吗?政府或许可以成立一个渔业局以高价收取渔货再以低价批发给小贩并利用柴油津贴来补其中的差额。这个或许是一个解决方法。

2008年12月11日星期四

首相说:“政府无意修改内安法令”

首相说:“政府无意修改内安法令”。
“政府”是指整个国阵还是自身呢?
如果是自身,那么首相拿都斯里阿都拉就是一位独裁者!
如果是指国阵,那么就盖了许多政治人物一个大耳光!
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马华部长,
如果没有记错,拿督廖中莱曾经说过会带入内阁检讨内安法令。
那么,他在内阁提出讨论过了吗?
如果提出了,怎么首相会有这番言论呢?
难道马华不是政府?
你觉得会不会是我们可敬的卫生部长,贵人事忙忘了出席内阁会议?
哈哈,可能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答案。。。
因为。。。。
现在马华部长怕得不敢出声了。。
卫生部长的宿命应该就要降临。。。
哈哈。。。祝你好运。。。

2008年12月9日星期二

准备考试期间

今天考试开始了,第一个考好了,还剩一科。。。至于详情,我不愿多提只能叹后悔太迟还是记得那句老话,“勤有功,嬉无益”。。。不过,人不能回头看,下一科再努力吧。。。
最近没有更新不是无事伐笔而是无暇伐笔,部落格是一个以文章来运作的“东西”,我向文章可以看得出一个人的思维、态度、看法等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手法,自己的风格,当一个部落格出现风格不同的文章时,很明显是有“抢手”或抄袭别人文章。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当你发现风格有异的文章出现之时,请不要已在自我蒙骗、坚持是出自同一只手,因为没有几个人可以拥有不同风格的文笔。
昨晚,我翻看一位朋友的部落格,看到我的名字上榜因为我还她丢脸。我绝不否认这是故意的,因为我不介意有很多人误会我,可是我无法忍受身边的人误会我。事实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套在我头上,我可以不以为意,但若是从你口中说出,我就十分介意。请容许我无情的用这个无耻的方法让你记得,“不要怀疑我”,我不是那种人。我接受你对我的怨恨,我宁愿这样因为至少我让你知道我认为“轻言放弃会对不起自己”、“宁缺莫烂”。
最近,雪兰莪发生土崩事件,灾区需要大批的救援人员。这时,我很想知道预备当政府的民联既然可以号召上万人集会,怎么不号召义务救灾人员?怎么只会把矛头指会国阵?雪兰莪是民联的执政州,怎么不想想自己有责任呢?号召千万人集会,惠及百姓了吗?实在的号召义务救灾人员不是更加让百姓或以吗?可能这样捞取的政治资本比较少吧。。。
大学先修班就要结束,才“就要”,但我已空乏其身。。。

2008年12月3日星期三

KL Trip 2 (28/11 - 30/11)

说到去居銮,这里就是乙心(拿督斯里张庆信的私人秘书)的家乡。来到这里,缔造了两个第一次:
第一次到柔佛
第一次参加印度同胞的活动

大约七点钟,我们到了居銮由于时间太早,我们就到乙心的老家拜访他家人,不难看出她父母对他的牵肠挂肚,见面的刹那,他母亲的强忍住泪水。伯母真得很好客除了准备我没吃过的“可口糖水”及“自家糕点”。谈话中不难发现伯母对爱女的担忧,担心他太胖“没人要”、担心他给拿督添麻烦、担心酒后会吃亏。。。。。。真是天下父母心。。。可见,这女孩在母亲的眼里是多么调皮捣蛋。。。我也到她的闺房看看。。

当年她就是美若天仙

过后,我们便去参加“屠妖节门户开放”。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印度同胞的活动,果然不同。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既然会上还有播放华文歌曲,深深感受到三大民族的共融。当晚,我们约12点半回到吉隆坡。
在回金宝的那个早上,我在酒店享用早点后,利用短暂的45分钟和砂拉越最年轻貌美的马拉端区的行动党州议员交流。他果然年少气盛,更胜的是充满了“火箭”的鲜血,为反对而生存,甚至认为越多问题越好,因为可以挑起令他们在大选获胜。当下,我直言“一味的呛声有什么用?人民的问题还在啊。难道你要告诉人民,你们只能呛声,不能解决问题吗?”我觉得无论什么问题都应该坐下来,一起寻求解决方案而非为反对而反对,甚至把“反对”作为捞取政治资本的方法。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他给我这个小辈一个了解行动党操作的机会。
就这样我结束了这一轮吉隆坡之旅。祥福来带我去巴士站了。。谢谢他。。。
期盼下一次还可以学习更多。。。谢谢所有让我旅途充实得你。。

2008年12月2日星期二

KL Trip 1 (28/11 - 30/11)

从吉隆坡回来了,真得有点累。。。从回到金宝的那一刻到现在,我一共睡了20个小时,由此可见我的疲惫。不过,得收拾心情准备期末考了。
上个星期五,我和vincent 搭巴士从金宝前往吉隆坡,过后又和发哥会合。当天晚上,我和一群部落客一起与拿督斯里张庆信在大港城大酒家进行交流晚宴。详情在下一个帖再详细说明咯。晚宴后,我、曾聒、思想决定未来和jason从咖啡屋聊到我下榻的酒店楼下。真是博客见面多分情,我们的话题总是源源不绝。近三点我才回房也即刻带和我疲累的身躯卧下,可能是认床吧,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身了。拿督斯里张带我们去吃巴生的肉骨茶,我们三个人硬把两大煲的肉骨茶塞进肚子里,真的好辛苦。不过,味道真的一级棒!还记得,前一晚和我杆酒的乙心睡过头。哈哈。。过后,拿督斯里张邀我和他一起在下午去居銮参加当地某印裔领袖的屠妖节门户开放。为了不拒他的盛意于千里,而我也没去过,所以最后还是取消了晚上的约会到那里见识见识。

在巴生肉骨茶店

吃了肉骨茶,我到酒店隔壁的midvalley见了思珊老师和绍谦。我和绍谦聊了许多关于“政治”的话题,冷落我老师了。真得很开心可以了解他判断方法,也从他口中了解西马的政治文化及一些我不知道的消息。其实,陈绍谦这号人物,我早在高中时期人从全辨10的决赛转播认识他,庆幸能与他见面。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