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国会辩论“渔民罢捕“

吉隆坡國會18日訊:古晉區國會議員張健仁今日就漁民擺工、擺捕的課題在國會要求緊急動議,唯遭到民都魯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張慶信掀起部份漁民海外濫用私售柴油課題。

張慶信極起遺憾的在國會中聽到張建仁所作的指責,因為政府雖然每年花費億元計的津貼仍導至柴油短缺、甚至還被張氏指政策「殘忍」、不體恤、甚至還被指「威脅」漁民困境、。

張健仁過後也被一眾9名國陣後座議員群起圍攻,甚至出動數據指他根本沒作足調查功課,甚至意圖藉著煽動漁民擺捕、擺工來撈取政治利益。

針對張建仁指責我國政府、聯邦農業及農基工業部的指控,同為國陣後座議員主席的張慶信也指出,毋論是朝野的人民代議仕當悉獲漁民要擺捕、擺工時,理應勸請他們應該冷靜並且尋求更完善的解決方。

「任何人民代議仕都不應該鼓吹、煽動人民」

《慶信指揭露漁民賣油實例》


針對張健仁的各項指責,張慶信在國會中也揭露原本也不相信有漁民私售津貼柴油的事情,但是過後親身去調查後方知「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因為有一次當見到一名老漁民在清晨6時己前往油站,為其漁船添滿津貼柴油,過後卻在上午10時己返回居家」

「當我問起老漁民何故添滿柴油不出海捕魚作業時,該名老伯表示因為肚子痛」

「過後我卻又見他衣著光鮮的趕著出門,卻說要去看醫生,然而我卻己調查得知其早晨注滿的漁船油缸早己空空如也!」

張慶信披露他過後借故問起該名老漁夫何故漁船的油糟早己空,他卻彷似演戲般的說:「誰把我的柴油偷光了?」

當時,國會內的議員也就張慶信七色上面的模枋也哄堂大笑,故此張慶信反詢古晉區議員是否知情?

《泗加亭指言論形同助長售私油》


此時,泗加亭議員拿督莫哈末阿茲也指出張建仁、關丹區國會議員的言論,指斥政府不同情、殘忍、甚至威脅漁民的言論,根本是意圖藉著煽動、毫無根據的言論來撈取政治利益。

他說:「當我國政府每年耗資數億元計的津貼予漁民,卻仍然落得被反對黨作出上述的指責,這言論公平公正嗎?」

「當柴油在自由市場的每公升2.58零吉,政府卻予漁民每公升1.43零吉的津貼油時,這又不公平、殘忍、不體恤漁民嗎」

「反對黨是否又同意,任由那些不負責任的漁民,在外海私售我國津貼的柴油,讓我國遭遇慘重的損失?」

《慶信籲吊銷不負責漁船執照》


就國內柴油部份因為有人私售、濫用津貼而造成短缺問題,張慶信呼籲我國政府應該重新檢討津貼政策,包括規定漁民必需用回港漁獲來作津貼衡量標準。

「我也建議,我國政府、農業及農基工業部應該吊銷那些被証實濫用柴油、或是各項漁民津貼的漁船執照以示懲戒!」

與此同時,吉那峇丹岸區國會議員拿督邦莫達也指出,沙巴的漁民並無沒參與上述的擺捕、擺工事件,因為他們感激、也感謝我國政府一直以來體恤漁民的政策。

「因為他們更知道,有人欲藉著此事來煽動利用漁民、來撈取他們的政治利益,所以煽起的火漁民們會隨即的將之撲滅」

張慶信也打岔指出,他本身也贊同予以真正的漁民們各項鼓勵津貼,但是卻要求嚴懲那些濫用津貼的漁民。

《賣油漁夫、家中吃魚市場買》


邦莫達不希望看到,我國政府體恤,卻被部份不負責任的漁夫濫用,更造成有些漁夫不去捉魚、賣魚,反而去私售柴油牟取暴利、最終家中吃的魚也去市場買回來。

他指出,反對黨的緊急動議是一項煽動的動議,因為他們在該起事件不能做甚麼,只會煽風點火,意圖混水摸魚的撈取政治利益。

沙巴布達丹區議員拿督馬金哥博士也同意張慶信的言論,並指海外私售津貼柴油己到令人擔憂的地步。

玻璃市亞佬區議員拿督伊斯瑪己也表示吉打、玻璃市如同沙巴州一樣,並沒有參閱擺工、擺捕的事件,這証明了兩州的漁民也認同我國政府體恤漁民的政策,並且瞭解政府惠及漁民的政策。

《細數政府每年億元計津貼》


柔佛笨珍區國會議員阿瑪馬芝蘭也指出,我國2006年度予以漁民的津貼為6億5千7百萬元、2007年的津貼為7億元、2008年的津貼為8億7百萬元。

「這還不包括每年200元的每名註冊漁民生活津貼(總達1億5千萬元)、還有總達1億3千萬元的每公斤1角錢的漁獲津貼等」

「難道這些億元計的津貼,有人卻認為不是津貼嗎?仍然是不體恤漁民的政策嗎?」

他也同意在此事中,政府有必需教育漁民們去「捕魚」利用漁獲改善生計、協助國家捕漁工業,而不是一直使用津貼如同「買魚」予他們。

《季候風漁船不出港何故柴油仍短缺?》


張慶信也感謝一眾議員清楚地讓反對黨議員知曉,政府每年撥出那麼多的津貼撥款,但是他也希望議員們想一想,何故年尾季候風的風浪時節,許多漁民均沒有出海捕海,那麼何故漁民用的津貼柴油卻仍然面對短缺呢?

亞佬區議員拿督伊斯瑪己也指出,有關私售柴油的情況己是最清楚不過了,而且舉例一般深海C1級、C2級的捕漁船隻,都會尾隨著一艘小船以供作回岸添油用途,但是往往有關船隻回岸添油的次數卻與航程毫不相符。

浮羅交怡區國會議員拿督阿布巴卡也指出,反對黨議員是否也知曉,一些渡輪甚至也向漁船私下購買津貼用柴油。

古打毛律區國會議員拿督阿都拉曼達蘭也指出,有些船主因為漁民們在好景時的漁獲而致富,但是為何如今在聲稱每月損失5千1萬元時,他們卻不能與漁民們同甘共苦,甚至還慫恿漁民們示威、擺工、擺捕己向政府要求更多的津貼。

砂拉越實務的國會議員阿瑪萊也不認同,當我國政府予以了那麼多的撥款資助後,仍然被古晉區國會議員張健仁指為殘忍無道、毫不同情漁民的困境。


面對眾多議員的圍攻,最終又在打岔無門下,張健仁也僅能在國會中啞口無言,其它反對黨議員們也在國陣議員提出鑿鑿數據的辯論中,欲相助張健仁也無門而入。


民联议员往往标榜为“辩才一流”,果然名不虚传。。。没有数据的辩论也只能靠辩才硬撑。这次借助渔民罢捕的风波,哗众取宠根本就是无知。在国会内,张建仁先生到底怎么实质的解决问题?恭喜国阵议员素质提升。。。希望这场风波能尽快圆满落幕。



6 条评论:

Sharky 说...

路過說哈囉。
馬來西亞的漁民私下販售政府補助的柴油以獲利,卻在公開場合抗議政府不人道,我真無法想像如此扭曲的邏輯以及訴求,但這或許也是一種奇異的生存之道,可惜是往錯誤的方向走。

政府的補助的確容易成為怠惰與犯罪的溫床,在台灣的我也曾經聽聞許多貧窮家庭為了領取每個月微薄的補助而不願意出門工作,唉,it's so universal.

B@dman 说...

再加上民联的煽情。。。他们什么做不出来?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很精彩。

不过,既然理由有了,数据有了,也知道了政策有漏洞,何不加以改进?

B@dman 说...

这个问题很好,我想大家也看到渔民停止罢捕了,若非政府机关有在做工,能有这个效果吗?

Tony 说...

华人一直在怪责政府提供拐杖帮助马来人,
可是,华人本身也往往在要求拐杖。

或许得不到拐杖,所以造成了“酸葡萄的心理”。

至于民联议员,往往也说多过做的。
自己做了一点小事,就当大事来宣传;
做不好做不对的事,就是前朝政府的错。

渔民事件,白小事件,都是最好的机会,
不乘机捞取政治资本,更待何时?

B@dman 说...

坚决同意,真希望人民可以看清何者言之无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