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7日星期二

想对林吉祥先生了解的五个问题

林吉祥先生这么喜欢问问题,那么容许小弟在这里恳请林大议员为小弟解答以下几个问题,来向人民凸显,民联要成为廉洁、透明和公正政府的决心。
1, 请问为何高度强调透明化的民联政府却封锁该间的一切资料不让人民知道该房子的屋主姓名?购入后属于谁的物业?
2, 请问该间洋房购入的价格是多少?根据估价市值是200万令吉,是否真有此事?
3, 普遍是普遍来说银行只接受月收入三分之一来作为每期的贷款偿还费,所以粗略只是粗略估计林冠英首长最高的贷款数额也只有120万,那么请问林吉祥先生令郎的首期约80万令吉是从哪里来?是担任首长15个月来,每个月约5万令吉的积蓄吗?
4, 请问林吉祥先生,令郎的新洋房,若有贷款是从哪一家银行进行贷款呢?贷款数额多少?每个月得付多少钱?
5, 强调廉洁、透明和公正,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证明清白?为何不愿公告天下证实含冤?
当别人面对嫌疑之时,林吉祥总是爱提出问题要别人解答。我想林先生应该回答这些问题让大家对他心服口服。

49 条评论:

Fairnation 说...

粗略计算:
林冠英薪金3万多。

如果是每月三分一10000+4000首长房屋津贴X17年林冠英基本可以借贷年数。 就可以借有285万。(65岁基本顶线)

如果没有首长房屋津贴,10000X17年=两百万。

没有包括以前他的积蓄作为头期。也没有包括跟他夫人联名分担。

其他的问题你去问林父子吧。

还有就是小生的感想,民联是完全透明吗? 不是的。 但绝对比前朝政府透明多。

国阵要讲人前,先看看有没有道德制高点。不然真的没有说服力。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说...

要不要也叫國陣的議員或首長也公開下??
如基尔拥2400万豪宅 总面积超过一英亩.

當然如果張國會議員也公佈下,人民一定會鼓掌叫好.

你說對嗎??

沈兴 说...

我们东马议员本事的很,没事,没事的.东马议员大把钱.那一点点钱.还不看在眼里.算的了甚么....你没看到吗?6.6亿财政部已批了吗?钱而己嘛,没事,没事...少見多怪.

正义之士 说...

在你无题那一篇,你的回答非常勉强,我没必要再与你辩下去了。

正义之士 说...

一,你的问题一中,你都没弄清这房子属于谁的产业,如果它不属于林冠英名下的产业,那你其它几个问题岂不是乱弹琴?

二,你的猜测的问题一大堆,并且你的问题的出发点非常狭窄,林冠英的钱的来源不可以来自林吉祥的支援,林吉祥是一名律师,有他的固定收入。


三,在此不愿提你与张议员的关系,但想请教,你的开销都来自哪里?你父母?张议员?
上次你请众多马华部落客去民都鲁玩,其费用来自哪里?如果是来自你父母,是否要再查你父母的经济状况。

四,如果你的思想还是如此没进展,我想以后我也没必要再与你辩论了。

我记得你曾经写过一句话:当你用一根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另外四根手指指向自已。

B@dman 说...

回应一些评论,若是透明化,无论是国阵还是民联,基尔还是林冠英都必须向人民公布财产。这是我个人对透明化的观点。

正义之士,
我就是不懂才问啊。林冠英的收入可以由任何合法途径而来,只是为什么不向人民解释清楚呢?包括林吉祥给的。
我的父母是政治人物吗?查他们干嘛?你的思想没进展才是真的,四天三夜,我请了他们吃了不到六顿饭,三百令吉有找啦。
谢谢你让我想起,那句话,因为这恰恰说明了你的思想进展。亏你说自己是正义。若你是正义,应该无论基尔和林冠英都不能放过,而不是双重标准。

B@dman 说...

谁说林冠英的薪水3万多?拜托你去查清楚,一个内阁部长的月入加津贴也只有3万左右啦。

房先生,
若是你发现我们砂拉越有任何政治人物的大宅林立,也请你要求他公布财产。谢谢

B@dman 说...

6.6亿是本来应该要还的,若是有任何弊端,应该使用法律途径解决,而不是自己做老大,想不还就不还

Lawrence Teh 说...

哇,请六顿饭三百块,以大学生的标准来看你算是上流社会了。

张庆信的财产公布了?

Fairnation 说...

槟行政议员薪金大公开 林冠英月入逾3万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3/10/105.html

Lawrence Teh 说...

Fairnation,

讲清楚一点,人家坏人先生是最强调做好功课才写的,林冠英的月收入准确来讲是3万1396令吉53仙,不是3万。

坏人先生现在一定在东脑筋要怎么让自己下台,嘻嘻!

好心急哦!

Fairnation 说...

Lawrence Teh, 小生上来不是要赢陈君,小生自问没有酱的能耐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小生是觉得, 在官邸上的话题,林冠英给的理由,小生接受得到。
也觉得以他的收入, 买这样价钱的屋子是合理的。

所以才发表自己的想法。可以让大家多一个角度探讨问题。

B@dman 说...

老兄,基薪加津贴是3万多,而不是基薪,没必要误导,因为国会议员的基薪大约是5钱令吉,而加上首席部长的基薪不到1万5千令吉。
在批准贷款时,那些被享有的津贴,大部分银行都不考虑在内,所以我就问到底是哪一间银行批得贷款。
我没说林冠英钱的来源见不得光,只是希望他交待清楚

沈兴 说...

欠钱还钱本是天經地义的事.
但是,诗巫有單欠钱案件,当事人不还,还報警捉人,真是可悲呀!只好等天收好了.恶有恶報.恶人之有恶人磨.有果必有因,不是不报,时辰末到.会来的,怎样躲,还是会来呀! 乡水有相逢的时候.等着瞧!

Lawrence Teh 说...

张庆信的财产公布了?

B@dman 说...

沈兴,
砂拉越这种黑帮和警察勾结的问题又回复昔日的风采了。问题是,砂拉越又有几个政治人物肯为认为和黑帮对着干呢?

Lawrence Teh,
何必转移视线呢?民联政府答应公布财产,而国阵政府没有答应啊。
我的意见是必须公布,可是这不表示不公布就有错,因为我的意见不一定对。
林冠英先生就答应了透明化就不应该食言啊,你说对不对?

Fairnation 说...

小生家有人在银行界里的信贷部门里就业。
如果那个津贴是固定每个月有得拿的,就算在内!

B@dman 说...

小生家里也有人是贷款部的,所以我说大部分银行是不算在内。所以请林冠英解释

Fairnation 说...

几乎每一间银行都有算固定津贴在内。 马来西亚三大银行都算。 其他保险公司的都算。

请您说出那间不算固定津贴在内的?如果真的不算固定津贴,马来西亚有很多人借不到Loan!

B@dman 说...

大爷,银行不是那么容易批准单靠政治吃饭的人的房贷,不信回去问你的亲戚。
现在讨论这么多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高度强调透明化的林冠英,为什么不透明化一切事情给我们一个交代?

Fairnation 说...

不容易批的还包括皇族成员。。。银行有他们的"非目标客户",可是还是照批。有时他们不愿意借,可是"非借不可",这些都要经过银行高层签的。

还有讲了老半天,人家是租的。。。。

既然你叫不动他公布财产, 倒不如你投报反贪污委员会更好。
相信如果林冠英是贪污才能买房子,反贪污委员会自动请他喝咖啡吧。

小生就此打住啦!

凌国文 说...

征信兄,

回顾之前您教过大家的:
“在这里问那么多,有用吗?”
“既然没有证据,问那么多干嘛?”

所以,按照您早前的标准,您不该再问,而是应该直接出示证据,或直接到反贪委员会去投报才对吧!哈哈!

凌国文 说...

先澄清,我没有否定您发问的权利,只是您之前教导过我们“不能有双重标准”,所以我才写了上面的留言。

B@dman 说...

国文兄,
你应该是忘记我说的话了,也可能是我忘记自己说的话了。我是说“既然没有证据,你我何须争辩呢?”
我在这里问这么多可以看到这么多人为林冠英辩护,让我看见两面说词肯定有用。

不同时候会有不同效果。。。双重标准不是这样用的。

若有人要基尔公开一切资料却说林冠英不需要,那才是双重标准

正义之士 说...

你的发言越来越没水准,你自已回头看看,自已说过的话,最后全给否定了。

无须再理会了。

凌国文 说...

征信,

哈哈,您的辩才果然让人大开眼界。

您陈兄问的就是“有用”的问题;人家问的PKFZ、蒙古女郎案就是“既然没有证据,你我何须争辩呢”。

这不就是中学生辩论比赛最爱用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咯。

您别误会,我没有反对您对透明化的要求。只是希望您改天攻击不合您口味(或张先生口味)的博客之前先想清楚,您写的每一个字,都可以被人套用回在您身上的。

网路读者不是笨的。

慎思,慎言。

B@dman 说...

凌兄,
何必呢?我问的问题最后得到两面的答案叫有用,因为我看到两面解释,这一点你不要视而不见。如果我问了就也只是看到一面的说法,那么也是一样没有用。这点明白了吧?
人家和我争辩蒙古女郎,我是这么说没错,当时,有两面说辞吗?
我从头到尾都欢迎大家对PKFZ提出疑问,你何必对我乱扣帽子呢?
乱盖帽子和扭曲言论再加断章取义是大专的辩论手法吗?

我相信你也不是笨的。。。

正义之士,
怎么你的谈话鲜少有内容啊?

凌国文 说...

“何必”什么?有点奇怪。。。

您的意思是说,蒙古女郎案,我们问了也只会得到其中一面的说法?那到底是哪一面?另一面为何没有说法?他没有说法,所以我们就干脆不要问?

而且请您别混淆视线,有头到尾没有人要跟你“争辩蒙古女郎”,是您本身到郑云城的部落指责郑(协助宣传“蒙古女郎案”,真是一等一的“好公民),所以我才向您求证。

注意,没有人叫您解答蒙古女郎案,可是您自却认为我们不该发问。而且根据您的文法,似乎还认为发问者就不是好公民。

我是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问题,所以才向您求证,也顺便提醒您,在攻击别人之前,先想好好再写。

因为写了有欠公允的文字,而要不断硬撑,是很辛苦的。

B@dman 说...

这件案子交给法庭去判了,我们还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呢.让法庭告诉我们就好啦。

国文兄,
我不懂得扭曲别人言论再乱盖帽子是有点辛苦啦。我更加不善于改编别人的文字,这点我得像您多多学习。

与其和我做这种无关课题的争辩,何不善用你的时间好好解决武吉公满的问题呢?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凌国文 说...

征信,

“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就凭您这句话(这是原文,没有人扭曲您),就可以认清一个人。

一千人集会,是当地村民自行发起的,您不清楚可以去查问。

村民们的和平请愿,是希望可以引起外界的关注,竟换来您这句“问题解决了吗?”。

按照您的逻辑,问题解决不了就不用做,村民们干脆等死就好了。

B@dman 说...

我绝对不是说不用做,可是,你能为我了解一下,为什么首相署副部长要求对话时,有人告诉我居民没有参与,到底是否属实?原因是什么?

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号召一千个人集会无法解决问题,真正能解决问题的途径有至少两个,山埃的问题只有政府机构可以解决,而你也有途径,到底你有去试看吗?

我不否认政府内部有很多败类,可是据我所知,马华某位领袖愿意为你们解决问题,你们谈得怎样啦?

凌国文 说...

1)村民为何没有出席那个汇报(不是对话),反山埃工委会主席黄金雄先生早已再第二天的新闻回应了。您不是又要学黄燕燕认为有人“幕后操纵”吧!

2)那位领袖和我们是非正式会面,该领袖也提醒我们不要对外述说。奇怪您连这都懂,当真神通广大。我们的会谈内容,抱歉不能向您报告。

3)斗争运动不是要把所有斗争途径、做过什么、将会做什么,都要公开说明的,我们又不是政客。当年红泥山运动已经给了我们很大的教训。

thepplway求真 说...

征信啊,
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你认为居民没有权利告诉世界他们的焦虑吗?
你认为村民会笨到认为只要筹够1000人问题就马上解决了吗?

但是难道不能马上解决问题的事情都不能做吗?等死?

还有如国文说的红泥山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对自己的权利没有争取就不会有在1994年ARE自动放弃在红泥山埋毒的决定了。

可能在你什么都是别人施舍的,但是对自身权利没有尊重的人才是悲哀的。红泥山人民展现出他们对生命的捍卫,武吉公满人民结合许多惨痛的经验,透过自己教育村民、在国会提呈备忘录及用行动反击部长声明: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反对山埃采金。如果1000人不够,我们可以号召更多来告诉部长们,我们很认真。你们说我们只有一部分人反对,现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来自全雪隆、劳勿村民都来参与。

一个运动如果只能吸引本村人参与或是能够吸引跨州的人民支持,请问哪个比较有说服力?

如果只有一个村民你可以说他笨,但是连其他州属的人民也参与了,那应该说公道自在人心,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吧?

B@dman 说...

求真,
我要表达的是,国文有更好的途径就应该利用并解决民生问题。你不用长篇大论告诉我“认真!”我只是说应该和政府协商

路見要鳴 说...

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
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如果彭亨州政府能解决问题,
村民也不必自动自发去集会!

每个公民都有权力赴任何一种公民社会运动,
并在集会中展示他们对课题的不满!

B@dman 说...

国文兄,
小生绝对不会学黄燕燕,我只是希望山埃委员会能和政府再一次的对话,让政府为居民解决问题。
既然,果真领袖愿意帮助你们应该玩这条路走下去才有结果啊!
最重要的事,我要表达,除了让社会关注向政府施压,更应该不放过任何一个解决管道。

B@dman 说...

要鸣,
彭亨政府没能解决问题,但是中央有领袖想给予协助,是不是应该给予机会?他们要求对话,是不是应该尽力促成?

thepplway求真 说...

征信啊,

我就知道你会说:“不用长篇大论”的。。

因为你没有看到你自己在逃避问题,可以说你的思想狭隘。你认为只有政府才可以改变问题,要不我们就等死。好吧,你是你的既定思维,恭喜你了。

不过你难道不察觉如果武吉公满人民不走出武吉公满,我们一些评论人敢向山埃采金说不,会引起国阵所谓的“关注”吗?

你又知道国阵怎么“关注”我们的期待吗?

我再说一遍:一个不尊重历史的人,永远是最快妥协及最快放弃尊严的人!

p/s:听说你很想知道我们的工作。请你浏览用心(将心比心)地阅读我们每一个人的感受,我们的理据。如果你明白的话,还会这样说:我不要听你的长篇大论吗?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凌国文 说...

征信,

在您眼中,或许我们是一群只会反对的蟒夫。

但是,是谁告诉您,我们没有利用“更好的途径”跟中央政府对话?

我们没有将工作报告、会议记录、与中央部门的会谈纪录向您报告,不代表我们不懂、或没有去做。

事情没有您想象中的简单,事实也并不止是您双眼看到的那么简单。

但我们从没有因此而气馁。

再套用您的名言,“何需跟您争辩?”

凌国文 说...

我听我们的一位成员说,张先生已经约了工委会见面,这一点,我们是乐见其成的。

工委会虽然是由村民所组成,但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只会集会反对。请先打破您这个惯性思维。

B@dman 说...

求真,
我是说,国文除了号召集会,更重要的是通过现有途径解决问题,请你不要视而不见来混淆视听。什么思想狭隘根本就是你对我乱扣的帽子,你去问国文,我何曾叫他们停止这类集会?我只是说更重要的是听过政府机制来解决民间的问题。一个不厘清别人意见的人是可悲的!我从来没有否定过这一切的功能,请你不要误会。国阵在他们到国会呈交备忘录之前已经有败类以外的几个领袖行动了。

国文,
我从来没有说是莽夫,我从一开始都没有说你们“没有”通过政府机制解决问题。你何必对我乱扣帽子呢?
在你和我争辩之前,请你厘清我的说法就是我从来没有说村民什么都不懂,我也到过那里,我多少有一些了解,我明白一些败类让他们失望。我从头到尾就只是想表达别放过任何一个机制内解决问题的途径。
至于,张先生是否约见,这点你去问清楚,我不晓得。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没收到任何解决这件事的委托。

凌国文 说...

将心比心,如果您看到有人这么写:
“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您会有什么感受?您会如何诠释这句话?

说人家扣您帽子之前,先检讨自己写东西的方式。老兄,谁那么有空扣你帽子?

还有,千人集会是村民们自行发起,小弟没有这个影响力。

至于张先生想见村民,据我所知纯粹是要了解事情,还没到您说的委托不委托的阶段。

B@dman 说...

"与其和我做这种无关课题的争辩,何不善用你的时间好好解决武吉公满的问题呢?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老兄,何必断章取义呢?而且之前已经说清楚了,你何必再混淆呢?
那么我有机会向张先生求证咯。号召千人机会,我肯定没说过是你一个人号召,可是,我肯定你有参与号召行动。


说这么多了,看了也说了,希望大家能配合将问题解决。

凌国文 说...

哈哈哈哈!连这你也要掰。。。

既然两种管道(实压与对话)都重要,而您也不否认我们两种管道都有使用,那您上面写的一大堆不是废话吗?

好啦好啦,你赢啦!不用我写每一句,您都来回应我!反正您还有其他战线要兼顾,有排忙。。。哈哈!

讲回正经事,问题肯定要解决的,谢谢您对我们的关注。

戆居居看天下 说...

号召一千个人去集会,问题解决了吗?人民不人心惶惶了吗?

林大哥,
苦心写了那么多忠言,效果达到了吗?人民都和你一样了吗?

B@dman 说...

你不要这样,你不误会我就没事了咯。

Lawrence Teh 说...

被人牵着鼻子走还不懂

Lawrence Teh 说...

自己写东西前言部队后语,还要怪人家误会他?嘻嘻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你跟张庆信一样,很好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