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豆蔻村事件的真相

转载:小兵论政

这篇文章其实不想写,因为我知道就算解释了也会被歪曲,所以不写也罢。只可惜有太多人想知道,也有部落客故意放话,说我们在这个课题上当逃兵。为了让大家有一些概念,所以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喜欢歪曲事实,不愿意相信事实的读者而写,这是为了想知道真相的选民而写。我相信很多人不相信,那么我建议你们去看火箭报,火箭报所讲的你们就一定会相信。豆蔻村的拥有权属于州政府,详细的资料自己去找,可以到土地局或是任何你觉得能够提供资料的部门,但是,千万别去火箭党所,因为他们也不知情。首长说不知情,但是我相信州行政议会有记录,我不知道为何他找不到,可能是他看不懂,或者是装作看不懂。其实,每天都高喊CAT的林冠英只要declassify 前朝政府当时的会议记录,一切便可真相大白,但是为什么他不这么做呢?联邦政府要从建位于莱特街的槟州高等法庭,于此同时,他们也要兴建一座七层楼高的停车场,但是,基于法庭建筑是属于A CLASS古迹,建筑物有高度的限制,所以州政府不允许中央政府原地兴建高楼。最后,州政府只好把属于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的一块地皮交给联邦政府建兴建一栋7层楼新法庭大厦及3层楼的附加建筑。这块地皮就在槟州大会堂旁边,高庭的对面。基于这个原因,州政府就考虑把豆蔻村这块地皮拨给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作为交换的条件。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槟城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决定把此地卖给了Nusmetro Venture私人有限公司也就是发展商。州政府当时邀请专家来评估此地皮的价值,过后,以半价卖给了发展商,而不是所传的低于市价75%。州政府以半价售出是因为州政府考虑到此地皮上住着一群贫民,要这群居民搬迁,政府首相必需考虑到他们以后的住处。于是,政府与发展商谈判谈条件,政府要求发展商必需根据州政府的要求作出搬迁的赔偿。 这个赔偿内容包括了赔偿居民一间价值60-70千马币的组屋,组屋建成之前的住处等。详细内容可以参考行政议会记录,但是你们更本没有机会,因为林冠英不会允许。他会告诉你们内容,但是内容是否有出入只有他知道。虽然如此,州政府却没有马上批准这个计划,这个计划一共拖了两年,因为政府必需确保当地人民得到公平的对待。当时,州政府还指示两位资深行政议员去处理这件事情。州政府多次与居民对谈,这项交易没有正式的完成,一直到大选之前,火箭的卡巴星以及当时的候选人雷也一起去见选民,并答应一旦他们中选当政府,他们绝对会帮忙当地选民继续在当地居住,不必迁离。接下来就是308大选。再接下来是民联政府执政时期,有关土地在民联上台执政后的3月27日,被转入槟州政府公务员合作社名下,准备作为兴建高楼综合计划的用途。这说明前朝政府并没有正式批准此工程,虽然说州政府与政府公务员合作社交换土地,但是土地却在民联执政后才转换的。豆蔻村的问题关键在于,当时的火箭党的国州候选人在308大选竞选时向豆蔻村村民承诺,若他们执政,村民便不需搬迁。现在他们当选了,却无法实现大选时的承诺,并开始把村民当球来踢,所以才会引发今天的事件。过后又习惯性的使出障眼法,将责任推卸给前朝政府。

P/S: 从这件事情上让我更加佩服我们的首长林冠英先生,他推卸责任,为了掩饰自己的谎言与无能,他制造假象来抹黑前朝政府,他非常慈悲,以一贯的作风,把前朝的功劳归功自己,把自己的过错往前朝推,他煽动人民,希望人民的怒气以及怨恨往民政党的身上泄以便人民更加憎恨民政党,希望民政党永不翻身,这样一来,没有人能够监督他,他就能够为所欲为。

19 条评论:

己为 说...

征信兄,当前朝州政府把那两片土地交换的时候,村民有被知会么?也素闻那个Project是州公务员合作社和Nusmetro的联营计划,也想和征信兄求证一下。

B@dman 说...

是联营计划,而你说的知会方面,根据民政的消息是说正在洽谈,而且当时的州政府因为还没和居民得到共识所谓没有批准相关计划

湖里浪激勵工作室 说...

那么我想请问在3月27日是谁把它转入槟州公务员合作社名下呢?是现任或是前朝的批准呢?

雪山锺某 说...

你好,

这个问题你要问林冠英,为了公平起见,我希望林冠英举报前朝政府滥权舞弊隐瞒。

这块地皮究竟是多少钱,给居民的赔偿金是多少已经不再重要,我说过冠林首长说什么就是什么,讲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到今天为此,他还不愿意告诉人民行政议会的记录内容。我想他不会透露,他会继续把课题推给前朝,最终当个人民英雄。

一些估价师告诉我,林冠英就是估价师,他说多少就多少。他也代表居民,向媒体说赔偿金是二十万,居民也向媒体誊清,发展商没有提过有二十万的赔偿金,这是林首长自己讲的。

今天的新闻我看到林首长的说词,我整个人都软掉,为了政治利益,一个被神化为人民新希望被称为正直的领导者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人民看不到的我们看到了,千万不要告诉我他是神。他的真面目,至少已经有人看到了。

B@dman 说...

谢谢雪山钟某,
抱歉不问自贴了你的文章,希望你不要介意

雪山锺某 说...

别客气!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人民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不是抹黑他人。

Lawrence Teh 说...

这件事情,双方都在推卸责任,行动党在推,民政党也在推!受苦的是人民。楼上那个姓钟的,别假清高,你们民政也难辞奇咎!

雪山锺某 说...

姓钟的假清高不要紧,他只是小兵,姓林的扮清高,演失忆,那才大条。每个地方发展都有居民被逼搬迁,LAWRENCE TEH 最好从今以后不要买房子,不然又有居民受苦了。

Lawrence Teh 说...

您是小卒,有什么重要,我说的是民政!

所以我说双方都要各打五十大板。许子根幸灾乐祸那副嘴脸看了就想呕;林冠英一直推三推四也不是男子汉!

雪山锺某 说...

Lawrence Teh:

我也个好建议,让咱们送一面镜子给许子根,告诉他这副嘴脸不好,送两颗伟哥给林冠英,告诉他要做个男子汉,不要一直举不起。

雪山锺某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Little Boy笨小孩 说...

林氏父子清高廉潔,天下无双。希望吉祥如意,早登大位。只要他成为第一位华人副首相,那怕回教党哈廸当首相。如他敢建回教国,火箭再施"假假退出"民联,必能逼使回教党放棄回教大业,功德圆满!

Jason 说...

做事无法果断,就以吉州宰猪场事件等,结果也不是草草了事。。
为的是什么?大家应该都懂了吧~~

豆蔻村事件,一看就知道谁在搞鬼啦~~

陳不平 说...

这里轉載一篇風雲時報的報导,让讀者判断豆寇村事件誰該負最大責任:
州法律顾问首肯 冠英解密豆蔻村文件 指子根夺地
时间:2009-07-09 15:11:18 来源:本报报道 作者:记者
(吉隆坡9日讯)槟城豆蔻村风波演变下来,现任政府和前朝政府互相都互相推卸责任,并互把矛头指向对方。

槟州现任首长林冠英强调,虽然槟州已经交由民联政府执政,但前政府仍须要负起一定的责任,更再次要求槟州前任首席部长许子根出面澄清此事。另一方面,许子根认为,民主行动党必须履行所许下的承诺,自行解决豆蔻村的问题,而不是推卸责任给前朝国阵州政府。

今日,林冠英解密了一份关于豆蔻村土地买卖的文件,并谴责前国阵政府在没有咨询豆蔻村居民的情况下,抢夺了他们的土地。

他说,槟州行政议会议决解密这份文件,此事也获得州法律局同意。该份文件将揭露,前任首长许子根在2004年和2005年之间,做出了将这片土地卖给槟州政府官员合作社(Koperasi Pegawai Kerajaan Negeri Pulau Pinang)的决定。

林冠英的文告指出,这个年代演进表显示,许子根与巫统、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的同谋,一起抢夺了豆蔻村的土地,但是没有咨询居民的意见。“到目前为止,许子根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他批准这个计划前没有咨询村民的意见,以及用这么低廉的价格卖地。”

根据《大马局内人》报道,林冠英揭露以许子根为首的槟州国阵政府,在2004年8月18日和2005年6月8日,以每方英尺20令吉的价格卖地,最后这个价格更削减成每方英尺10令吉,换句话说,地价从642万令吉变成321万令吉。

藉此順便提出几点疑问,希望陳征信先生或雪山鍾某先生能够为不平解惑:(一)上文指售卖有关(豆蔻村)土地给合作社被视为交换槟州大会堂旁的一块土地;
能否説明該合作社拥有槟州大会堂旁的一块土地的由來?
(二)就算州政府要征用槟州大会堂旁的一块土地,应是依据市價賠償征用,为何要用換地方式,牺牲豆蔻村村民的权益?
(三)豆冠村的地皮價值一方尺只值二十元,前朝州政府当时邀请专家评估如此地价。雪山鍾某信嗎?普羅大衆信嗎?不平虽愚鈍,但绝对有普通常識,根本就不能相信。
(四)人一下台,是否就不用为之前的差錯负責嗎?君不見韓国台湾前总统因在任期间涉及弊案,一旦下台不但仍要负责,甚至琅璫入獄,为本身差錯付出应有的代價。

雪山锺某 说...

果然是陈不平,如果你的这幅精神能够公平的对待国阵和民联,钟某感到欣慰。

无论前朝或是今朝的解释都存有疑点,陈不平,我绝对不会从容犯罪行为,我都说上好几次,这件事情就交给警方或是反贪局去调查吧!

KS 说...

“从这件事情上让我更加佩服我们的首长林冠英先生,他推卸责任,为了掩饰自己的谎言与无能,他制造假象来抹黑前朝政府,他非常慈悲,以一贯的作风,把前朝的功劳归功自己,把自己的过错往前朝推,他煽动人民,希望人民的怒气以及怨恨往民政党的身上泄以便人民更加憎恨民政党,希望民政党永不翻身,这样一来,没有人能够监督他,他就能够为所欲为。“

雪山钟某,

以上这段“判词“是你写的吧!你已经很清楚的判了林冠英的罪,而且也不见你追问前朝政府任何责任。好像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你肯定觉得自己很公平吧。

好了,到陈不平出来说了几句话,提出一些疑点,你就要求陈不平“如果你的这幅精神能够公平的对待国阵和民联。。。。“ 又说“无论前朝或是今朝的解释都存有疑点,陈不平,我绝对不会从容犯罪行为,我都说上好几次,这件事情就交给警方或是反贪局去调查吧!“

这种前言不对后语,自相矛盾,双重标准的话在你看来应该没有不妥吧!

但你觉得这样能够让人信服吗?可能只会让人对你所属的政党更加不屑

雪山锺某 说...

我想对你说,请你不要歪曲他人的谈话,也不要断章取义,也不要自以为是。箭青已经报案,很多人包括你在内也认为这案件有疑点,当然陈不平也一样,我只好建议他们等待警方或是反贪局的报告。

你打从一开始就对我跟我所属的政党不屑,你对我的文章我提出的点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乎我?

对不起,开罪了!

KS 说...

我只想问一句,既然大家都认为有疑点,为何你一早就判人死刑?

我没有歪曲你的谈话,也没有断章取义,判词是你写的,我是从你文章原原本本copy 下来的。

慕尤丁也不是用同样的伎俩说是华文报章歪曲他的“感恩论“,断章取义吗?这还算新鲜吗?

Max & Miko 说...

KS,
容我说个故事给你听,是个真实的故事.话说,某年某月的某一日有个父亲对他的孩子承诺说,如果考上大学就买一辆车给他.孩子听到了,把他心爱的dota,maple...都关起来不玩了,天天埋头苦干地读书,结果王天不负有心人他考上了大学.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父亲的承诺没有兑现,孩子去问妈妈,妈妈说这不是她的承诺!
在一个家庭里,爸爸身为一家之主,讲的话都不能兑现,妈妈又一句'没有说过',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么这个孩子还能对这个家有些什么期待呢?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曾经承诺豆蔻村的住民无需搬迁,但现在我们看到听到的是我们的行动党副主席林冠英说他没有发表过类似的承诺.
这不是跟以上的故事同工异曲吗?试问如果你是那位被"善意的谎言"所欺骗的孩子(选民),你还能相信你父母(官老爷)的'承诺'吗?
以上的例子作为一个孩子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气往肚里吞,然后慢慢淡忘,因为父母是没有得选择的.但请不要忘记.父母没得选,但是执政方是4年选一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