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错就要承认,何必推卸?-- 回南拳

南拳兄,获得您的回复指教实在受宠若惊。

霹雳议长是否沦为傀儡不是以您的推论来论断,更何况在政治上的事,往往出了意表,怎么可以用您的逻辑来推论呢?

基本上,台面上的证据清楚显示议长事事咨询倪氏兄弟的意见,您想看看吗?“即时通讯”是前朝留下的又怎样?他们可能真的也说些见不得光的事又如何?这绝对不能合理化倪氏兄弟的所作所为啊!

至于,拿督倪可汉事后发表的伟论,小弟只能说,做了就要认,不要找一大堆理由来推卸。南拳兄,您善于逻辑推论,难道不觉得“议长的电脑没有设置密码”不合逻辑吗?而且倪氏也没有提出证据啊。

说到霹雳变天的事件,小弟恳请南拳兄稍安,国阵之所以可以成功变天,除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如果您要逼小弟把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国阵的身上可以直说,因为只要您把小弟按住良心,或许可以勉为其难的说出口。

说到许月凤的事件,小弟倒希望南拳兄能为大家解说一下,九洞选区发生诅咒许家的事件到底可不可取?南拳兄,小弟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离家出走,今天为什么三位议员离家?到底是国阵的追求还是民联的不挽留呢?以小弟的愚见觉得若是一个家是温馨的,再怎么样都不会离家。补选前夕,三位议员现身说出倪氏兄弟的恶行逼使他们离家,南拳兄真的认为倪氏兄弟不需要检讨?

如今,霹雳政权都已经尘埃落定,民联政府成天为了政权像发狂一样,不会被天下人取笑为权力狂?南拳兄,能否不要发出如此偏袒的言论吗?阻碍议会的召开为了民主?煽动民心制造混乱为了民主?诅咒许月凤祖宗十八代为了民主?

文章看到最后,小弟总算摸索到南拳兄的愿意,南拳兄责怪我没有批评马华、民政。请原谅小弟才疏学浅,无法在一篇文章内同时批评很多人。若南拳兄有意访问我的部落格就不难发现在下对马华的怨言了。

最后,小弟认为一味把责任推卸于他人将封锁自己进步的空间。

22 条评论:

匿名 说...

stupid blogger...

啊利 说...

您這裡真是野火燒不盡阿,越燒越猛。

匿名 说...

可以的话,请不要在博客里表露学生的身份,来书写政论.

匿名 说...

低能部落客
你幫國震麻化和眠症黨講話,我們人民百姓沒話說,
你以倪氏兄弟做錯事來合理化你們國震變天的行為,
你以為我們人民是白痴苯蛋?有本事就解散州議會大家來選過,看看國震麻化眠症還會不會得到人民的認同?如不敢解散就不要講X話...講話不負責任,只不過是一個小小學生就這麼會推卸責任...

你老板張慶性文章口氣和你一模一樣,也難怪他書沒唸幾年,原來他的文章是由一學生操刀...

啊利 说...

人们说要废除大专法令,要言论自由,但是却有人在不断攻击别人的学生身份。有时大专生的见解比那些油腔滑调混了十几二十年的更看得透想得远。但是往往表露了身份,也许是亲某政党,也许是年龄,却受到不同待遇的轰击,所以,这说明什么?国人还是不能放下有色眼光去接受民主。

大部分霹雳州人支持还政于民是无可厚非的事,然而从支持演变成眼前充斥的只有对国阵的仇恨,难道这个会对民联政府好吗?变天事件,行动党一开始就把所有责任推向许氏,难道原来的州议会“重男轻女”“倪氏霸权”这些真不是问题吗?
当然许氏非一般人的言行举止也确实很令人反感。可是Badman所提的“无辜退党、诅咒事件”“倪氏兄弟需要检讨”。。。何尝不是民联应该对症下药的问题。支持者一味儿地因支持还政于民而轰击别人给予的批评,甚至贯用的人身攻击,那有意思么?

B@dman 说...

谢谢啊利,

其实,匿名先生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连身份都不敢显露很明显就是不想对其言论负上责任。当你说我用倪氏兄弟的错误来合理化国阵的变天时,我想谢谢您也认同倪氏兄弟犯错了,再者,我有合理化国阵的变天吗?我在这文章写道:“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

谁不负责任抑或低能,我想自有分晓。没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学生我都不怕以真面目来面对天下人,因为我敢说我问心无愧,我不需要像匿名者那样畏畏缩缩。就算我的言论是错的,我也愿意接受,因为我还是需要学习。若是你们是要拆台就希望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虽然你利用匿名的方便让大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自我侮辱的行为我只想对你说自重。

还有,你所谓的张先生不是我的老板,如果你认为我有能力的话,烦请您为我向他推荐让我多份薪水。。。谢谢

匿名 说...

坚持客观的批判,不被环境影响的判断???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

你这么说,没有错,绝对没有错!

'说到霹雳变天的事件,小弟恳请南拳兄稍安,国阵之所以可以成功变天,除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偏偏,你硬要说自己中立,客观,不被影响。。。却一直把那3只青蛙的形成硬硬算在两兄弟身上。你这么肯定?这不是我第一次问你,说不定你有第三眼,被你看到现场实况让你这么肯定?

我不是倪氏兄弟支持者,也没想过要为他们说话,或真如你所说,他们的确有可能就是那么烂,逼走3只青蛙,但是,当你口口声声要客观的批判,不被环境影响的时候,你可曾把以下几点列入你的考量,然后纳入你的文章?
1。你支持我,贪污罪取消,不支持。。。
2。你支持我,安然无恙,不支持。。。
3。你支持我,袋袋平安,代代平安,不支持。。。
我并没有说你整篇文章都胡说八道,但是既然你无论如何都说到自己几中立,我只是要说,你的文章在告诉我,你认定那3只青蛙是两兄弟造成的,这个论点你又几中立了?

匿名 说...

民联政府成天为了政权像发狂一样,不会被天下人取笑为权力狂???

霹雳人民都还支持民联让他们在补选取胜,你又怎么这么肯定天下人会取笑?

‘阻碍议会的召开为了民主?煽动民心制造混乱为了民主?’
在谈阻碍议会,煽动民心是否民主的时候,是否应该顺道想想,那个议会的召开是否够民主?是煽动民心还是齐集民心,你说了算?再来,走后门的夺权行动又是否民主?

不管你之前有没有批评马华民政,因为那不代表你在这一篇文章就没有偏袒!如果你没有任何偏袒会有这么多人不认同你的看法?当有这么多人不认同你的看法的时候,那你是不是应该运用你一贯(说)的作风,自我检讨一下你所写的文章?一昧狗眼看人低的言论在那边一直踩不认同你意见的人,你还真敢那么大声说自己欢迎交流?

匿名 说...

'更何况在政治上的事,往往出了意表'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怎么你还是让我感觉到你很相信那3只青蛙?
'补选前夕,三位议员现身说出倪氏兄弟的恶行逼使他们离家'
为何选在补选前夕?还说是为了民意所以变青蛙?他们在这么说的时候,已经去做过民意调查得到民意了?他们所说的话又这么可以相信?
昨天你不是说,只可以听一半的吗?
政治人物的话,几时可以相信,几时不能相信,我不是他们,我可不知道,都有可能,也都有不可能。会不会因为贪污罪被控,或者不了了之,就让时间来证明,再来讨论谁的话可以相信吧!可别说贪污罪没证据噢!因为一开始要抓人的时候可是说到证据确凿的噢!当你要评论这么多疑点的论点时,又没有分析完整,就别怪人要去拆你的台(你说的)。再说,拆你的台???小人之心。好自为之!

B@dman 说...

我想匿名者是一个人还是很多人,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有种就输入账号啊。。。没胆?

说到那三只青蛙,我都已经表明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还有这是我的文章,我有表达的权利,重点是我没有一味的认为国阵没错啊。更何况我的文章在写霹雳的倪氏兄弟,扯进国阵似乎不太切题吧?还有,为什么你硬要说我认定3只青蛙只是倪氏兄弟造成的呢?你凭什么认为我不是客观判断?

煽动民心都可以被你说称集期民心,那么烦请您为诅咒许月凤祖宗十八代的事件解释一下。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否认国阵走后门夺得政权是民主的行为,我也认为应该还政于民。可是,这篇文章是针对倪氏兄弟而写的,若按你所说加入国阵的成员党一概批评,那么我的文章就没有一个主干了。这类文章不是我的强项,请原谅我的才疏学浅,更加值得点出您那断章取义的长处也就是那凭着一篇文章就论断一个人的武断行为真是令我不敢恭维。

青蛙说民意让他们跳槽,你相信吗?我可没说过我相信,因为补选的成绩和民调显示这是错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只相信一半。当你说,我让你觉得我完全相信,那么我就想告诉你,你误会了,我的想法不是这样的,明白了吗?

我的文章有疑点是正常,而且我也不会否认,我和那些蒙着脸孔的胆小鬼最大的不同就是敢说敢当。

Sleepy Day 说...

哈哈哈... 講不贏人就駡人蒙着臉胆小鬼...

Sleepy Day 说...

"仅怪别人,将自我毁灭"

以這句來形容你拜把兄弟張慶性的症黨... 國震馬化和冥正黨最..... 貼切不過了。

馬來西亞人民

Jon 说...

吃“污桶”屎的臭人!!!你想想你家乡的伊班人们多缭倒吗???? 你到底是不是人不支持民联。 一定你家族有很多project所以才会有你这样的败类!!!!!!!!!!

B@dman 说...

我想大家看了我们的评论要判断谁讲赢并非难事

B@dman 说...

不支持民联就是家里有project?这是什么歪理?我家乡的伊班人是潦倒还是你不了解安华在砂拉越的“影响力”?若是你有兴趣,我不介意告诉你

B@dman 说...

sleepy day,
怎么你别字那么多?

B@dman 说...

sleepy day,
怎么你别字那么多?

我读的很辛苦,不懂怎样回复你

路人J 说...

從B@dman你的文章里不難知道,其實你是處在中立的位置,無論朝野或在野有錯的你都會給予評論。其實我對政治的理念也處在中立的位置。在過去西馬的四場補選里,我們不難看見民聯在現階段正處于優勢的狀況。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我漸發現我國的選民們已經開始從當初的給執政黨一個教訓所投的情緒票,開始趨向要更換執政黨的想法了。這是真的,因為之前我有到過聆聽幾個補選前的反對舉辦的講座會,看到現場三大族群聚在一起聽講座吶喊,那一刻讓我感受到三大族群團結的和藹氣氛;但是像這樣的情形,幾乎很少可以在執政黨的講座會上看到。這是真的喔。我不曉得b@dman兄曾經有否感受過這樣的氣氛,若有機會不妨可以到現場感受一下下那樣的氣氛。我想也許這是時候應該給在野黨一個機會,讓他們有個執政的機會,這樣馬來西亞才會擁有更好的未來。B@dman兄,我想我們應該要給新鮮的政黨一個改進的機會吧。

B@dman 说...

谢谢,对我来说朝野都必须给予一个改进的机会。。。

路人J 说...

過去我是個100%的朝野支持者,在上一屆的大選和再上上一屆的大選,我都會為現在執政黨無法奪回吉蘭丹的執政權而感到可惜,但是卻為執政黨能在大選中大勝,而感覺無比振奮。直到這屆大選以前的過去幾年時間里,執政黨的表現一而再再而三的傷透了我的心,所以打從那時開始我的心已經有點動搖了,當步入選舉室里的那一刻,心也還在猶豫不決吶。后來我發覺,朝野黨要改進,就只有當身份換成反對黨的時候,他們才會真真正正的改變的這個道理。與此同時在野黨當上執政黨對人民而言也是好事,至少會因為是初次執政而想贏得民心而推出更多很好的惠民政策和貪污問題會較少;就如古時候的許多新朝代崛起的初期,那個時候的每位皇帝都勤政愛民,都被人民稱為好皇帝,而且還名留千古。還有另一個優點就是讓我國的政壇,在未來又產生了一個擁有執政經驗的政黨,這樣可以讓在野或朝野政黨為了要贏得民心而做得更好更公正和純潔。B@dman,在社會里工作也是一樣,當你希望在副手期待擔正的時候,也是會希望高層會給你這個新鮮人一個機會吧。不過,當他們嫌你是個新手沒擔正經驗而不給你一絲機會上位,而且無論你過當到哪間公司也是一樣的成果,那你會怎么想呢?是不是傷心失望再加絕望啊;因為無論你在怎么努力也是白費的啊……所以我們也要嘗試給機會在野黨執政,不要因為一個沒經驗而把他們擋在門外。

Sleepy Day 说...

陳症性..你別這麼PLP了...你的老板張慶性很快就會雖國震和污桶倒台而倒了...

到时你想當官也當不成,做人也做不成,因為你小小年紀已經這麼會搖尾巴了,下屆民聯執政中央政府,到時你也到民聯面前搖尾巴???

對不起,本人才梳學淺,和你的老板張慶性的朋友是朋友,我們都一樣... 書沒唸幾年,只有小學程度...而且和妳老板一樣都是倒數前幾名的.. 我們中學一起都是在班上睡覺的... 所以錯別字就特別多... 不好意思哦...

B@dman 说...

你应该是民联的代表啊。。。原来学识水平,文化素养只有这样啊?

还谎话连篇。。。

我想对于民联,大家要重新评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