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6日星期日

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

凌峰兄说小弟把“硬要把歪的说成直的”还说我把一切都归咎国阵是有违良心的事,更绘声绘影地把主因都归到倪氏兄弟身上,这里谢谢您不吝教诲。可是,我希望您好好去阅读在下的文章,再分析一下两个句子的含义:
“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这样说没错了吧?如果您要逼小弟把一切责任都归咎到国阵的身上可以直说,因为只要您把小弟按住良心,或许可以勉为其难的说出口。”
凌峰兄,这篇文章主要是在描述行动党,我肯定浅谈国阵的错误嘛,然而我在文章内也清楚说了国阵犯错。无可否认的是,家庭的不和谐会导致家庭分裂,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在宪法下“跳槽”是合法的啊。当308大选之后,国阵政府建议设立“反跳槽法令”最后却胎死腹中,个中原因凌峰兄应该知道吧?小弟也绝无为国阵在变天行动必须负上责任而辩脱,只是不认同国阵必须负上全部责任。小弟认为,双方都必须为变天负上责任,至于谁是主因,小弟自认井底之蛙还不敢妄下判断也愿凌峰兄赐三分薄面莫强加罪名啊。
小弟绝对认同党内问题必须妥善解决并且必须公开的向大家说明一切,这一点许月凤的确罪无可恕。其实,行动党内部是否有给予一个开放的言论空间呢?当华都呀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女士说:“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拿督倪可汉就回应:“别再伤口上撒盐”并要她收声。凌峰兄,以您的高见,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凌峰兄,请恕小弟斗胆说您混淆视听的诠释诅咒许月凤祖宗十八代事件。这事件根本就是在行动党华都呀也区部组织秘书兼民万支会主席林思松先生带领下煽动民心的做法。这根本就是一个必须受到谴责的行为,其举动以“散尽天良”来形容也不为过。“狡辩”二词应该归凌峰兄啊。
对民联政府来说政权沉沦了,如今政权落入别人手中却还不死心并制造混乱无疑是权利狂的表现。这一切绝对不能因为国阵内部有人也是权力狂而洗脱。让霹雳人民再次进行一次大选让夹着民意的政府执政绝对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可是,既然苏丹不批准,成天说要“维护宪法”的倪可敏律师是否应该率领行动依循宪法尊重统治者呢?议会秘书的权利绝对不必议长大,他们两人的权利也绝对不必宪法大。如今,此案既然交由法庭去裁决,你我何须多谈呢?
凌峰兄,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另外,小弟自知追女生不行,讨论国家大事也不才,一切都任然需要学习。不过,小弟认为要国阵背完一切黑锅毫不承认民联犯错的凌峰兄肯定是诱骗女生也是利用文笔来妖言惑众的高手。失敬!

10 条评论:

saradomin 说...

口气虽然谦虚讨教, 但是心里的杯子早已经满了. 想必每读别人的一行句子, 脑里就拟定好答案要怎样赢了.

嘿嘿, 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祝你好运了.

B@dman 说...

没有到想好这么强,更何况若是真理,对我来说输赢只是其次。。
谢谢您

叶蓓怡 说...

支持你=)

加油=)

B@dman 说...

谢谢。。。。

B@dman 说...

谢谢。。。。

Sleepy Day 说...

可是我們却看到是"你"把手指指向別人...
別忘了還有三根手指也指著你自己哦...

你講的"仅怪別人,將自我毁灭"... 用來形容你老板慶性的症黨國震馬化冥正黨..最..最.. 最............. 貼切不過了...

不久.. 下屆.. 就多不就三年多不到四年... 你就會看到了.. 到底誰會毁灭...!!!!

Sleepy Day 说...

看了看这几天陈征信这刚年满二十岁的大学生发表几篇亲国阵,歪理一堆的文章,我这老人家也不得不摇头,感叹:这孩子没救了。

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

能看得懂华文的人何止千万,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那三只青蛙跳槽事件,稍有点脑的人都知道,国阵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当然这也是有情可愿的。“人为财死,鸟为食忘”。特别象许月凤这样的行动不便的年纪一大把的文化素质不高的妇女,当然更得为自已的下半辈子打算了。

至少倪氏兄弟事件,那只是行动党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损害到人民的利益,又干你何事,人民都没意见,你又起什么哄呢?

学生应该好好念书,不要浪费你父母的钱。当官发财麻烦你以后再想,你现在这种偏激的思想不好好改改,就算当了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B@dman 说...

谢谢这位前辈的指教,我指出民联的几个错误你就暴跳如雷还说我是亲国阵?就算是亲国阵又如何,至少不像你为反对而反对,对民联愚忠。就算我亲国阵,我也会指出国阵的不是!你呢?把民联比喻称圣人般,简直不知所谓。

动不动又说什么老板,真是无理取闹。拜托啦,大哥哥不要做些比我更幼稚的事情啦。。。不懂就不要乱说!有种去问他,他是不是我老板啦!没有考证事实就随意判断的武断行为,这么老了还改不了啊?

歪理何在?请指出啊。。。你说许月凤有错,国阵有错,我都说了啦。。。你一直提我的论点,搞什么啊?换一种方式称赞我?

倪氏兄弟操控议长若属实不是人民的事?诚如你所说的,那么部落格是我的,我爱写什么也是我的事啊。哈哈

整天说什么“你老板慶性的症黨國震馬化冥正黨”等词语又不敢正面目示人,还一点礼貌都没有,连一个小学生都不如。只会说国阵不是却没胆承认民联的错误,偏激的是谁,我想大家心知肚明。

当民联吵着废除大专法令,前辈却阻止我这个大学生谈论政治,不觉得矛盾吗?其实,我了解前辈的愿意,前辈只是不想我谈论而已,对吗?应该说你不想会指出民联错误的大专生谈论,对吗?因为前辈担心晚节不保?

哈哈,请恕晚生不才无法儒雅用词,若有冒犯就多多包涵。另外,这几天前辈的留言都有很重的火药味,顺祝前辈保重身体,莫动气,气充脑就不好了。

再希望前辈原谅晚生童言无忌啊

浪探小周 说...

哈哈哈,朋友,我是在当今大马看到你的文章的,你很了不起,后生可畏,我觉得很多人除了他们的年龄比你长几十年这点可以炫耀之外,没有什么值得胜你的了,包括思考能力在内!

余秋雨说过,跟无聊吵架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无聊!哈哈,我欣赏你的气度,你的谦虚,
你的精辟,你的分析能力,你将来会有一番
的成就的,希望你延续这条路下去。

我长你5、6岁,是属于‘不亲民联派’,
哈哈,有空看看我的部落

http://huangyichau.spaces.live.com/

B@dman 说...

谢谢您。。。希望大家一起学习。。。互相交换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