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星期三

感谢萧繁兄

陈征信?民联?跳槽?
Posted April 28, 2009

看朋友的blog时发现,征信的文章好像掀起了一阵的骂架。我不认识征信,知道他也是因为他的blog而已。想想也算是蛮久没有看他的文章了,就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平心而论,征信算是少数我较为欣赏的年轻人之一,他有我没有人缘、管道,也有多数人没有的政治修养和看法。

上MalaysiaKini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先看看征信的文章:
众所皆知,在州议会里任何人发言都必须经过议长大人的同意,可是根据《当今大马》的报 道,似乎这种健康的开会模式在经民联在霹雳州执政后改变了。几时休会、休会多久、让谁发言、发言多久等等在议长决定前都必须通过“即时通讯”向倪氏兄弟报 备一声。这是什么议会啊?议长既然成为傀儡!倪可敏律师给我的印象就是在演讲的最后他会说“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倪律师激昂的说出这一句话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加分再加分。可是,今天他操控议长的举措真的让我们失望,因为他让霹雳州内最高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不自由、不公 正的场所。高呼自由却不让议长自由的作出公正的决定而且还威胁议长若无法控制会议就将其职撤除,敢问倪律师是不是被空前的胜利冲昏脑袋了?为什么在民主殿 堂里向议长提供大量的指示?这种自大嘴巴的行为根本就是权利狂。倪可敏律师在受询时表示“即时通讯”的系统是“让我们进行团队合作,议长能向我们 发出指示,反过来也一样。”我感到纳闷的是,议长发出指示为什么要通过“即时通讯”?难道议长发出的指示见不得光?在他提及“反过来也一样”的时候,我的 疑问是在立法议会内行政议员有权利指示议长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还需要议长吗?精通法律的倪律师连尊卑都不晓得如何分别,试问要选民如何在下一届继续让 你为民请命啊?另一位操控议长的主角便是霹雳州前任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他向记者表示有人窜改其内容,更宣称议长的电脑是没有密码设置,任何 可以进入州议会的人都可以窜改电脑内的文件。拿督还警告那些泄露“操控议长”证据的人士可能抵触1959年州议会(特权)法令第10条文。话说回头,拿督 是否做贼心虚啊?既然,都未必是他写得何必“警告”他人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原本霹雳就盛传倪氏兄弟的霸权,如今真相算是大白了。这里希望倪 氏兄弟别再把变天归咎在国阵的霸道,更不要把责任推给被逼走的三位议员。像你们对待议长的这种态度,没有多少人能忍气吞声。霹雳变天后,三位“出走”的议 员都公开指责倪氏兄弟,这时候两位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呢?身为大家长没有给家人一个好的环境,家人出走了就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州议会即将 召开,拜托别再为了已经失去的政权做垂死挣扎让民主殿堂惹得天下人取笑。更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 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成天为了政权吵吵闹闹真的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你们—权利狂。

这个是回复者:
看了看这几天
陈征信这刚年满二十岁的大学生发表几篇亲国阵,歪理一堆的文章,我这老人家也不得不摇头,感叹:这孩子没救了。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能看得懂华文的人何止千万,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那三只青蛙跳槽事件,稍有点脑的人都知道,国阵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当然这也是有情可愿的。“人为财死,鸟为食忘”。特别象许月凤这样的行动不便的,年纪一大把的,文化素质不高的妇女,当然更得为自已的下半辈子打算了。至少倪氏兄弟事件,那只是行动党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损害到人民的利益,又干你何事,人民都没意见,你又起什么哄呢?
学生应该好好念书,不要浪费你父母的钱。当官发财麻烦你以后再想,你现在这种偏激的思想不好好改改,就算当了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在征信的文章中,坦白说我的确是频为赞同他的看法。而且在他的部落格当中看到别人对于他的文章的回复,还有他的回应,我看到的是征信的政治修养和风度确实是好过那些回应者。至少,他虚心,没有断章取义。
征信的文章里面说到倪律师。我的个性也算是比较直率的人,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会直说不畏,所以对于一向来标板着“敢怒敢言”的火箭我都颇有好感。然而,这一个好感,却在308中破灭。我在youtube翻看所有竞选者的演讲,而身为火箭的“台柱”倪氏自然少不了。依然记得非常清楚倪某人说的一句话:“把春含在嘴里的韩春井”。也许别人不会当作一回事,反而会因为这样的言论而大笑,但对于我而言我感到厌恶。政营不同,只是因为政治理念和做法不同,但是无关个人。就算要批判个人,又何必拿名字来侮辱。这不知侮辱了对方的名字,还侮辱对方的人格,还有他的家人。名字,是父母恩赐的。对于侮辱人家名字的我只会感到鄙视,即使对方是多么的成功抑或者是多么的有权势。因为这说明了他是多么的没有修养。


“就算以后这孩子想当官,还要在国阵中混点名堂,现在急功近利,写一些利于国阵,污蔑民联的文章,引起在朝当官者的注意,为以后自已的升官发财做好准备,但也要有分清黑白是非的能力才行”

何谓黑白?是否言论中利于国阵的即为黑,利于民联的即为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什么叫作言论自由?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位回应者。我不知道这位回应者是否为明联会员抑或这是某某职位人士,然而这样的回应和谴责只会倒民联的米。民联常常推崇言论自由、媒体自由,何谓言论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第十九條:“人人有主张及发表自由之权;此项权利包括保持主张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经由任何方法不分国界以寻求、接收並传播消息意見之自由。”虽然我个人不赞同100%的自由,但是言论自由无疑是必要的。如果一篇文章不利于民联即为黑,那么这样的霸主定义又和民联处处批判的国阵霸权有何分别?一样都是限制不利于他们的言论,分别只是一个叫国阵一个叫民联而已。。。

看得懂华文的人何止千万,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傻子。那三只青蛙跳槽事件,稍有点脑的人都知道,国阵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当然这也是有情可愿的。“人为财死,鸟为食忘”。特别象许月凤这样的行动不便的,年纪一大把的,文化素质不高的妇女,当然更得为自已的下半辈子打算了。

跳槽的课题从以前到现一直被热炒着,在这么多跳槽青蛙当中,为何被谴责没有道德、不忠心的只是那三位被标榜成为“政治青蛙”的议员呢?我不赞同跳槽,因为这不是一个好的风气,诚如现在的民联一样。但寻归究底,是谁把跳槽风气炒热起来?是谁先开始拉拢对方阵营议员跳槽?是民联的精神领袖-我们敬爱的安华先生。看回现在,其实想想,鼓励人家跳槽的人有何资格谴责人家跳槽?也许有人会说跳槽去民联是正义,跳槽去国阵时背叛,就好像国大的GMUKM拉拢人跳槽一样,跳槽去他们那边就是正义,跳槽去或者留在理事会就是背叛民意。我在想,这岂不是马哈迪的霸权政治么?什么时候他们学到如此的精炼?典型的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点火。。。
更何况,对方跳槽是否如真的是为财只不过是片面之言,实际是否如此依然不得而知。(虽然我个人也认为为财的可能性较为高)
至少倪氏兄弟事件,那只是行动党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损害到人民的利益,又干你何事,人民都没意见,你又起什么哄呢?
诚如这位回应者所说的,这是人家内部问题。同样的,部落格只不过是变现的个人专属网络日记。就好像自己的日记书本一样,在日记簿里面写些什么东西那个是个人自由。如果连这个也要管的话,那么也不就是和国阵一样霸权么?再者,征信也只不过说出自己的看法,都没有损害到人民的利益,那么又干你什么事呢?这位回应者,你又起什么哄?
说起人民没有意见,我倒真的很想问问这位回应者他是怎么诠释“人民”这两个字的。根据wikipedia,人民指人类的集合。通常住在同一国家或地区、享有一定权利的人的集合构成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其中“人”字表明这个集合的个体是人类,而“民”字表明属于这个集合的个体具有公民的权利和承担公民义务。例如居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具有其国籍的人类集合可以称为中国人民,居住在山东省的人类集合可以称为山东人民,更宽泛的称呼有“世界人民”或“亚洲人民”等。
倪氏兄弟是人民、纳吉是人民、征信是人民、你和我也都是人民。你还能说人民没意见么?


学生应该好好念书,不要浪费你父母的钱。当官发财麻烦你以后再想,你现在这种偏激的思想不好好改改,就算当了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如今民联人士在努力着废除大专法令,但是却偏偏出现这样的言论,我看了觉得可笑。亏这位回应者自称老人家。学生应该好好的念书,不要滥费父母的钱。言下之意是否说大专生,或者凡是在读着书的都不应该讨论政治谈论政治呢?那么大专法令也不必废除了?
年轻人对于每个事物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也许你不认同。也许你认为年轻人什么都不懂,但实际上分分钟懂得比你还要多。
华人有句话:“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即使在读着书也好,也应该就身边的事物多点关心。这一套什么好好读书不要浪费钱的言论,摆在我们年轻人的眼里这是封建和迂腐。
偏激?如果说出自己的言论即为偏激,那么侮辱人家名字的倪某人岂不为杀人放火?
p/s:以上言论纯粹个人看法,不爽的欢迎留言。


萧繁兄,千言万语还是一句谢谢你。。。

3 条评论:

Jason 说...

征信兄,最近您的部落还可真的闹得沸沸腾腾啊。。不过我始终觉得你的发表完全正确,只是一些不明政治为何物者在那煽风点火,挑起导火线。。

征信兄,加油吧!国家需要你!

B@dman 说...

谢谢您,见笑了。。。

我有話要說 说...

讀過最近上載在你的部落格里所有關于倪大律師的文章,同時也從其他方面略有聽過關於倪氏兄弟的霸權主義。我也覺得這是霹靂州行動黨內部的缺點是必須改進的。不過,我覺得有點奇怪,為什么在這里所刊載的所有勇于批評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文章都是沖著民聯(注:我是指那些敢怒敢言的喔。),反而箭頭對準國政的卻還可以。其實我說呀,若想表示你是在中立的立場,就應該兩方都給予批評,而不是像現在的對民聯的就敢講敢寫,反而對國政的就適可而止。陳先生,像你現在這樣做,當然會引起多人誤以為你是親朝野人士啦。何況現在親在野的人眾多啊。這些只是純屬本人的個人意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