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倪氏兄弟操控议长

众所皆知,在州议会里任何人发言都必须经过议长大人的同意,可是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似乎这种健康的开会模式在经民联在霹雳州执政后改变了。几时休会、休会多久、让谁发言、发言多久等等在议长决定前都必须通过“即时通讯”向倪氏兄弟报备一声。这是什么议会啊?议长既然成为傀儡!
倪可敏律师给我的印象就是在演讲的最后他会说“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倪律师激昂的说出这一句话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加分再加分。可是,今天他操控议长的举措真的让我们失望,因为他让霹雳州内最高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不自由、不公正的场所。高呼自由却不让议长自由的作出公正的决定而且还威胁议长若无法控制会议就将其职撤除,敢问倪律师是不是被空前的胜利冲昏脑袋了?为什么在民主殿堂里向议长提供大量的指示?这种自大嘴巴的行为根本就是权利狂。
倪可敏律师在受询时表示“即时通讯”的系统是“让我们进行团队合作,议长能向我们发出指示,反过来也一样。”我感到纳闷的是,议长发出指示为什么要通过“即时通讯”?难道议长发出的指示见不得光?在他提及“反过来也一样”的时候,我的疑问是在立法议会内行政议员有权利指示议长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还需要议长吗?精通法律的倪律师连尊卑都不晓得如何分别,试问要选民如何在下一届继续让你为民请命啊?
另一位操控议长的主角便是霹雳州前任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他向记者表示有人窜改其内容,更宣称议长的电脑是没有密码设置,任何可以进入州议会的人都可以窜改电脑内的文件。拿督还警告那些泄露“操控议长”证据的人士可能抵触1959年州议会(特权)法令第10条文。话说回头,拿督是否做贼心虚啊?既然,都未必是他写得何必“警告”他人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本霹雳就盛传倪氏兄弟的霸权,如今真相算是大白了。这里希望倪氏兄弟别再把变天归咎在国阵的霸道,更不要把责任推给被逼走的三位议员。像你们对待议长的这种态度,没有多少人能忍气吞声。霹雳变天后,三位“出走”的议员都公开指责倪氏兄弟,这时候两位是不是应该自我检讨呢?身为大家长没有给家人一个好的环境,家人出走了就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
州议会即将召开,拜托别再为了已经失去的政权做垂死挣扎让民主殿堂惹得天下人取笑。更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成天为了政权吵吵闹闹真的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你们—权利狂。

40 条评论:

l藍海 说...

老弟,你年少气重了。
镜子虽然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像,但是却未能全部看清一目了然。
只因上天恩赐我们一向只能向前望的眼睛,
若是我们要看别的方向的东西就必须移动颈部或是身体。
当年有一个人也适合你一样年少气盛,如是人云亦云的道听途说。
:D
他现在做了议员,不过是做个来自民联吃不饱穿不暖的议员,他心甘情愿得这样付出。从前他非常抗拒反对党,甚至他对反对党没有好感。现在却是成为他的一分子了。
你不觉得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他的观念转变了吗?
你可以问他
刘永山0163231563

· 康华 · 说...

我很怀疑有关报导的真实性,SIVA本身也是律师,从他因变天的表现,他会这么轻易受倪氏兄弟摆布吗?

你所看见的、听见的、读到的,往往未必是事情的真相,尤其是政治,尤其是大马的政治。

B@dman 说...

蓝海兄,
谢谢你的金玉良言。我认为无论在哪一个阵营都好,我们都必须秉持这就事论事的精神。今天,如果倪氏兄弟的事件若属实,那么就算是民联党员,我们也应该谴责。
感谢您给我刘议员的联络,希望有机会和他接触。

康华兄,
为什么您会质疑报道的真实性呢?总不能单凭西华也是律师吧?

匿名 说...

少年不識愁滋味
要跳糟,可以,你是人民選出來的,有本事就再來選一次看看我們人民的決定如何??

別當我們人民百姓是傻子.......

平民百姓

kampong美姑 说...

老弟,省点气吧,无论怎样讲,什么讲法都是民联对的。。。

匿名 说...

我非常同意炡信兄讲的话。民联为了权力把整个霹雳州弄得乌烟瘴气。

匿名 说...

他只是说“反过来也一样”,他都没有说是要下指示, 也许所谓‘反过来’的意思是“听从指示”

...这要有所保留,你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头了。就好像老慕说华人不感恩,最后居然会演变成“巫统不感恩华人的贡献”

还有,跳槽议员的话,基本上是没什么公信力的。如果这么不满意,干脆辞职啊...而且他们身在肮脏的政坛,里头有多少的利益冲突啊!不是‘一家人’就可以概论解决的。

匿名 说...

First of all, I'm sorry for using English to voice out my opinion here.

I don't think the letter shown in the press is the original one. Why?

1. Its contents could be modified. As we all know (from the press), the instant messaging system there has no password protection. Anyone could just access it, and modify the contents, and print it out to show to everyone.
Simple enough to understand - like MSN saved history, anyone can edit the conversation anytime, though the time of conversation remains unchanged.

2. Shiva is a lawyer. Yeah, better say he's a human too. Do you think he won't get frustrated if someone talk or command him in such a manner? IF really so, he could just turn to BN at that time when all conditions seem to favor BN. Why the hell would he stay firm and fight together with people against BN in that incidence? Look at the conversation again, it seems more to be 'created' for sake of BN to find a good reason to bring Shiva down from his post.

3. The letter could just be fake, or badly modified. According to one of my friends who has experiences in this field, several parts of the words had been changed. The letter's confluency between words and background are poorly aligned. Anyone with little knowledges of editing could do it.

By the way, I don't agree with ''既然,都未必是他写得何必“警告”他人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It doesn't mean anything when Datuk Ng warned those who bring DUN private conversation to publics. Because there's laws and regulation to be obeyed in DUN -1959年州议会(特权)法令第10条文.
He was giving warning, as someone might not know about the existence of such legislation. Truely, I don't see any correlation at all, of the word 'warning' equal to 'admitting'...

Just my 2 cents ~

Regards
Blues


*p/s -btw, I found it's an interesting blog, rich in content and well-organised. Fyi, we're from the same hometown, by chance, We could exchange more often views and thoughts about current issues.
=)

B@dman 说...

几个匿名的的留言真是让我获益良多。把人民当傻子,此话何解呢?某个阵营不断的煽动民心让人心惶惶,不就是在当人民是傻子吗?说什么还政于民,又不愿意公开跳槽的真正原因还把党内不同的声音打压,这就不是在欺骗人民吗?

“反过来也一样”的前面一句是“议长可以对我们发出指示”,我想您的解释太牵强了吧?不过,倒是令我打开眼界。麻烦您做人公平一点,在我们谴责跳槽者的同时也必须同样谴责逼使他们跳槽的元凶!

thanks for the coment from my hometown fren. if got change we can meet in Bintulu. may i knw ur contact?

匿名 说...

拜托啦, 不要在霹雳州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啦!要是真如你所说般, 国阵早就在武吉补选中的华人区胜出啦!你认为十八丁80%的村民会欢迎你的说法吗? 你认为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白痴吗?

开口闭口都套用天下人,众人皆知的, 至少我和我的一班朋友都不想你觉得很理所当然,更不想让你代表天下人说话, 你用"我认为"就好了! 做人厚道点好, 至少我们还会感谢你们(马华)还有点良知.

B@dman 说...

在霹雳人民的伤口上撒盐的到底是谁?请认清谁在阻止州议会的召开?谁在煽动人民的情绪?

也拜托你就事论事把补选的事情和倪氏霸权的两件事分开来说,好吗?

说到厚道,那么你就更应该学习了,如果你能挑出我论点的错误,那麽是绝对欢迎,如果你只是鸡蛋挑骨头就望恕不奉陪了。。。

重点是,我与马华无关。谢谢

Malaysian 说...

其实在政治上,有些事并不是我们看到的就是真相。。。

如果民联真的有如此行为,我们就必须批评。

但是,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大家还不知道!


Regards,

马来西亚人为先 上
GoMalaysian.Blogspot.Com
http://gomalaysian.blogspot.com/

匿名 说...

子非鱼,焉知鱼乐? 你非霹雳州子民,你又怎知道身为霹雳州民的我们有什么感受?请不要将你个人意思表达为我们的意思.

你凭着自己有几份辩才就将自己的意思强加在别人身上, 跟国阵般豪取强夺霹雳州政权有什么分别?

在火箭还没执政霹雳时,倪可敏已经用自己的收入来服务人民了, 在反对党时使不动市政府动工, 宁愿自己出钱开推泥车开路, 你认为一个没有高尚的政治理念的人能够付出的吗? 你能吗, 象牙塔先生? 更何况根本没有人想到有一天火箭会执政, 权利狂云云, 恕在下不能认同先生的说法了. (同样的,想你也不能接受被形容你为象牙塔先生)

匿名 说...

非常好,你有着读书人的独立观点和秉持就事论事的精神.

既然你对倪氏兄弟的报道照单全收, 那么我也想听一听你怎样看这遍报道.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9395.html

我也读了你其他的文章...

这报道和你之前的文章"三合一补选后,马华要检讨"内讨论东马的补选分析有所出入.

B@dman 说...

自己掏腰包为选民服务是很平常的事,有什么必要到处宣扬的?还有,说我是象牙塔的是你,不能接受的也是你,很矛盾啦。。。怎么您做人都是这样的?

虽然我不是霹雳子民,不过,我身在霹雳。。。谢谢

B@dman 说...

在倪氏兄弟的课题上不谈,要和我说砂拉越的补选。我不介意跟你谈,可是,先请您揭开您神秘的面纱,否则我觉得毫无意义

匿名 说...

说到权力狂,就算被你说对,他们两兄弟也不会是仅有的。再来,论排名,比起那些要赶华人回中国的人,又或者是不做强权应声虫的人,又或者是走后门夺权的人。。。排名肯定落后得多,没得排。但是,你又这么清楚他们是要控制议长?如果你说的不是事实呢?更加没得排。

看你的言论,让我在猜着,你是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你这么确定那3只青蛙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间变青蛙的?还有,是谁让民主殿堂惹得天下人取笑?从议员失踪到出现在记者会再变成亲国阵的独立人士,什么是民主了?几时看到是‘民’在做‘主’了?被人取笑?还不是因为出了一个走后门的民主!要民主就解散再选过啦!还要民主?别说是因为不想浪费纳税人的钱,因为纳税人的钱,被不明不白吞掉的,肯定更多!

我不是霹雳人,我不敢替他们发表意见。不过,从补选的成绩来看,尤其是华人选区,民联的支持度因为霹雳的吵吵闹闹,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这么多霹雳华人支持民联,难道他们都是贪爽?

我本身,始终相信,政治是黑暗的。民联很好吗?很干净吗?肯定不是很好,不是很干净。不过,到目前为止,至少我还是觉得他们比照顾了我们51年的‘阿头’们好得多了!

如果没有digi的出现,预付电话会这么便宜吗?如果没有digi的出现,后付电话会变得这么便宜吗?真谢谢digi的支持者,没有他们,我用的maxis就不会这么好死降低后付电话费。

难得过了51年,国阵有了对手,开始对我们好一点了,难道还要期望民联再被国阵‘干掉’了,又开始欺负我们了,再后悔?如果你所居住的州属,就只有一间咖啡店,你觉得,一杯咖啡要花多少钱才可以买到?

培养及保留多一些竞争者,对我们自己好一点。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光明日报都被政党控制了,批评民联的新闻多不胜数,大家还要批评民联?而且批评的东西都不知是真是假,如果误导了一些选民,转投国阵,又让国阵坐大了,你觉得我们会被‘感恩’吗?

B@dman 说...

就算被您论证他们更像权利狂又如何?他们还是权力狂啊!更何况,让在霹雳政局如今还是不能稳定的又是谁?谁才是权利狂?可能有很多人,肯定的是那些为了政权让霹雳政局混乱的那些领袖肯定配的上这个称号。

拜托,人家说了就要相信一半,好吗?没理由倪氏兄弟说得照单全收,3位议员的话就一点也不收吧?

剩余的评论,我只能说谢谢您的金玉良言。。。

匿名 说...

倪氏兄弟根本就是霹雳民联政府倒台的根源!!

龙的传人 说...

其实,国阵虽然不好,但是我更加瞧不起民联!喜欢利用我们人民来哗众取宠真是不配当政府!!!
我同意倪氏兄弟是权利狂!尤其是倪可敏,到现在还在争执政权,还有那种下贱的政治把戏,真是让人看了就想呕

匿名 说...

その場合は、このブログのオーナーのブログにコメントを避けるために試してくださいでは、学生のIDが表示されます。すべてが完了したら、投稿を書きたいと思って政治をしています。

匿名 说...

"龙的传人", 其实也说不上谁的政治手段比较肮脏, 只是谁做的比较干净而已.

政治上, 有钱有有钱的做法, 没钱有没钱的做法. 有钱的可以用钱买青蛙,补选时开流水宴, 找美媚来清清凉凉跳一番. 没资源的, 力量唯有来自民众, 筹款也好,声援也好, 这些全部帐单, 最后还不是我们人民来付? 但是相比之下, 我个人是宁愿选择后者了.

Lee 说...

其实...批评政客是权力狂,有点好笑。
尤其当我们身在亚洲。

这就有如同,批评一只猫是偷腥狂。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老兄啊,你的部落格又开战了。。。。哈哈

B@dman 说...

是咯。。。有点痛苦,《当今大马》也来了。多谢关心,如果可以行动上祝福我啦。。。
谢谢。。哈哈

萧繁 说...

哈哈!我比较赞同你的说法。。。为什么就不多说了。。。

B@dman 说...

thank you so mus

匿名 说...

如果倪氏可以把霹雳州治理好,是权力狂有什么问题?那个政治人物不是权力狂?

匿名 说...

你是砂拉越人,你忍为国阵能为砂人民带来怎样的未来?我也是砂州人,不过我对砂州政府很失望?一个有贡献的州,为什么会如此落后?

B@dman 说...

身为砂拉越的子民,我也同样失望。。。
可是,我看到进步了,至少去年的财政预算案拨款增加了。。。

匿名 说...

哈哈哈,过了51年才来给你一点点,够吗?让他们败得严重一点,你会看到更多发展!如果不是308,你会看到吗?如果不是西马有5个州属的人民够大胆,你会看到吗?如果东马人民也一样教训一下国阵,不用多,一个州10席,2个州20席,你会看到国阵对你更加好!

“拜托,人家说了就要相信一半,好吗?没理由倪氏兄弟说得照单全收,3位议员的话就一点也不收吧?”??????
你先检讨你自己再说吧!

不跟你谈谁是政治狂,天黑辨到天亮也未必有一个共识。

不过,之前也说了,就算他们被你说中了又怎样?我还是要教训国阵多一点,因为到目前为止,国阵的偏激种族论没有减少,又要说我们不敢恩。。。不让他们败得惨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几时会醒悟!

眼光放远一点,为下一代着想,当国阵已经被打倒,而且彻底反悔了,你再来数民联,你不会看到这么多人不爽你。

匿名 说...

身为砂拉越的子民, YOUR PLP style really made me sick to my stomach.

B@dman 说...

在下即非国阵成员党党员又何来PLP呢?
我想那些不敢露脸的鼠辈应该是自知理亏在他人的部落格上不敢掀开神秘的面纱,这种缩头乌龟的行为实在是砂拉越的耻辱。

任何关于倪氏兄弟操控议长的课题我都欢迎交流,那些什么教训不教训的我只能说你很幼稚,我没兴趣和你幼稚,若没有好的论点就不要留言了

龙的传人 说...

真不明白为什么民联的支持者不会就事论事,连名字都不敢放。

匿名 说...

是这样的啦。。。。习惯就好,反正啊。。。国阵腐败也不能掩盖倪氏兄弟的错

聋的串人 说...

龙的传人, 别五十步笑百步啦, 你的URL也不是一样都是假的.

匿名 说...

就事论事?真的吗?如果是就事论事,既是说最重要是论事,那你还管我老子是哪方神圣?

还说要‘坚持客观的批判,不被环境影响的判断’,没说几句,就鼠辈前,乌龟后的,看来,你绝对有能力成为国阵的接班人!不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恭喜!

B@dman 说...

啊?怎么你把我和其他人套在一起啦?
谢谢你说我适合当国阵的接班人。还有,说你们缩头乌龟错了吗?你不就是在缩着头吗?哈哈哈哈哈

CAT Hunter 25 说...

为了两个烂阵容,鼠头龟头也出现.

何必呢? 有津贴? 还是为人民吗?

思想决定未来 说...

その場合は、このブログのオーナーのブログにコメントを避けるために試してくださいでは、学生のIDが表示されます。すべてが完了したら、投稿を書きたいと思って政治をしています。

不太通顺,如果不匿名,我们可以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