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星期日

翁诗杰公私不分

翁诗杰披星戴月到处举行闭门汇报会,有时还带领众内阁部长随行,为他站台。一场又一场声势浩大的闭门汇报会,“乐了诗杰,苦了人民”。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这些正、副部长及其随从的机票都是由部门支出也就是从人民荷包拿钱出来贴部长出席汇报会。在国家面对经济萧条之际,这些内阁成员不止没帮助人民开源节流还公器私用加重人民负担,简直没有人性!


马华党争乃是党内私务,翁诗杰这样做和基尔带妻女佣人到迪士尼度假的情况都一样。反贪污局应该一视同仁的着手调查。我们不应该败坏风气让部长公私不分,结果人民的血汗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请翁诗杰作出交代,因为你是“最廉洁”的“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

14 条评论:

翁诗杰办公室内鬼 说...

我们一直提醒老板要记得还钱给张庆信避免被张庆信咬着不放,可是,他不听。我们一位女同事还怂恿老板想办法报公帐。真的怕老板有一天被女魔头害死。

Selina 说...

翁诗杰是这样的啦。。。。听说还欠刘德贤“叫鸡费”哦。

咚咚 说...

满朝皆是大贪官,吸人民血汗钱的又何止老翁与鸡耳。

chchoo 说...

翁大炮已经公然推行黑金政治,变相买票.希望看到有正义之士推行马华党外反翁大炮运动.一起彻底制止杜绝一切朋党和黑金政治.

Mike 说...

Very simple. Either MCA change herself completely and get rid of all the corrupted and incompetent leaders like the Liow, Chen & Ong etc or the people will totally abandoned them by the next GM.

When a 70+ 80 year old man can tell me it is totally wrong and unacceptable to take a young and innocent life at the MACC building, I reckon MCA has no more political future except waiting for a slow and agonizing death like that of MIC and Gerakan.

gogainchin 说...

以你的逻辑,凡当部长的,都应有关的政党。因为他们在任时,必定有涉及党内私务!
我非常同意你说的:
这些内阁成员不止没帮助人民开源节流还公器私用加重人民负担,简直没有人性!

gogainchin 说...

以你的逻辑,凡当部长的,都应退出有关的政党。因为他们在任时,必定有涉及党内私务!
我非常同意你说的:
这些内阁成员不止没帮助人民开源节流还公器私用加重人民负担,简直没有人性!

Selina 说...

翁诗杰透过他的“喉舌”《透视大马》表示,和一位女议员的桃色新闻是谣言!那么我就希望敢怒敢言的翁诗杰总会长,不要让我们抹不清楚脑袋,清楚地公开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揭开我们的疑惑。不要脸你口中的“狗”都不如!因为至少你口中的狗还敢于在第一时间把谜底揭开。我也希望高风亮节的翁诗杰总会长能回答以下几个疑问证明自己的清白:

1,请问翁诗杰总会长为什么用部长官车载送蔡顺梅?
2,请问翁诗杰总会长为什么蔡顺梅在吉隆坡时,夜晚时分你的官车总是停泊在JW Marriot Hotel 附近?
3,请问翁诗杰总会长为什么蔡顺梅在吉隆坡时,你的办公室会出现六国大封相?
4,请问翁诗杰总会长是不是在你家不能提“蔡顺梅”三个字否则屋顶都会被震开?
5,请问翁诗杰总会长为什么你时常在外地公干,蔡顺梅总是和你“巧合相遇”?难道是上天为你俩所赐的美丽机缘?
6,请问翁诗杰总会长是不是在国外公干时,如果“巧合”遇到蔡顺梅就9点回房就寝,否则7点赶着结束饭局然后去卡拉OK,是否真有此事?
7,在沙巴坊间,大家都在流传翁诗杰破坏人家幸福家庭还得蔡顺梅离婚,能不能请你回应?据知你在沙巴的票还是严重落后,不知与此事是否有关呢?

B@dman 说...

偶尔顺便涉及党内私务不是问题,现在这是滥用政府资源来进行党务已达到个人目的。可能连宴请中央代表都是想部门报账,这样真的说不过去啊。

gogainchin 说...

以你的逻辑,
偶尔顺便涉及贪污就不是问题了?
偶尔顺便涉及破坏人家幸福家庭德,就不是问题了?
偶尔顺便涉及拿过一千万,就更不是问题了!

B@dman 说...

这些东西可以顺便吗?

gogainchin 说...

难道偶尔顺便涉及党内私务不是滥用政府资源来进行党务已达到个人目的?

偷一千万是偷,偷一百元就不是偷了?那是偶尔顺便涉及?

你的逻辑可是双重标准得很 !

gogainchin 说...

难道偶尔顺便涉及党内私务不是滥用政府资源来进行党务已达到个人目的?

偷一千万是偷,偷一百元就不是偷了?那是偶尔顺便涉及?

你的逻辑可是双重标准得很 !

Lawrence Teh 说...

有怎样的老板就有怎样的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