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

不知所谓的无理取闹!

今天在《当今大马》看见一篇名为“张庆信承认自己是“大鳄鱼”?”的文章,我感到十分惊讶,为什么张庆信如此英勇?哈哈,乍看之下原来是有心人士蓄意抹黑,企图让张庆信更加声名狼藉。

张庆信频频为KDSB辩护是因为调查报告片面,在没有对照双方供词就下定案的调查报告,出言反对又何错之有?这不是反对翁诗杰公开事实而是要求翁诗杰将事实的全部公开而不是半遮半掩!

若你不服就请你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1, KDSB的收款完全照着和政府签订的合约收款,为什么“照着合约”应该被起诉?


2, 每一项工程都在结帐以前,双方都重新审核和调整后才结帐。当港务局发现尚未结额的帐目有不妥之处,没有和KDSB讨论就指KDSB超额索款,是不是在没事找事也凸现其商业常识零蛋?

3, KDSB的索款乃是照着合约执行,如果合约执行也是有错,为什么只报警彻查KDSB而没有报警彻查当初和KDSB签合约的官员?每一份合约都是经过内阁、财政部、交通部乃至港务局,为什么只有KDSB欺骗,别人就没有?

从上面几个问题,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翁诗杰的报告根本就是在愚弄百姓,在没有咨询双方意见之下就将报告公诸于世敷衍人民。人民要看到的是事实的全部而不是看翁诗杰怎样践踏同僚的声誉来塑造自己个人的英雄形象。所以,张庆信抨击他,错了吗?难道一份敷衍塞责,愚弄百姓的报告也应该获得掌声?还是你认为“官官相护”才是你要的政治美景?

当然,你可以说张庆信一味玩弄文告字眼,不断发表一些不可理喻、信口胡扯、莫名其妙的言论,甚至恼羞成怒到处咬人,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但是,请你好好分析张庆信所说的一切。

支持反贪是可取的,国际透明委员会作出的努力应该获得肯定,只不过我们不能含血喷人。现在巴生自贸区谁是谁非都没有定案,刘胜权先生就将他订入报告书,这是不是说明了国际透明委员会是一个道听途说,不讲究事实的团体?再者,当张庆信挑战他出示证据时,他既然把责任推给媒体。这种没有责任感的领导人真的能带领该团体呼吁政府透明化吗?他以为人民是愚蠢的,他以为人民不知道他也是自贸区调查小组成员,媒体的报道是根据他们提供的“片面之词”。你说张庆信抨击他,何错之有呢?

张庆信的言辞的却稍稍过火,可是,你就因此捏造张庆信承认自己是大鳄简直就是不知所谓的无理取闹!

24 条评论:

山野村夫 说...

明明就是官商勾结,偏偏要把责任全推给脏大鳄独揽,尽显作者不厚道的行为,理应受到谴责。

当然以假道德挂帅的翁总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拿了好处坐了机,反过身却挖人家的屎,要挖又不挖干净,挖到污桶的粪便就停手,正一个无胆匪类,搞到现在全世界的人都认定46亿是脏大鳄一个人独吞似的。
用用脑吧朋友,这样一笔巨大数额,污桶的狗官肯让它进入它们眼中寄居者的口袋吗?脏大鳄也不过是那群狗官的替死鬼罢了,他吞的数目决没有你们想像的多,又何必咄咄逼人呢?算了吧,反正这又不是头一回。

B@dman 说...

谢谢你的分享

Lawrence Teh 说...

好尽力的抢手,辛苦了,哈哈!

B@dman 说...

原来你和翁诗杰一样“热爱”无中生有。

Lawrence Teh 说...

坏人,

原来你也和翁诗杰一样喜欢用成语。哈哈!你是不是抢手,网路界早有公论。谁会相信张主席会有闲情和才情跟人打笔战辩论啊?

B@dman 说...

哈哈,一个连自己身份都不敢公开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Lawrence Teh 说...

网友们果然没有说错,无法解释的时候你就会转移话题,哈哈!我姓郑,名字就叫Lawrence,有什么公开不公开?我又不是像你这样为政客服务的。

对吗?枪手!

Lawrence Teh 说...

看你之前的留言:"偶尔顺便涉及党内私务不是问题,现在这是滥用政府资源来进行党务已达到个人目的。"便知道你的层次有多高了,哈哈!

B@dman 说...

我说的“不是问题”,是指我个人可以原谅,因为我不像你老板那样“高风亮节”。

哈哈,还有,不要说我是抢手啦!我从开始到现在,民联、马华、张庆信都骂过,我是谁的抢手?

我和你这种“高风亮节”不能相提并论

Lawrence Teh 说...

wahahahaha!我老板是翁诗杰?

你没有看过我去马华的网站鸟翁呵。。。哈哈哈哈!

对了,可以转贴一下你早前骂张庆信的文章吗?不好意思,错过了。。。

B@dman 说...

http://jinsim.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18.html

随便看。。。哈哈,我没说哦。。。你这么想翁诗杰做你老板?

Lawrence Teh 说...

我哪有你那么好命?

B@dman 说...

服不服?

Lawrence Teh 说...

wahahahahaha!

那篇就叫做“骂”张庆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Lawrence Teh 说...

还要来“服不服”这三个字?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周星驰吗?

骂张庆信?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B@dman 说...

算了吧你!不要没事找事,我没时间应酬你这种无理取闹。

等你有内容再见吧。。。

Lawrence Teh 说...

怎么?讲不赢就要走?好啦好啦。。。不为难你啦!

B@dman 说...

y又是没内容,哈哈,原来你连一点涵养都没有。悲哀

Alex Lim 说...

真佩服姓张的能养的一只那么能吠的狗.一看到主人被攻击就吠个不停. 朋友. 亏你还是个大学生,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看到主人被攻击就吠个不停. 用头脑想一想,别把事情看的simple,一场几十亿的工程合约当然要签,门面工夫当然要做好,不然钱怎么出,上头要怎分,没事大家是abangadik,有事就互不相认,还记得那位correct.correct. correct 的朋友,这就是 "官官相护”的BN,亏你还是*&%#@大学生,读屎书

Alex Lim 说...

还有,猪头张不是言辞稍稍过火,而是疯狗一个,到处咬人,亏他还是个國會议员, 丢尽国家面目.

Lawrence Teh 说...

Alex Lim,

你几十岁人,有坐过私人飞机吗?人家二十岁出头,还可以offer东渡的友人坐私人飞机呢。。。妒忌吗?

Alex Lim 说...

sorry,我有愄高症,不敢坐飞机.

B@dman 说...

Alex Lim,
事实上,没判断能力的是你。一个工程若是没有违约,那么批准工程的人不必负责吗?

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按照合约执行”是错的?

你没读书,果然不知道合约及工程是如何进行。如果今天,文章是写巴生自贸区出现舞弊,我肯定不会回应。

可惜文章的不合理说法就和你的思维一样,没读书的思维

Lawrence Teh 说...

Alex读书看来不比辩论员多。。。可是,有人说过批准工程的人不必负责吗?

付钱的人要负责,收钱的人就不用负责?那么付钱的人是做善事送钱给收钱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