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日星期五

一同学习用全面的视角来评论课题 - - 回复求真兄

求真兄,半年没有和您交流了,近来好吗?别来无恙吧?小弟依稀记得半年前在同一个平台得您指教让小弟获益匪浅。半年来,求真兄都不断对眼前的时势课题发表高见,不难发现,求真兄的文字造诣及分析能力都大大提升。

今日看见求真兄在《思想片面才是乱源之首!》中提及在下之文章深感荣幸,可惜小弟不才无法在文章中清楚列出中心思想让求真兄对小弟的文章产生误会,对此深感抱歉。其实,小弟在第一篇《倪氏兄弟操控议长》已经清楚讲明这个“how”:

“希望你们可以为了霹雳的百姓让议会顺利召开让州内的计划得以落实。这一次,民主行动党应该努力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并妥善处理党内矛盾以期下届大选可以获胜。”

另外,在《错就要承认,何必推卸责任?》一文中也提到:

“国阵之所以可以成功变天,除了归咎于国阵的必须被谴责的深谋远略,也必须感谢倪氏兄弟的霸权让他们的议员寝食难安之后退出民联”

“小弟觉得除了谴责国阵之外,民联本身也必须检讨,为什么留不住自己的议员”

小弟也在《仅怪别人,将自取灭亡》一文中提及:

“我从来没有认为三位议员退出民联没有错,我也没有否认还政于民的重要性。可是,我对霹雳民联的忠告是,请内部自我检讨,尤其是倪氏兄弟,整天只怪别人,只会步上政治坟墓”

“我要强调,我没为三位议员开脱,只是说民联也必须负上责任”

小弟最后在《把手指指向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在指着自己》更提到:

“小弟也绝无为国阵在变天行动必须负上责任而辩脱,只是不认同国阵必须负上全部责任。小弟认为,双方都必须为变天负上责任,至于谁是主因,小弟自认井底之蛙还不敢妄下判断也愿凌峰兄赐三分薄面莫强加罪名啊”

今天,小弟也恳请求真兄莫强加帽子说我捏住了倪氏兄弟是导致霹雳州变天的罪魁祸首。请恕小弟不才,写了这么多篇仍然无法让求真兄明白在下绝非认为许月凤走人是合理的更没说国阵可以在变天事件上置之度外,只不过,希望行动党以此为鉴,好好检讨别重蹈覆侧以免下次到手的政权又被叼走。另外,小弟最初的文章主干乃是谈及倪氏兄弟操控议长的不合理行为。

求真兄,容许在下愚昧直言,小弟认为纳吉在上任不到一个月就一口气挑战了六项数十年来没一名国阵领袖敢碰触的课题,包括内安法令、土著固打制、向基层表态、认同华文为沟通媒介语(包括本身部落格及巫统网站)、否定新经济政策的时效性,甚至日前在内阁通过的,最为敏感的宗教问题,的确应该给予掌声鼓励他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小弟认为上任不到一个月能一口气挑战六项棘手课题绝非易事,勇气可嘉啊。这是一个趋向开放、透明、民主、尊重与多元的社会机制,怎么你这么快就断定国阵给不到呢?国阵还有几年的执政权,就给他时间,尔后再判断,好吗?就像今天小明正式开始追求一位女生,也不可能明天就开花结果,共结连理吧?当他鼓起勇气正式追求的同时给予他鼓励也不为过吧?若求真兄认为应该看完下半场才考虑是否要鼓掌,那么小弟认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看法。不过,若说现在不应该给纳吉掌声绝对是片面的思想。

但愿我们都可以一同学习用全面的视角来评论课题,希望这个回复能解开求真兄对小弟文章的误解。求真兄,蒙您半年后再次来函赐教实在感慨万分,但请恕小弟因大考将至无法继续回函,顺祝安康。

20 条评论:

Sleepy Day 说...

要好好跟求真兄學習學習
以後別再以張X性的名義再跟求真兄打對台了哦..
別為了幫國震辯護而絞辯...
這樣我們這些老不死的傢伙就敬佩你這好小子了...

你那拜把兄弟張X性的斤兩有多少已經是有目共睹的了... 他老張交遊滿天下,有很多朋友都是認識.. 以後別再冒他的名了哦...

B@dman 说...

拜托你不要乱说话啦。。。
什么都不懂只会乱说话,我什么时候用别人名义和求真打对台?

Sleepy Day 说...

小老弟
你的功力和火喉...就這麼 so so 而已啦。。。

相信求真兄早也就看出來了...
只是不要點破而已...

我要把你點破,希望你重新做人,以免你以後誤入歧途跟你那拜別兄弟張X性學習,將導致你萬劫不復的地步... 你那拜把兄弟的功夫在以往是很好用,但未來,時代不同了,如果不是靠清廉實幹,大牢的房門會開着等你....

好之自以為之...

B@dman 说...

我对你"好恋神功"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也像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我肯定你没有点破我的错误,你到底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吗?我肯定不会再回复你了,我怎样误入歧途?我的功力如何真的轮不到你评论,你在《当今大马》对我的评论,我连回复都不想,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回应你的无理取闹,无中生有。

不见了。。自重

nini 说...

大力挺你!
至少你勇于用真实姓名在当今大马留言,不像那群仗着自己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的人,纷纷用马甲.(不晓得是不是怕当权的人找他们算帐??如果是的话就请他们别再自称正义维护者)
整篇文章,我根本不觉得你在挺国阵,你再三重复国阵也要负起责任,只是说穿了某群人心里明知道却不想承认的"事实"(倪氏兄弟霸权).那就说你想当官想疯了.在民联的话,二十多岁能当官极有可能,尤其是大学生.因为民联最大的问题就是素质参差不齐,急需人才.在国阵的话,3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专业人士都还在排对等当官(而且还是九品芝麻官),博士硕士一大堆,什么时候才轮到你?若真的想当官,加入民联更快,在民联势力强的州属扎好基础,然后下届大选出来参选,赢了的话,当个州议员都行.
我倒支持倪氏兄弟霸权是必要的,如之前所提的素质问题,在霹雳州,之前民联的县/市议员的学历惨不忍睹,若不是倪氏兄弟霸权,根本治理不好霹雳州.无可置疑的,前民联霹雳州政府的确贡献很多.

凌国文 说...

我无意陷入这没完没了的笔战,只是有一点想要点出。

你一直极力强调自己的中立性(不懂我有没有解读错误),可是为何一直有人指责你是张庆信的抢手?我本身也听过身边友人如此推断。

我没有任何影射或指责的意图,只是觉得,这一点,你要好好想一想。

B@dman 说...

谢谢nini,
对于你认为倪氏兄弟霸权是应该的,我不评论这个看法是否正确,不过,由此可见,你是一个蛮会分析的人。。。加油

凌大哥,
很高兴再次看见你的足迹,就算你要加入笔战也不行了,因为结束了。。。哈哈。
他人指着我是张庆信的枪手,我知道有几个原因。可是,对我来说,我不能捂住大家的嘴巴阻止大家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就算我是(更何况我不是)又如何?这绝对不等同与我在每个评论都是偏袒的啊。。。如果和我交流的笔者利用这一点攻击我而又不从我论点下手,大哥觉得原因何在呢?希望有个机会见面以深入交流,如何?

凌国文 说...

先专心考试吧:)

Good Luck!!!

Sleepy Day 说...

做賊的會說自己是賊???
你老大張X性沒讀幾年的書,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斤兩有多少,另外,他在國會裡跟國震的議員部長打交道和對付民聯的議員已是焦頭爛額了...
還有空跟求真兄打筆戰?

你的功力就這麼一丁點而已...
馬扁得了別人...馬扁得了你自己嗎..?

thepplway 说...

我先留言一下咯。征信,从当今大马的编辑把你的文章定格为:为纳吉喝彩,就可以看出你的提法不全面哦。

在此也感谢素未谋面的读者们,谢谢你们对马来西亚新政治的关心,希望能够以文会友,继续的探讨新政治面对的困境与难题。

给征信的祝福,希望你好好准备功课,祝一切顺利,别牵挂文章。等你考完后,如果有兴趣知道我给你的答案,就在下面说ok。

愿好!

求真
谨识

B@dman 说...

谢谢凌大哥和求真兄

凌国文 说...

看事情不能只看主流媒体的报导。

武吉公满新村居民的无助,有人看到吗?
(可以到我部落看看。。。)

类似的课题,全国各地不计其数,有人报导吗?

人命关天啊,还要给他掌声鼓励?

我有話要說 说...

唉~該是時候換一換政府啦!別再因為新領導人勇于作出什么什么改變,而給他們機會重生希望,在下屆大選贏得更多席位。我們可沒忘記上屆大選我們以選票換來的教訓啊!就是因為上屆大選之前,前首相初上臺做出許多改變,讓人民對他信心大增,讓國陣在上屆大選中高票勝出;爾後的幾年,卻換來種種痛苦的教訓……我想這一次也肯定是的,因為他們已經當了五十幾年的政府啦,每一次都是以少數票贏得執政權時,作出改變;但後來以高票當選時,一切都顛倒過來了。馬來西亞,也該步向如美國和臺灣的后塵啦!當朝政黨當不好政府,管他換哪個新的領導人;人民也應該堅持,把當朝政黨換一換才是。如果,臺灣和美國人民的思想都猶如征信兄所堅持的“給新領導層一個機會”,那臺灣和美國豈不是到今天為止還換不稱政府咯!?征信兄,現在多數的大馬人是要新的政黨領導馬來西亞;而不是新的領導層,但還是原來的政黨領導大馬呀!現在我們的國家是很需要在未來會產生兩個有執政經驗的政黨,就如泰國、臺灣、美國等等。

B@dman 说...

凌大哥,对于你致给黄燕燕部长的公开信,我觉得合情合理。对于这些无法解决的民生问题,我们必须谴责。对于,那些纳吉愿意改变的特别课题(类似多年来没有国阵领袖敢挑战的课题)就应该给予鼓励。

B@dman 说...

应不应该换政府等选举再来谈还可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就算换政府,问题未必能解决啦。。。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针对每个课题给予评论。。。谢谢指教

凌国文 说...

鼓励与批判,同样言之过早。

我有話要說 说...

問題是應該解決,就讓現任首相和他的領導層來解決;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是他們該做的事情->為民服務!!!不是因為要人民感謝他們,才肯為民服務!!!相反的是他們為了要感謝人民給予他們機會當政,而為民服務!!!等選舉時再談應不應該換政府已經太遲了,因為那時再談的話會讓許多人又忘記那些曾發生過的不愉快的事件,而把X又再畫錯格子了。歷史有所記載,多數新政府或新朝代的開始的領導層都做得很好很不錯,以往多數的問題都可以解決。所以我相信政府換了,以往許多不利于民的問題肯定獲得解決,人民還可以比以往更團結。征信兄,你看了我的評論一定會以為我是個百分百的民聯支持者或是民聯成員黨的會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說,“我不是”。不過至少現在我是挺支持他們的。我一直以來都有一個想法就是,要讓在野能夠發揮他們真正執政的實力就唯有讓他們有機會執政中央;當他們成功執政中央以後,肯定會為人民帶來許多有利人民的政策,因為他們都是一群已經呆在草根階層里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為民服務的政黨了。同時也可以讓當政五十多年的國陣成為反對黨,從布特拉走進平民百信的生活里為民服務,也可讓他們體會當在野黨想為民喊冤或服務時所受的種種委屈,好讓他們真正徹徹底底的改變。這樣對人民來說豈不是兩全其美嗎?!往後如誰做得不好,當大選時人民就可利用人民的權利再把政府換一換,讓當政的知道該怎么去做個好政府當個好官!征信兄,你還在念書求學,知道的并不多,多數都是在網絡媒體或平面媒體那里得來的;而我們在社會里打滾多年的,除了從平面和網絡得到訊息以外,也可以在平常接觸的人或事物上了解更多。或許你認為我想得太美,但我所說的不完全無根據的唷。我想這也要待你畢業以後,從校園投入社會里工作時才會明白吧。

我有話要說 说...

征信兄,從你的文章看見你是個很有自信心的人,但得要懂得控制,適時放下聽聽他人的意見(管他是敵或是友),聽了進去再加過濾改造,然後充作己用,這樣人才會更加進步更上一層樓。若你真的這樣做,我想以你的天份和努力,未來肯定可以成為一個好的領導人唷!加油!還有我也要說,現在我的心向民聯,但卻不代表往後若民聯有機會執政中央做的不好也還是支持他們喔。因為我還會支持回國陣的,只要他們嘗過當反對黨的委屈和痛苦再做改變以后啦。

B@dman 说...

对我来说,国阵的确必须感谢人民给予执政。我也同意大选时可能会淡忘,不过,我是觉得如果我们根据每一项课题进行判断,到了大选来临之时,心里一定有把尺。其实,换政府的确是让国阵洗心革面的最好方法,也是最利民的。现在纳吉所推行的改革,我期盼真的有效果,因为这也是利民的政策。其实,我们来个都没错,只是探讨的角度不同。谢谢您在我这里留言,我并没有不同意你的看法,放心,我不是食古不化的老人家。。。有空多来吧。。谢谢

thepplway 说...

不过,我是觉得如果我们根据每一项课题进行判断,到了大选来临之时,心里一定有把尺。

这也难免你不能全面的窥探问题的本质只能围绕课题而不能剖析问题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