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请拿督翁诗杰救救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 欢迎各位rahman kia 进来讨论)

请拿督翁诗杰救救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我们已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4 天, 22 小时 之前 拉曼大学废除重考制度,剥夺学生权利!!至尊贵的拿督翁诗杰:我们是最后一批在双溪龙拉曼大学的学生,这个学期里我们很惊讶的发现这里的考试制度很大的改变和偏差。拉曼大学无论在管理或制度方面都有很大的问题。一直以来,学生必须经过许多���门和程序才能清楚地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是因为拉曼大学根本没有一个良好又有秩序的管理系统,导致每个部门都不清楚实在的状况,一旦有状况发生,他们就会发挥拉曼大学的管理���旨-推卸责任。自从拉曼大学管理层决定废除学生重考资格后,这个消息一直都停留于高层,完全没有对外尤其是学生作出一个慎重的宣布或贴告示与布告栏上。布告栏上贴的永远是提醒学生缴付学费或重���费的通告,大学负责人却强词夺理,坚决说其告示早已宣布与大学网页内,但经过我考察后发现学生们是必须深入探讨rules & regulation 的范围才能得知其消息。感觉他们的方式像在做偷鸡摸狗。试问哪个学生会闲着无事,每天都去查大学的rules & regulation 呢?这显然是拉曼大学方面疏忽于发文告或通告信的过失,却还怪罪于学生没有自动自发的去查询。另外,当我们登入拉曼大学生深造时,是被通知有重考(resit)的资格。可是,还不到一年,拉曼大学重考(resit) 资格就无缘无故被废除了。更令人震惊的是,学校的高层也是在上学期考试成绩放榜后才得知,却也说不出其原因,很显然这是个鲁莽又苍促的决定,也没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到底废除重���是真的为了学生着想,或者只被拉曼大学视为一个可以赚大钱的商机?因为学生一旦重修(repeat),就必须缴付高达 RM780的学费,然而重考(resit) 只需RM100的考试费。尽管学生只有一科不及格,就必须重修(repeat)!!!这不是一种既浪费金钱和时间的事吗?重修(repeat)代表学生必须重新上课,考试中试(mid-term)和交作业(assignment) ,除此之外,一旦万一不小心,无意要不及格的我们双溪龙拉曼大学学生必须重修将要驾车或搭巴士到金宝(kampar)拉曼大学重修(repeat) 那唯一不及格科目的课,请问那不更浪费学生的时间精神赶北南下一星期来回多趟,甚至更严重的我们必须等到毕业后才能回到拉曼大学重修那不及格的科目,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和其他朋友���同的毕业,不能用拉曼大学的文凭去寻找工作。为什么辛苦的是这里的学生,意味着我们是双溪龙的分院最后一批学生就可以这样剥夺我们一切吗?就只因为拉曼大学想用这一种方式赚钱���学生就任得拉曼大学摆布和利用吗?更令人气愤的是,我们的senior从他们进入拉曼大学就读到现在一直享有补考(supplementary paper exam)的权利。也就是说,一旦他们不及格,就可以在考试后的两个星期进行一次的考试。而我们呢?不但没有补考,就连重考(resit) 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如果拉曼大学要废除重考为何不把补考一并废除呢?是不是因为不考让拉曼大学赚了不少吗?(因为每次补考必须缴付RM200,重考只需 RM100)我想只有拉曼大学高层和讲师们才知道背后的答案和目的了。另一重点是,废除重考史上学期成绩放榜后才决定的,原因是太多人不及格了,这是什么烂理由?根本是一种先斩后奏的行为!考试制度时说改就改,不必经过商讨和观察的吗?太马虎了吧���难道把一件那么有声誉大学把这些当儿戏吗?拉曼大学自古以来就是欠缺一个完善而且有效率的制度。这有个实在的个案:为何从拉曼学院转入金宝拉曼大学的学生可割免修读两科科目在第一学期;而同样从拉曼学院转入双溪龙拉曼大���的学生都必须报读全科及缴付额外RM 1740的两科科目学费,他们只说只因不能获得任何割免,至于这方面,拉曼大学还欠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一直纠缠着我们这最后一批双溪龙大学的学生问题就是是否拉曼管理层要我们今年里搬迁但金宝拉曼大学的问题了,许许多多学生都很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因为担心去到金宝拉曼大���回不习惯,而是我们学生要与宿舍的屋主继续签约租下屋子的问题,许多学生现在面对被屋主的施压要我们这个月里决定是否要租下,一旦我们现在签下一年合约,我们必须缴付担保金大���(RM2000)对身为学生的我们如雪上加霜,可能还面对无屋住的情况了。如果双溪龙拉曼大学在今年内搬迁,我们就不可拿回那笔担保金!许许多多学生陆陆续续的去询问但是还不能得到结果,要我们左等右等还是没结果,其实一切的决定还是校方的高层了。校方的高层了可以给个答案我们吗?可以不要再寻寻匿匿了。以我从之前到现在的观察,以前的拉曼大学不是意味着要赚钱,是真正要协助比较穷苦的学生,给于更多的教育机会。至于现在的拉曼大学一变样了,什么都是要以钱为先?学费已经静悄悄���价,学费与某间在布特拉的私人学府一样了,但却没能享有或感觉有好的设施,而且打球必须付RM8才能到某俱乐部或到更远点的球场。我们已经被拉曼大学摆布有一段时间了,不可再让他们强势下去,继续的打压身为学生的我们!废除重考制度自利于拉曼大学,对我们学生是极度的不公平!所以我恳求各界给于关注,为我���学生评理!尤其是马华公会,因为拉曼大学是受马华资助的。不要再让拉曼大学校方管理层继续剥夺学生的权利,使学生为要钱树了!我代表所有双溪龙或其它分院的拉曼大学学生在这请求各方关注,也请求马华公会以扮演顾问的角色协助我们,我们不要成为最终牺牲的代替者。我们已陷入水深火热当中,希望有个最完美���解决方法。还我们安心读书的心情,还我们一个公道,还我们宁静的校园!!!最诚心的谢谢各方,希望有个答复(我们别无选择,要各方听到我们的声音)。。。

双溪龙拉曼大学学生上,Nick

4 条评论:

CJ Loh阿俊 说...

请联络我: 012-3777 186,我想進一歩了解!

Marcus Tan 键汉 说...

发起人是我的知心好友,要谈的也谈过。

mamak 说...

話說民國初年,上海百樂門舞廳老闆美麗的女兒被名流紳士們瘋狂追求。
可是她誰都看不上,只喜歡舞廳內一個樂手
當二人難分難捨時,她父親卻將她許配給一位駐美大使,她只好傷心的隨夫赴美。
離開前,樂手交給她一塊錢大洋,希望有生之年再相遇時,作為二人的信物。
三十年後,她搭機回國,出機場時,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當年的情人在拉三輪車。
坐上車,她眼光泛淚,默默掉淚。
就這樣,三輪車直奔百樂門舞廳,一路上兩人沒交談。
到舞廳門口時,她問多少錢?
車夫回答:五毛。
她打開珍藏的一塊大洋:這給你。
車夫頓了一下,收錢回家。
車夫回到家,看著一塊錢,百感交集,發憤振筆,寫下這世界名曲。。。



三輪車跑得快,
上面坐個老太太,
要五毛給一塊,
你說奇怪不奇怪?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希望你可以向阿俊求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