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9日星期五

This 2 day

昨天,振国带我先后见了杨名万先生和阿武叔让我对一些事物上有更深的了解。关于,Astro的节目之被拿督斯里张庆信炮轰后,我听见了另外一番的解释,真伪与否,我认为都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这带给我的寓意就是“没了解清楚就别枉下判断”。这位绝对是值得交的朋友,三更半夜也长途跋涉把我安全送到家,因此这里特别鸣谢。
今天,我见过了拉曼大学辩论组的组长。一段午饭时段的交流让我活一不浅。在分散后的路上,我在反思到底辩论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知识的交锋吗?当我接触辩论开始,我就认定比赛的胜利就是最终的目标。对我而言,一个好的辩论员绝对不是拥有渊博学识,能以高深的语文进行辩论的辩论员;反之,我认为一个好的辩论员是一个用大众化语文与内容来说服大家接受。如果硬要表现出自己高超的语文造诣、学富五车,那么只会沦为“自己辨,自己爽,别人在抓头!”辩论不就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你的立场吗?
过后,我另一位值得交的朋友从柔佛适经都门来找我吃晚饭。这个晚饭真的让我有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因着我们讨论一个非常荒谬的假设课题让我们冲动的跑上了云顶!谢谢波力拔客带我和两位朋友一同上云顶享受高原的冷风。我们在“信不信由你”的角落见识了许多世界的奇珍,此番产促之行实在让我获益良多。
睡觉时间到!一起来祷告。。。

2 条评论:

keykok 说...

这社会怎么对您这么好?

天啊!

为何这样对我......?????

B@dman 说...

这“社会”也包括你的厚爱,深表谢意也觉得自足才能常乐